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元节灯市,人流如织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出来赏灯的京城百姓,占了大多数。其中不乏趁机出门游玩的富家少爷勋贵公子。还有不少书生学子之流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行人露面,顿时惹来众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风度翩翩英俊不凡的一众少年,相貌气质各异,却同样出色,光华难掩。

    被少年们簇拥在中间的两位妙龄少女,一个玲珑娇俏,一个秀美可人,令人忍不住频频回顾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是出身教养良好的世家公子小姐出来游玩赏灯。

    识趣的张望几眼,很快就老老实实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这一群少年男女身侧跟着十几个侍卫,这些侍卫个个身材高大目光冷冽身配长刀,一看就是极难招惹的硬茬。

    这些只是明面上的侍卫,乔装易容藏在人群中的暗卫至少也有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闵达三人还时有出门的机会,孙柔傅蕙都是第一次到灯市来,阿娇阿奕更是首次自己出宫,领略市井风情,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。

    阿奕一颗心都在蕙姐儿身上,不时和蕙姐儿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往日俱在宫中见面说话,今日出宫游玩,别有一番不同的美妙滋味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悬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,灯光绚烂多彩。在灯下看对方,比白日更好看。

    走了一小段路,阿奕便厚着脸皮凑到蕙姐儿身边。众人只做不见,有意无意地将两人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蕙妹妹,”阿奕小声道:“一路看来,你可有特别中意的花灯?”

    蕙姐儿有些苦恼:“都这般精致好看。我一时也挑不出最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阿奕立刻笑道:“那便转上一圈再说。”

    蕙姐儿甜甜一笑,脸颊上露出两个梨涡。

    阿奕只觉自己快要醉倒在她动人的笑靥里。忍不住又靠近一些,借着宽大袖子的遮掩,迅速握了握她的手。

    蕙姐儿被吓了一跳,又不敢声张,悄悄瞪了阿奕一眼。

    阿奕心尖发酥。

    只恨两人还未定亲成亲。否则,他便可以正大光明地挽着她的手,不时亲吻她的脸颊。就像父皇对母后那样……

    阿奕浮想联翩,满面陶醉,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颇有兴致,东张西望,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她今日特意穿了男装,举手投足间颇有少年的潇洒利落,脸庞白皙俊俏,一双眼眸黑亮有神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俨然一个翩翩美少年!

    一路所经之处,不时有娇怯的少女投来害羞的一瞥。甚至还有个别胆大的,悄然扔下自己的扇坠或丝帕……

    “大表哥,”闵达挤眉弄眼地促狭调笑:“前面那位美貌多情的姑娘丢了丝帕在路上,你捡是不捡?”

    微服出游,众人便称呼阿娇大表哥,阿奕是二表哥。

    阿娇潇洒地收了手中折扇,用力敲了敲闵达的头:“要捡你自己去!”

    闵达倒抽一口凉气,龇牙咧嘴地痛呼:“大表哥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淘气跳脱的闵达,逗乐了众人。

    阿娇眉头一扬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谦哥儿卯足了劲想表现一番,笑着说道:“大表哥,不远处便是这里最有名的状元楼。每年上元节,状元楼都会设下擂台。除了文试,还有武试。获胜者便能赢走状元楼特制的七彩花灯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?”

    阿娇果然来了兴趣,笑着追问:“什么是七彩花灯?”

    蕙姐儿等人一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谦哥儿早有准备,此时侃侃而谈十分潇洒:“普通花灯,大多以花鸟为形状,用上好的丝帛制成。状元楼的七彩花灯,是以上好的水晶所制,做工精湛,灯光透出水晶时呈七彩之色,绚烂夺目。也因此被冠以七彩花灯之名。”

    阿娇含笑聆听。

    虎头不甘被抢了风头,笑着调侃:“你每日在宫中读书,根本无暇闲逛。怎么会知道这些?看来,定是你爹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俊脸微微一红,却未否认。

    虎头还待说什么,阿娇已笑着为谦哥儿解围:“听着倒是有趣。我们便一起去状元楼瞧瞧,将这盏七彩花灯赢了来。”

    阿奕立刻附和:“对对对!我赢了这盏七彩花灯,送给蕙妹妹!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心上人就忘了亲姐姐!

    阿娇不客气地用折扇猛敲阿奕的额头!

    阿奕痛呼不已。

    蕙姐儿暗暗心疼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却不便说什么,关切怜惜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奕顿觉额上的痛楚不翼而飞,含情脉脉地对蕙姐儿说道:“蕙妹妹,我定要赢来七彩花灯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便以此为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蕙姐儿微红着脸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都快被闪瞎了好么?

    能不能稍稍收敛一二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状元楼是一家颇为名气的酒楼,共有三层。二楼三楼皆是雅间,一楼大堂宽敞整洁,大堂中间被收拾了出来,显然是做“擂台”之用。围绕着“擂台”,设了几十张桌子。

    此时,这几十张桌子几乎都被坐满。

    有的自恃读过几天书要来出一出风头,有的却是呼朋引伴来凑热闹。人声鼎沸,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虎头目光一扫,笑着说道:“那边的角落处还剩两张木桌,我们一起过去坐下正好。”

    阿娇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侍卫们警惕地护着主子们往里走。

    眼尖的伙计早已瞄到这一群衣衫鲜亮容貌气度出众的少年男女,忙陪笑着迎了上来:“诸位公子小姐,这边只剩下一席,只怕坐着稍有些拥挤。”

    桌子倒是不小,不过,他们一行共七个人,坐着肯定拥挤。

    阿奕略一挑眉,有些不快地问道:“不是还有两桌吗?”

    伙计继续陪笑着说道:“另一桌已被几位进京来赴考的举子定下了。他们先去逛灯市,片刻便来。”

    阿奕神色略略一沉:“他们付了多少定银,我出双倍!”

    伙计一脸为难:“公子就别为难小的了。我们状元楼在此地开了十几年,童叟无欺,岂能做出欺客之事。”

    阿奕心头火起,正要说话,身后忽地响起一个骄傲又讨嫌的声音:“是谁要抢我等的位置?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彩开奖 八马彩票app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钱数 快乐8 极速赛车动画片
腾讯分分彩技巧 上海时时乐咋天跨度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i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购买 河北十一选五
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网上买彩票 北京pk10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时时彩计划群
安徽快3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论坛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排列3和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