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个上台的,在第一关便被拦住了。思忖半晌,无奈认输退下。坐在台下的顿时响起一片嘘声。

    两位做评判的举子,对视一眼,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三关,真正难的是在前两关。猜字谜对对子,都是他们两人精心出的题。难度颇高。没有真才实学,很难全部答上来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第二个第三个……上台的人不少,闯过第一关的一个都没有,更遑论第二关第三关了。

    阿奕等了许久,正要起身。谦哥儿虎头已抢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!自己的终身大事到底有了着落,就别和他们两个计较了。先让他们两人出一出风头再说。

    掌柜的问:“两位公子谁先来?”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毫不犹豫地应道:“我们三人一起答题。”

    三人?

    掌柜一愣,还未追问,谦哥儿已伸手一指周梁:“周公子,我们三人一起用笔答题如何?”

    周梁在众目睽睽之下起身。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俱是俊俏少年,周梁稍长几岁,相貌更是俊美。三人一起登台,顿时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阿奕迅速瞥了镇定的阿娇一眼,低声笑问:“阿娇,你觉得谁能赢?”

    阿娇淡淡一笑:“论身手,虎头表弟更佳。论文采,谦表弟比虎头表弟略胜一筹。今日擂台赛是文试,自是谦表弟占优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周公子,萍水相逢,深浅不知,不便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阿奕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:“周公子身手之佳,更胜你我。若是文才胜过谦表弟,倒是算得上文武全才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睥睨一眼:“胜过你是肯定的,胜过我就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罢了罢了!

    芳心初动的少女最是不可理喻。他才懒得和她计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一起登台,第一关猜字谜,全部猜中。第二关对对子,也未难倒他们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看得兴致勃勃,台上两位举子也颇觉惊诧。之前过两关的一个都没有,现在一来就是三个!

    “三位公子俱过了前两关,要分出高下,便要看诗做的如何了。”其中一位举子笑着说道:“请三位以上元节灯会为题,各作诗一首。”

    周梁微微一笑,略一思忖,便提笔写诗。

    谦哥儿虎头心中暗惊,不敢有丝毫懈怠,立刻绞尽脑汁地想了起来。待两人提笔,周梁作诗已成。

    写得快,未必诗做得好!

    谦哥儿心中冷哼一声,提笔落字。

    虎头自知作诗水平不及谦哥儿,写得快慢都无妨。一边慢腾腾地写,一边在心中暗自琢磨。

    这个周梁是金陵人,进京参加会试。会试十中取一,很难考中。只要落了榜,就要回金陵去。根本没机会成为他们两人的情敌……

    萍水相逢,便是偶尔博得阿娇表姐的注意力,也无需太过介怀。

    虎头自我安慰半天,在看到两位举子对着周梁所做的诗大为惊叹连连道好时,顿时心气难平。

    呸!去他的无需介怀!

    今日若不压下周梁一头,他们两个还有何颜面面对阿娇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谦哥儿和虎头面色不愉地回了位置。

    周梁的诗作被点评为目前最佳,被留在台上。若下面无人能胜过周梁,今晚的七彩花灯便要被周梁赢走了。

    诗写在纸上,只有两位评判知晓。他们两人未曾得见,心中颇为不服气。

    满腹同情的阿奕安抚两位表弟:“你们两个稍等片刻,我现在便上台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低声道:“表哥一定要赢了周梁。”

    阿奕傲然挑眉: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虎头忿忿一握拳:“若赢不过他,我们便联手揍他一顿,将花灯抢走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毫不客气地用折扇敲虎头的脑门:“赢不过就要抢,你当自己是土匪吗?”

    自小到大,虎头被阿娇敲过好多次脑门。唯有这一次最觉得委屈。这才见第一回,阿娇就向着周梁了。

    日后若再有见面机会,那还得了?

    虎头满心纷乱,和谦哥儿对视一眼,彼此眼中都露出不忿之意。

    阿奕站起身来,信心百倍地准备上台。

    阿娇忽地也起了身:“阿奕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阿奕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去,我为何不能去?”阿娇似笑非笑地扯起嘴角:“莫非是担心我写诗胜过你,赢走花灯?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弟两个自小一起读书习武。阿娇处处比他胜了一筹。尤其这两三年,他要上朝听政学着处理政事,在课业上更不及阿娇……

    所以,写诗这种事,根本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他肯定赢不过阿娇!

    阿奕略略苦着脸,压低声音道:“阿娇,我要赢了七彩花灯送给蕙妹妹。你就别捣乱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白了他一眼:“你自信能胜过周梁?我上台是为了帮你!这都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是想帮他,还是想和周梁较劲争锋?

    阿奕聪明地没将心里话说出来,奉承道:“果然还是你最护着亲弟弟!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笑斗嘴,一边上了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梁看着迎面而来的一双少年,心中那个隐约的猜测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单看“大表哥”,无疑是一个翩翩美少年,比普通少年更英气利落,没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“兄弟”两人并肩同行,便能窥出几分微妙来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”皮肤细腻光洁,腰肢格外纤细,走起路来也格外风姿曼妙……仔细留心之下,女扮男装的真相跃然于眼前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一家的闺秀,竟这般肆意胆大……而且身手过人!

    阿娇浑然不知自己已露了馅,上台后,略略抬头,冲周梁挑眉一笑:“周公子诗才俱佳,今日我便也写上一首,和周公子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明亮的灯光下,阿娇骄傲自信的脸庞无比明媚。

    天底下哪有这般明媚夺目的少年郎?

    周梁既知对方是少女,便不愿多看唐突,将目光略略移开。

    阿娇却以为周梁是轻蔑小瞧自己,心中好胜之意顿起,轻哼一声。快步走到掌柜面前:“掌柜,纸笔在何处?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香港赛马会公开会员料lm0 老钱庄娱乐场赢钱技巧 黑龙江36选7官网 快乐8下载安装 粤11选五开奖结果
香港正版四不像图 十二生肖中特 江西时时彩二星走势图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图
辽宁风采35选7 北京时时彩平台 幸运彩票【官方唯一入口】 新疆时时彩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
吉林体育彩票 河南十一选五预测 必胜时时彩软件 27v报码聊天室 微信上如何找时时彩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