顾莞宁被闹得耳根不得清静,又好气又好笑,瞪了过去:“要打出去打,打完了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双儿女异口同声地应了,麻溜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地揉了揉额角。

    儿女都是前世的债!

    两盏茶后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回来了。

    阿娇依旧趾高气昂,阿奕没精打采地垂着头,俊脸毫无损伤,身上却多了几个脚印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,姐弟两个时常吵闹动手。除非阿娇相让,才能打个平手。否则,阿奕从来不是阿娇对手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两人年龄渐长,已经很少动手了。

    阿奕私下勤学苦练,对自己颇有信心。满心以为能将阿娇拿下,却未想到,依旧没撑多久就落败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严重地打击了少年储君的骄傲和自信。

    顾莞宁稍稍心疼儿子一回,不过,面上并未流露:“你们两个打完了?”

    心情极好的阿娇愉快点头:“是。母后放心,我没揍阿奕的脸,免得他无颜见人。只在他身上揍了两拳,外加踹了他三脚而已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心里别提多憋屈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安抚地看了阿奕一眼:“阿奕,阿娇练武颇有天分。别说你,便是身手最好的达哥儿也不是她对手。你输给她也不算丢脸,不必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阿娇在一旁添油加醋:“对嘛对嘛,反正你从小到大一直都不是我对手。再输一回也不算什么。男子汉大丈夫,心胸要宽广,别为这点小事生闷气。”

    阿奕满心闷气,被阿娇这么一说,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:“你说的对。我早就该有自知之明,明知不是你对手,还要和你动手,本就是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哟!

    这还真的气上了!

    阿娇立刻凑到阿奕身边,笑着哄道:“其实你比我只差一点点而已,比起别人,还是很厉害的。所以,你不用自卑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瞪了阿娇片刻。

    阿娇冲他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阿奕终于破功,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笑,心里那点闷气,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阿奕,我知道你心里有些不痛快,想早日娶蕙姐儿过门。只是,你也要体谅为人父母对女儿的不舍。便如阿娇,我也不愿她早早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蕙姐儿在宫中读书,每日你总有和她见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阿奕定定神应道:“母后说的是。刚才儿子骤然得了消息,心里有些憋闷。现在已经想开了。别说两年,便是三年四年,我也愿意等!”

    阿娇淘气地插嘴:“明日我就去傅家,将这些话学给干娘听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疼儿子,想了想低声道:“阿奕,你年龄也不算小了。不如母后挑两个年轻美丽的宫女到你身边伺候。”

    少年热血,到了这等年龄,少不得会有绮念冲动之时。等蕙姐儿十七岁,阿奕已经十八岁了。这样一直忍着,也着实辛苦。

    阿奕显然听懂了“伺候”的真正含义,涨红着脸拒绝:“母后好意,儿子心领了。不过,儿子不必宫女贴身伺候,还请母后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阿娇在一旁慢悠悠地说道:“好在你没答应,否则,我一定将此事告诉蕙妹妹。让她以后再也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娇,别总欺负阿奕。”顾莞宁终于看不下去了,出言呵斥阿娇。

    阿奕立刻道:“阿娇没有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听着心情愉悦之极,笑眯眯地拍了拍阿奕的肩膀:“不亏是我亲弟,知道护着我。以后谁敢欺负你,我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此时阿奕已比阿娇高了半个头。

    阿娇无需踮脚,阿奕已经主动矮了矮身子,让阿娇拍肩膀的动作十分顺畅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中,委实哭笑不得,挥挥手道:“得了,你们两个都回去寝宫去,别在我面前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路低声说笑,一路并肩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姐弟两个亲昵的背影,顾莞宁心中涌起阵阵暖意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萧诩回来时,见顾莞宁眉眼含笑,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。走上前搂住顾莞宁,俯头亲了亲她的脸颊:“什么事令你这般开怀?”

    顾莞宁依偎在他怀中,将今日之事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萧诩听得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傅卓夫妇要多留蕙姐儿一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萧诩很快说道:“便让阿奕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睥睨他一眼:“说得倒是轻巧。当年你怎么不肯等?为何急着让我十四岁就过门?”

    萧诩理直气壮地应道:“你过门之后,我还不是等了一年才和你圆房?”

    臭不要脸!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萧诩笑嘻嘻地亲了亲她的嘴唇,然后笑道:“阿娇阿奕是一胎双生的姐弟,自小形影不离,感情亲厚,也是难免。论天资,阿娇更胜阿奕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只是,阿娇是女子,虽比阿奕年长,储君之位也和她无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阿奕心中也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阿奕心中有些愧疚,所以对阿娇纵容忍让几分。只要他们姐弟两个相处融洽,便由着他们两人。你我不必多管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府。

    同样的夜晚,傅卓罗芷萱夫妇也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今日娘娘召我进宫,提及蕙姐儿和殿下的亲事。”罗芷萱低声道:“我委实不舍蕙姐儿早早出嫁,便对娘娘说,待十七岁时再成亲。”

    傅卓略一皱眉:“十七岁也有些早了,不如等到十八岁时再出嫁。”

    罗芷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大眼瞪小眼,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卓笑着叹气:“我是真舍不得蕙姐儿。”

    刚出生时像小猫一般大,小小的,惹人怜爱。似乎一转眼的功夫,就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

    罗芷萱咕哝道:“你以为我舍得么?等到十八岁成亲,已经有些委屈殿下了。我哪里好意思让他再多等一年。”

    傅卓无奈地叹道:“罢了!都依你。”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    http: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117平码三中二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湖北30选5中几个号有奖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秒速赛车现场
烟霏云敛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香港2码中特期期准 广东快乐十分 河北11选5官网
极速快3是真的假的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 时时彩出号规律 新疆十一选五计划 时时彩软件
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五福彩票网站 澳洲幸运8公式 投注系统 云南时时彩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