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用崇敬的目光送走了傅卓。

    谦哥儿凑到一脸郁闷的阿奕身边,低声笑道:“刚才姑父说了,蕙表妹少一根头发丝,便要揍我一顿。姑父对你说话已经很委婉很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储君,傅卓绝不会这般“客气”。

    阿奕心里暗暗嘀咕。

    蕙姐儿歉然地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奕哥哥,你别生我爹的气。他也是担心我闺誉有损,所以才会这般说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底还没正式定亲,尚无名分。身为未来岳父,对迫不及待邀约自家女儿的臭小子能有什么好脸色?

    阿奕瞬间释然,冲蕙姐儿笑了一笑:“傅世叔也是紧张你,我岂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见他眉眼含笑毫不介怀,不由得暗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阿娇笑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,现在便启程去灯市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了。

    孙柔忽地咦了一声:“玥姐姐为何没来?”

    俊哥儿没来,众人提前便已知晓。没想到,玥姐儿今晚也缺了席。

    阿娇有些无奈地解释:“我喊了她,可她坚持要留在宫中,不肯出宫。我也拿她没法子,只得随她了。”

    玥姐儿看似温柔娇怯,固执起来,谁也劝不动她。

    众人稍稍唏嘘感慨一回,很快将此事抛诸脑后,兴致勃勃地动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们各自骑着骏马。

    阿娇穿着男装,混迹其中,竟是半点不露怯。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模样,令人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上的孙柔掀起车帘,看着阿娇,羡慕不已地叹道:“阿娇表姐坦荡磊落,英气勃勃,犹胜男子。换了是我,便是用勇气穿男子衣衫,也绝不如阿娇表姐这般洒脱英气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笑着打趣:“你这等个头,穿了男装也不像男子。”

    孙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个头不高是孙柔心中永远的痛。

    几个少女中,她最矮。比起最高的阿娇矮了近一个头。

    平日孙柔常用“玲珑小巧”来安慰自己。今日惨遭蕙姐儿揭底,孙柔羞愤不已地回击:“阿娇表姐穿着男装,比阿奕表哥还要英气好看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蕙姐儿往外瞥一眼,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自己的奕哥哥更好看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等肉麻的话,她不好意思说出口。故作镇定地扯开话题:“柔妹妹,你比我小了几个月。今年也要及笄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?

    孙柔有些怅然地叹道:“一转眼,我们便已长大了。蕙姐姐,我一点都不想长大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微微一怔:“你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素来淘气活泼的孙柔,此时双手托着下巴,乌溜溜的大眼中露出惆怅:“女子一旦及笄,就意味着很快要定下亲事,过上一两年便要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女子要嫁人呢?在自己家中住着多快活。我爹我娘只我一个女儿,对我千娇百宠千依百顺,事事顺着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嫁了人,我便多了公婆姑嫂,要伺候夫婿,要生儿育女,要应付一大家子的烦心事。再累再辛苦,也没人心疼。做得稍有不到之处,还要被挑剔指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想嫁人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被孙柔的一番话,也勾出了心事,不由得黯然叹息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她还未定下亲事,傅家便已一堆糟心事。

    将来她和奕哥哥正式定亲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日后嫁到天家做儿媳,要应付的,何止是一大家子的烦心事。一朝太子妃,未来的中宫皇后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些,她并未骄傲自得,反而惶恐难安。

    她自知资质普通,远不及阿娇。和少女时的顾莞宁相比,更是望尘莫及。这样的她,真的能做太子妃吗?

    如果将来她令帝后失望,令奕哥哥失望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奕哥哥会另纳聪慧能干的女子进宫吗?

    孙柔的声音打断了蕙姐儿满心纷乱的思绪:“蕙姐姐,我真羡慕你的好运气。你和奕表哥青梅竹马,彼此熟稔,感情亲厚。日后定亲成亲,也是水到渠成之事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回过神来,下意识地看了孙柔一眼,正好捕捉到了孙柔目中的黯然失落,心里不由得一动。

    孙柔……莫非她对奕哥哥有意?

    孙柔似是猜到蕙姐儿的心思,自嘲地笑了笑,语气颇为轻快:“蕙姐姐可千万别误会。我是羡慕你和奕表哥亲事顺遂,长辈们乐见其成。我对奕表哥从未有过不该有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阿奕对蕙姐儿的心意,谁都清楚。她又不是傻瓜,岂会不自量力地乱掺和。

    蕙姐儿心中又是一动,忽地低声问道:“柔妹妹,你心中可有中意之人?”

    孙柔想也不想地否认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真的没有吗?

    还是她和喜欢的人阻隔重重,难以相聚?

    蕙姐儿不其然想到了俊哥儿和玥姐儿,然后也随之沉默。

    她们都已长大,已经懂得凡事未必能顺心如意的道理。喜欢是一回事,合不合适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柔的伤感来的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到了灯市街口,孙柔已收拾了满腹心事,欢欢喜喜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蕙姐儿也拎起裙摆,小心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脚刚落地,一只手已经扶住了她的胳膊:“蕙妹妹,小心!”

    蕙姐儿一抬头,阿奕满是关切的脸孔已映入眼帘。隔着几层衣裳,扶着她胳膊的手掌依然滚烫灼热。

    天已昏黄,不远处的花灯逐一被点燃,如漫天繁星般闪烁不停。

    灯光下,阿奕的目光比繁星更闪亮,那样专注又认真地看着她。仿佛这世上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蕙姐儿心中所有的忐忑犹豫彷徨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日后如何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眼下他喜欢她,她也喜欢他。他想娶她,她愿嫁的人也是他。

    这便已足够了!

    “奕哥哥,我想要一盏最好看的花灯。”蕙姐儿抿唇说道。

    阿奕心头一热,毫不犹豫地张口应道:“好!我一定将最好的花灯赢来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灯市里最好的花灯,都被用来当做彩头。或猜灯谜或各种比试,只有胜者才有资格取走。

    蕙姐儿冲着阿奕盈盈一笑,笑颜如花,无比美丽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结果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比分
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幸运飞艇大运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幸运农场包赢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派奖图片
pk10 幸运农场包赢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讨论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
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幸运飞艇有什么规律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必出公式 北京pk10投注网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