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日,众人在上书房里碰面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地无精打采,目下泛着青影。

    “谦表弟,你昨晚也没睡好吗?”虎头用肩膀碰一碰谦哥儿的肩膀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谦哥儿点点头,神色有些阴郁颓然。

    虎头也没好到哪儿去,长长地叹息一声,想说什么,又无从说起。半晌,意兴阑珊地又叹一声。

    谦哥儿被叹得心烦意乱,抬头怒瞪虎头一眼:“好好的,你唉声叹气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虎头轻哼一声:“什么好好的。我们两个跟在阿娇表姐身后多年,她待我们虽好,却从未用那样的目光看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什么样的目光?

    当然是看周梁那样的目光!

    这句话,顿时戳中了谦哥儿脆弱的心灵,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阿娇看那个周梁的眼神……和看他们完全不同。他从未见过阿娇对一个男子那般留心过。周梁走了之后,阿娇兴致全无,几乎再未说过话。

    昨晚他回了罗府之后,越想越是气闷心慌,一夜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仿佛有样极重要的东西,即将远离他而去。而他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虎头忽地凑到谦哥儿耳边,低声道:“我今日已让人去查周梁的身份来历。待查出结果,便让人送一份到罗府。”

    平日两人时常争锋较劲,如今“外敌”当前,兄弟两个再无心内斗,先“攘外”要紧!

    谦哥儿回过神来,咳嗽一声:“不用了。我也派人去打听周梁了。”

    虎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!两人也算有默契!

    正小声嘀咕着,阿奕和俊哥儿也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虎头谦哥儿立刻若无其事地站直身子,笑着迎了上去。彼此打趣几句。

    阿奕显然也没睡好,面色暗淡,远不及往日。不等谦哥儿虎头追问,阿奕便主动道:“昨日回宫,父皇母后都训斥我了。说我不该主动生事,更不该仗着储君的身份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来,我昨晚确实太过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母后说的对。我平日被众人追捧,行事肆意惯了。在外行走,便也觉得人人都该顺着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阿奕的话语中满是后悔懊恼:“好在昨日没惹出大乱子,你们也无人受伤。否则,我真无颜见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立刻出言安慰道:“这怎么能怪殿下。也是那个周潇态度嚣张,语出不逊,一张口就招惹傅家妹妹。换了谁也无法容忍。”

    虎头接过话茬:“是啊!殿下不必为了这点小事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阿奕打起精神应道:“总之,此事于我而言,也是一个教训。我日后当以此事为镜,说话行事应谨慎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也从阿奕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张口劝慰阿奕一番。

    众人轮番劝慰之下,阿奕心情渐有好转。目光掠过谦哥儿虎头面色不佳的脸孔,心中隐约猜出几分,却只做不知,并不追问。

    连谦哥儿和虎头都能看得出来的事,他这个亲弟弟如何看不出来?

    表弟们再亲,也不及他和阿娇的姐弟情意。

    事关阿娇的终身大事,他自是盼着阿娇能嫁一个优秀出色又钟情的夫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散学后,众人聚首。

    众人各怀心思,随意说了几句,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阿奕跟着阿娇去了寝宫,屏退左右,试探着问道:“阿娇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你觉得那个周梁如何?”

    阿娇警觉地看了过来:“你为何忽然问这个?我和他萍水相逢,对他的性情脾气又不熟悉,哪里知道他如何。”

    阿奕翻了个白眼:“在别人面前遮掩也就罢了。在我面前有什么可害臊的。昨晚你看周梁的眼神,连我看着都觉得脸红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中意他,我这便命人去仔细查一查他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的脸庞悄然红了一红,然后踹了阿奕一脚:“不要你多事!”

    阿奕“诶哟”一声,直抽凉气:“我这是关心你!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怎么还踹我?像你这等易怒的暴躁脾气,以后得找一个性子温柔肯让着你的驸马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谦表弟虎头表弟都不错。奈何你对他们两个就像对我这个弟弟一样,生不出男女之情。勉强嫁了,心中总有些遗憾。既是如此,便另选一个驸马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一直在留意周梁,他身手更胜你我,才学不必说,年少会元,总不会差。又生得十分英俊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瞥着阿娇的神色变化:“说起来,比我还俊了那么一点点。也勉强能配得上我的阿娇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俏脸更红,瞪着阿奕:“你还说!”

    阿奕乐不可支:“芳心萌动,情窦初开,竟然还会害羞了……诶哟!”

    阿娇恶狠狠地拧住阿奕的耳朵:“再多嘴半个字!今儿个我就痛揍你一顿!让你三天没脸去见蕙妹妹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就是。”阿奕连连告饶,耳朵吃痛,眼角眉梢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阿娇脸红了又红,恨恨地松了手。想了想又叮嘱道:“此事你别告诉母后。”

    阿奕想也不想地点头应下:“放心,我绝不说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奕确实信守承诺,在顾莞宁面前决口未提。

    可惜,顾莞宁早已从阿娇的异样中窥出蛛丝马迹。短短一日功夫,便已将周梁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周梁,金陵知府周昌之子。

    周昌年轻时是出名的才子,未满二十便高中,因相貌俊雅,被元佑帝点做探花郎。然后进翰林院做了编纂。几年后,被放任金陵做了知府。

    周梁年少聪颖,天赋过人,十岁便考中童生,十六岁便考中举人功名,还是头名会员,名噪金陵。

    可惜周昌六年前病重离世,周夫人哀伤过度,一直缠绵病榻,于三年前亡故。周梁为母守孝,耽搁了来年的会试。领着幼妹寄住在自己的二叔家中。

    如今孝期已过,周梁自是进京赴考。至于那个周潇,至今连个童生功名都没有,硬是要跟着到京城来开眼界。二叔婶娘亲自张口,周梁不便推拒,这才带着他来了京城。

    薄薄的一张纸,道尽周梁生平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完之后,略略蹙眉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赛车手迅雷下载 福建11选5app 天津时时彩玩法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内蒙古快3遗漏
杨艺北京快三 广西十一选五什么买 pc蛋蛋幸运28 甘肃11选5体彩预测 北京赛车pk10绝密公式
四川快乐12胆拖对照表图片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大乐透中奖查询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
秒速赛车走势图 千亿娱乐城信誉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v 快3开奖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