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妙难言的气氛之下,众人也算“一见如故”。

    周梁平日不是多话之人,今日心胸舒展之下,说话比平日多了不少:“舍弟年少淘气,时常惹祸。刚才你们出手教训他,甚合我心意。”

    阿娇眉头微挑,似笑非笑:“所以你躲在角落里,眼睁睁地看着我动手揍他?”

    言语中,忽地多了一丝挑衅和不善。

    周梁看着阿娇,从容应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心里那点闷气,在周梁专注的凝视下,迅疾飘散无踪。取而代之的,是陌生又微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欢喜,似悸动,又似莫名的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仿佛一池春水被微风拂乱。

    十几年来从未动过的芳心,怦然而动。

    孙柔娇俏讨喜的声音在耳畔响起:“周公子,你年少苦读中举。不知这一身武艺又是从何学来?”

    阿娇回过神来,下意识地瞥了孙柔一眼。

    孙柔自小进宫,她素来喜欢这个俏皮活泼可爱的表妹。可今日,她忽然觉得孙柔活泼得有点过分……

    孙柔对阿娇的一瞥浑然不察,俏丽的脸庞浮着甜甜的笑意。

    面对这般可爱动人的少女,任何男子都无法不动容吧!

    阿娇又迅速瞥了周梁一眼。

    周梁笑容清浅有礼,看不出真正的情绪为何,微笑着应道:“少时随家父所学,只为了强身健体罢了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暗暗磨牙。

    装模作样!

    这个周梁,刚才虽只小露身手,已绝不在阿娇之下。他们两个若对上他,十有八九不敌对方……

    孙柔大而水灵的眼眸中露出钦佩之意:“周公子实在过谦了。阿娇……大表哥身手已十分出众,周公子只出一招便拦下大表哥,这等身手,岂能说是不值一提?”

    一个激动,差点就喊出阿娇表姐。

    哪怕及时改口,也已喊出了阿娇的闺名。

    阿娇略略皱眉,忍住瞪孙柔的冲动。

    周梁颇有君子风度,并未追问“一个少年的姓名为何叫阿娇这么奇怪”。随口笑道:“七彩花灯已被搬出来了。看来擂台即将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起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伙计小心翼翼地抬出了七彩花灯。水晶精雕细琢而成的花灯,果然精巧华美,在各色灯光的映照下,散出璀璨夺目的七彩光芒。

    阿奕打定主意要赢下七彩花灯,竖长了耳朵听擂台规则。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也暂时放下心中的不痛快,和闵达一起兴致勃勃地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蕙姐儿和孙柔头靠着头,不时轻声细语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阿娇有些心不在焉,总忍不住想看周梁一眼。周梁倒是从容依旧,端着一盏清茶,不时啜饮。

    阿娇很快为这份抑制不住的冲动懊恼起来,不知是生了谁的闷气,总之,心情不甚美妙。

    擂台赛的规则倒是不难。状元楼此次设了三道难关,第一关是猜字谜,第二关对对子,第三关是作诗。力压众人者,便能赢走这盏七彩花灯。

    既是比赛,自要有评判。状元楼的掌柜倒也颇有心思,特意花重金请了两个举子来做评判。

    这两位举子,一个是京城本地的,一个是从外地进京赶考,正巧住在状元楼里,被掌柜请了来。两人俱在三旬以上,相貌不算特别出众,却有读书人的儒雅风流。一亮相,众人便下意识地鼓掌道好。

    今日来状元楼的,不乏读书人,更不缺自恃才学出众之人。掌柜刚一住口,便已有人抢着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我先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二表哥,你现在去不去?我先替你打头阵,将这个抢先一步之人拿下。”闵达卷起衣袖,跃跃欲试。颇有将先抢上台的人揍扁之意。

    阿奕哭笑不得地白了闵达一眼:“别胡闹。既是来凑热闹,我们就按着状元楼的规矩来。先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闵达皮厚惯了,嘻嘻一笑:“二表哥就不怕别人先赢了花灯去?”

    阿奕挑眉一笑,笑容从容而自信:“有我在,今日谁能赢走花灯?”

    少年人的意气风发,便如明珠光华,遮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蕙姐儿笑着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奕心里甜丝丝的,哪里还顾得上看花灯,一直冲蕙姐儿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阿娇看不下去了,拧了阿奕的胳膊一把:“大庭广众之下,稍稍收敛些。”别笑得像二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阿奕乖乖应是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周梁看着这一幕,颇觉有趣。

    众人称呼大表哥二表哥,这两个少年显然是一对兄弟。且年龄相若相貌颇多相似,应该是双生子。

    大表哥英气外露,众人对他心悦诚服。奇怪的是,二表哥的身份似乎更矜贵一些。端看刚才动手,众人特意将二表哥护在身后,便能窥出一斑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这位大表哥,私底下的小动作实在有趣。掐胳膊这种事,素来都是姑娘家所为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周梁心里一动,定定地凝视阿娇片刻。

    细看之下,阿娇皮肤十分细腻,宛如上好的瓷器。嫩滑的皮肤白里透红,眉眼清秀英气,俨然翩翩美少年……若是换成女装,似乎也很合适……

    周梁心中思忖猜疑,阿娇已看了过来,清澈黑亮的眼眸犹如宝石般熠熠闪亮:“周公子可要上台试一试?”

    周梁早已过了爱出风头的年纪,下意识地便要张口拒绝。

    谦哥儿已挑衅地看了过来:“周公子年少中举,想来才学过人。今日我倒想见识领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虎头毫不犹豫地接了话茬:“我也有意讨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少年的挑衅和敌意实在明显!

    周梁心念电闪,隐约有了几分猜测,淡淡应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虽无意出风头,却绝不会任人挑衅而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金陵第一才子的名头,他不以为意。天下之大,有才之人比比皆是。所以自进了京城后,他十分低调内敛。今日意外地和这一群少年相遇结识,想来是老天注定的缘分。

    今日便看一看,到底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白小姐二肖中特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透码 重庆时时彩直播 一码一肖中特资料大全 2015四肖中特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 广东快乐10分现场 曾道人六合资料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结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
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挂机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山东11选521号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历史记录
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骗局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上海快三技巧 赢者天下三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