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娇一张口,尊贵傲人的气度毕露无疑。

    状元楼是京城颇有名气的酒楼,掌柜很有眼力,顿时窥出阿娇身份不同寻常。哪里敢怠慢半分,立刻亲自捧了纸笔来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各自执笔,略一思忖便落了笔,运笔如游龙。

    周梁本不想多看,奈何阿娇阿奕这一对双生姐弟一亮相,便如人中龙凤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他站得最近,一味回避,倒显得着了痕迹。

    周梁索性正大光明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明亮的灯光撒落在阿娇脸上,那张英气勃勃的俏脸似明珠般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不到盏茶功夫,阿娇已写完,将手中的纸筏给了其中一位举子。然后,不无挑衅地看了周梁一眼。

    周梁暗暗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这般意气争锋,这般骄傲自信,这般光华毕露。

    真不知是京城哪一位贵人,竟养出这样不同寻常的闺秀!

    两位举子刚接过纸筏,眼前便觉一亮。

    “好字!”

    字迹清隽有力,漂亮之极。

    再一细看诗句,忍不住又赞道:“好诗!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阿奕的诗也写好了。同样得了两句夸赞:“好字!好诗!”

    阿奕有些耐不住,张口催促道:“和周公子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两位举子对视一眼,同时清了清嗓子:“请容我们再细看商榷片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周梁的声音响起:“不必商榷了。在下认输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目光霍然一冷:“你这是何意?莫非是认定了我们兄弟诗才不及你,故意拱手相让?我们兄弟输赢无碍,绝不受这等羞辱!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姑娘气性可真是不小!

    周梁自觉年长几岁,不欲和一个姑娘家较劲争锋,温和解释道:“在下并无羞辱之意。今日我们萍水相逢,也算缘分。何必在此相争!便算我退让一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拱一拱手,竟就此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着实令人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阿娇下意识地喊了一声:“喂,周梁!你为何不问我们兄弟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周梁脚步一顿,淡淡一笑:“若有缘,自会再见。待下次相见,再问姓名不迟。”

    若无缘分,问姓名又是何必?

    两人一看便知出身不凡,他只是一介赶考的举子,不愿落下攀附权贵之名。

    说完,周梁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阿娇默然站在原地,目光尾随着周梁修长的身影,直至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盏七彩花灯,最终被阿娇阿奕姐弟赢下,送到了蕙姐儿手上。

    只是,就连蕙姐儿也无心再为此事雀跃欢喜,回程的路上和孙柔嘀咕着说道:“那位周公子,洒脱不凡,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孙柔连连点头,赞叹不已:“是啊!周公子相貌俊美,为我生平仅见。才学满腹,却不恃才傲物,身手又好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简直毫无缺点。

    蕙姐儿瞄了孙柔一眼,有意无意地压低了声音:“依我看,阿娇姐姐似对周公子格外留心。”

    孙柔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娇今晚的异常十分明显,何止是蕙姐儿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梁走后,阿娇从掌柜手中索取周梁的诗筏,看过之后,沉默许久。别人想看,都被阿娇无情地拒绝,“随手”收进了自己的荷包里。

    当时谦哥儿虎头失落黯然的面色,看在众人眼中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都觉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之后,众人都没了继续逛灯市的兴致,很快草草收藏,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众人先送蕙姐儿回府。

    阿奕一看到立在傅府门外的未来岳父傅卓,便有些发憷。定定心神,走上前拱手行礼:“天气寒冷,傅世叔何必在门外等候。”

    傅卓淡淡应道:“儿女皆是父母的心头宝,一旦离了身边,为人爹娘的,心里委实牵挂。殿下年少,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。待日后殿下娶妻生子了,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在金銮殿里对着众臣挥洒自如的大秦储君,此时没了半点锐气,老老实实地拱手应是。正欲作别,门口处忽地多了一个管事身影。

    年过五旬的管事恭敬地说道:“老太爷命奴才来传话,殿下既已至傅府门口,不如进府小坐闲话片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入耳,傅卓面色陡然变了。

    三年丁忧早已过去,朝堂上的天子却似完全忘了傅阁老这位劳苦功高的前任首辅。傅阁老没了官职,傅府上下皆称呼一声老太爷。

    这位老太爷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便令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阿奕身为傅家未来姑爷,此时傅阁老出言相邀,岂能拒绝?

    可这一见面,又不知会闹出什么风波来!

    阿奕也皱了皱眉,看向傅卓。

    傅卓俊脸绷得颇紧,沉声道:“方管事,你去回禀祖父一声,就说殿下急着回宫,今日便作罢。”

    方管事听到这个答案,丝毫不惊,应了一声,便走了。

    傅卓目光一暗,面色愈发难看,也没了心思再挑剔未来女婿,简洁地说道:“府中有事,我就不留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阿奕拱拱手,领着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奕早知傅家家宅不和,今晚亲眼目睹,沉浸于儿女私情的雀跃欣喜,被生生地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是蕙姐儿,要娶的也是蕙姐儿。傅卓罗芷萱夫妇,皆是通情达理的长辈,他自会敬重。

    可蕙姐儿不止有父母,还有祖父祖母,还有一个曾野心勃勃试图压制皇权的前首辅曾祖父……

    这就令人头痛了!

    阿奕不其然地想起顾莞宁私下告诫过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不要被儿女私情冲昏了头!一心待蕙姐儿无妨,却要提防傅家!否则,日后大秦必有后族之乱……

    阿奕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,单纯地娶她为妻该有多好。奈何世上没有十全十美之事,随之而来的,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烦恼!

    阿奕有心事的时候,总习惯向阿娇倾诉商议。转过头,喊了一声阿娇。

    阿娇骑着骏马,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阿奕连着喊了几声,阿娇才回过神来:“你叫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!回宫再说!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