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少年约定在罗府前会和。

    难得休沐的罗霆特意喊了谦哥儿过来,低声叮嘱道:“谦哥儿,阿娇公主和殿下微服出游,你一同随行,切记以公主殿下的安危为重。绝不能有半点闪失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郑重应下:“父亲放心。若有任何变故,我拼着自己这条性命,也会护着娇表姐和奕表哥。”

    很自然地将阿娇列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少年心思,彰显无遗。

    罗霆心中了然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:“殿下身为男子,出行便利。阿娇公主生得美貌夺目,确实要多照拂一二。”

    小心思被说穿的谦哥儿,迅速红了脸,眼中闪出熠熠光芒。

    罗霆看在眼中,仿佛看到当年那个情窦初开的自己……一时有些恍惚失神。

    谦哥儿鲜少见到这般心神恍惚的父亲,忍不住淘气地咧嘴笑道:“父亲在想什么,为何忽然走神?”

    罗霆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妻子姚若竹还站在一旁!

    罗霆瞬间收敛心绪,咳嗽一声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先到正门处候着!”

    谦哥儿走了之后,罗霆立刻对微笑不语的姚若竹解释道:“若竹,你别多心多想。我刚才只是一时唏嘘,感慨着我们的儿子也长大了,到了方慕少艾的年纪……”

    姚若竹抿唇一笑,轻声打断罗霆:“你便是想一想宁表姐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罗霆:“……”

    留了短须肤色略黑的罗霆,面色暗暗泛红,不无尴尬地笑了一笑:“若竹,你就别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时的那一段情思,早已成了过去。偶尔想起,也只是些许唏嘘感怀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为中宫皇后,母仪天下,和皇上鹣鲽情深,恩爱如初。是闺阁少女们心心向往的美梦佳话。

    姚若竹微笑着握住罗霆的手,低声道:“你什么都不必多说。你我夫妻多年,你待我如何,我心中岂能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谁没有过少年轻狂之时。当年你心系宁表姐,可惜缘分浅薄,黯然神伤。又因杨家姐姐早亡之故,蹉跎几年。最终成就你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,这便是你我之间的夫妻缘分。”

    一番温柔的抚慰,如涓涓细流,流淌过罗霆的心田。

    罗霆心中涌起温暖,伸手将姚若竹轻轻揽入怀中:“若竹,能娶你为妻,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将头依偎进罗霆的胸膛,嘴角扬起幸福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夫妻默默相拥片刻,姚若竹又低声道:“谦哥儿不知是否有福气做驸马。华表姐显然也颇有此意。只不知阿娇和宁表姐心意如何。”

    若能娶得阿娇为儿媳,心中再无遗憾了。

    罗霆心中意动,口中却道:“儿女亲事,既看情分,更要看缘分。若谦哥儿和阿娇有缘,自是谦哥儿的福气。若谦哥儿无福,你我也不必太过介怀。”

    生性温柔的姚若竹,难得张口嗔道:“说得倒是轻巧。错过阿娇,我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儿媳去。”

    罗霆摸了摸鼻子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谦哥儿一袭蓝衫,剑眉星目,俊朗不凡,站在正门处等候。

    第一个等来的,是虎头。

    虎头今日也着意拾掇一番,穿得格外有精神。他比谦哥儿高了一些,浓眉大眼,满面爽朗的笑容。

    表兄弟两个一见面,彼此打量一眼。

    既是好兄弟,又是情敌。

    自小一起长大,同进同出,形影不离,情分自然深厚。可惜阿娇表姐只有一个。兄弟两个再要好,也免不了暗暗较劲。

    虎头张口嘲笑:“谦表弟,你穿得这般好看,不如再去涂一些脂粉,脸更白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悠然反击:“你比我黑,要涂脂抹粉也该是你。免得天黑大家伙儿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嬉笑调侃几句,闵达也来了。

    闵达从骏马上一跃而下,利索地落了地。然后冲谦哥儿虎头挤眉弄眼:“哟,今天真是个好日子。都穿得这般精神,待会儿不知有多少大姑娘丢帕子扇坠。”

    兄弟两个立刻一致对外,一起嘘闵达:“你当然无此困扰。想捡姑娘家的帕子,也没人理你。”

    闵达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早已心有所属,便是有帕子扔在我面前,我也绝不会捡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闵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都是心里话!

    为什么没人相信?!

    孙府马车缓缓停在门口,娇俏可爱的孙柔探头看了一眼:“还好,我来得不算迟。”

    三个少年笑着相迎。

    却见马车门开了之后,先下马车的是一个面白无须相貌清俊的中年男子。然后,孙柔才跟着下了马车,无奈地笑道:“我爹担心我一个人出门,坚持要送我。”

    少年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少年郎,老老实实地给长辈见礼问安。

    孙武很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孙柔松了口气,噘着嘴抱怨:“我爹絮叨一路,总说放心不下。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傅家的马车也到了。

    先下马车的是英俊儒雅的傅卓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卓细心地扶着宝贝女儿下了马车,殷切叮嘱数句,然后才冲众人笑道:“蕙儿极少独自出门,我这个当爹的放心不下,便送一程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清了清嗓子:“姑父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蕙表妹。”

    傅卓欣然看了侄儿一眼:“蕙儿少了一根头发丝,我就揍你一顿!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谦哥儿心里苦。

    姑父摆明了是借着他的口来警告阿奕表哥。

    真有胆量,就等阿奕来了再出言威胁!

    没想到,傅卓竟真的留下等候。一直到阿娇阿奕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男装的阿娇令众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谦哥儿顾不得再懊恼,和虎头一前一后凑到阿娇身边说话。

    阿奕一眼瞄到蕙姐儿,却不敢造次,老老实实地走到未来岳父面前,以晚辈之礼相见:“见过傅世叔。”

    傅卓淡淡瞥了阿奕一眼:“殿下多礼了。蕙儿长这么大,第一次独自出门游玩赏灯。若有行步差池冒犯之处,我以后也无颜再见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视频 幸运飞艇怎么看冠亚和 幸运飞艇手机直播 北京pk10开奖记录
幸运飞艇冠亚和小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开奖
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 幸运飞艇公式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幸运农场遗漏
北京赛车pk10开奖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幸运飞艇计划 幸运农场遗漏 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