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日过后,阿奕和蕙姐儿再见面,便有些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那般熟稔,可这份熟悉中,分明又多了往日没有的羞涩喜悦。偶尔对视一眼,便觉心头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一众少年伴读心中都清楚是怎么回事,私下里没少取笑过阿奕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小媳妇一直养在身边,自小看到大。眼看着就快定亲了,怎么反倒害羞上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今日见到傅妹妹还脸红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张口怂恿:“很快就是上元节,不如殿下约上傅家妹妹一起去逛灯市。”

    阿奕听了顿时意动。

    整日闷在宫中,确实有些乏味。

    若能溜出宫,和蕙妹妹一起逛灯市赏花灯,趁着人多天黑摸一摸小手什么的一定十分美好。有机会搂一搂腰亲亲她红扑扑的小脸就更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你笑的这么猥琐,是不是在打着占便宜的主意?”闵达嘿嘿笑问。

    阿奕一脚踹了过去,笑骂道:“胡言乱语!我岂是那等不知廉耻之人!”

    闵达很配合地惨呼一声,主动退后数步以示配合。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搂着肩膀,挤眉弄眼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心情沉郁了多日的俊哥儿,也稍稍展颜。

    他无缘和心上人在一起,看着阿奕和蕙姐儿能结成良缘如愿以偿,心中也为他们庆幸欢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阿奕便捧着一个沉甸甸的锦盒去了阿娇的寝宫。

    “姐姐,”阿奕满面殷勤陪笑,讨好地将手中的锦盒打开:“这是去年父皇赏我的宝剑,你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没等阿娇吭声,又道:“这柄宝剑无比锋利,吹毛可断。你若喜欢,我便将宝剑赠送与你。”

    阿娇瞥了阿奕一眼,似笑非笑地扯起嘴角:“去年我向你讨要,你不肯给。现在主动要送给我。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是不是有求于我?”

    “姐姐英明睿智,舍弟拍马难及。”阿奕大拍马屁。

    阿娇揶揄地说道:“该不是想求我替你约蕙妹妹出来游玩吧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心念电闪,很快反应过来:“是虎头表弟,还是谦表弟给你通风报信了?”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自小就是阿娇的小跟班。年纪稍长后,又成了阿娇最忠实的爱慕者。有点风吹草动,便会巴巴地给阿娇送信。

    阿娇悠然一笑:“两人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叛徒!

    阿娇也没过分为难阿奕,很快笑道:“放心吧!区区小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我答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顿时精神抖擞,满面春风:“多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阿娇被肉麻出了全身的鸡皮疙瘩,搓了搓手臂,然后张口警告:“以后别喊我姐姐了。听得我全身难受。”

    阿奕心情正好,眉开眼笑,连连应是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早做准备,确保蕙妹妹的安全。”阿娇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阿奕笑道:“放心,我比谁都紧张蕙妹妹,便是有人要动她一根头发丝,我也绝不应允。”

    阿娇听得牙酸倒胃,毫不客气地踹了过去:“滚滚滚!别在这儿碍我的眼了,回你自己的寝宫去。”

    姐弟两个自小闹惯了,阿奕闪避的动作十分敏捷,笑嘻嘻地应了回去:“我还有话要和你说,别急着撵我走嘛!”

    “你要和我说什么?”阿娇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阿奕密切留意着阿娇的神色变化:“我们两个一般大,我的亲事已定,只等来年定下亲事,然后等着娶蕙妹妹过门。你呢,心中可有中意的夫婿人选?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忽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阿奕从阿娇的脸上窥不出她真实的心绪,颇有些无奈:“俊表弟不可能再为驸马,达表弟太过跳脱淘气,想来你不会中意他。剩下虎头表弟谦表弟,你到底中意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肯和母后说实话,在我面前,还有什么可遮掩的?”

    “便是告诉我,我也绝不会向他们两个透露半个字,保证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阿娇还是没出声。

    阿娇自小便聪慧果决,更胜自己。

    阿奕从未见过阿娇这般犹豫不决的模样,想了片刻,忍不住皱了眉头:“阿娇,莫非你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意?”

    阿娇显然也因此事困扰已久,在阿奕的追问下,终于吐露实情。

    “虎头表弟性情爽朗,率真诚实。谦表弟诙谐风趣,说话讨女孩子欢心。两人都很好,不论谁做驸马,都不至于委屈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虎头表弟,也喜欢谦表弟。可这种喜欢,和喜欢俊表弟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对阿娇来说,他们都如弟弟一般。

    见了他们,她不会面红耳赤,不会羞涩紧张,不会心跳如擂,便如见阿奕一般,熟稔亲切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阿奕一拍脑门,长叹一声:“那你以后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孩子大了,总要嫁人。

    阿娇身为公主,在亲事上比普通闺阁少女要自由得多。不会被逼着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。更不必委屈将就。

    只是,可挑选的余地,其实也没那么大。

    出身太低的,配不上阿娇。文才武略不出众的,不配为驸马。与其挑一个陌生夫婿,倒不如从熟悉的少年中挑一个做驸马。至少熟知对方的性情脾气,日后相处起来也会更融洽自在。

    数来数去,可选的夫婿人选便只有寥寥几个。

    俊哥儿是最合适的。可惜俊哥儿心有所属……这又是一笔扯不清说不明的糊涂账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阿娇定定神道:“你先定亲便是,别管我了。我日后自会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阿奕无奈地点点头:“好好好,我不多嘴就是了。不过,终身大事,你一定要想明白才行。免得日后后悔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不管你选中了谁做驸马,都会伤了另一个的心。虎头表弟和谦表弟都是优秀的少年郎,也都是我们的表弟。我实在不忍见他们伤心难过。此事你还是早做决定为好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直犹豫不决,拖延下去,时日久了,岂不是更令他们尴尬?

    阿娇深深呼出一口气:“我知道。最多半年,我一定会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……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3d走势图 杏彩娱乐app下载 新疆好舞蹈第三期 双色球中奖查询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
北京赛车808a 福彩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吉林快3 如意娱乐招商
快彩走势图泳坛夺金 江苏十一选五时时彩 千亿娱乐城优惠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 004期白小姐马报
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图 河南快3一定牛 快乐扑克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