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在看什么?为何皱眉?”

    萧诩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舒展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抬头冲萧诩笑了一笑:“你回来的正好。我有要事和你商议。”

    萧诩走了过来,低头扫了一眼:“这张纸上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拿起纸,塞进萧诩手中:“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萧诩有些意外,却未多问,拿起纸筏看了起来。看完之后,眉头也皱了起来,定定地看着顾莞宁:‘你为何让人去查周梁?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答反问:“难道你猜不出来?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默默地拿起纸筏,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……

    “你打算看上一晚不成?”顾莞宁好笑不已,瞪了萧诩一眼。

    萧诩心情显然不甚美妙,轻哼一声道:“不过是萍水相逢,只见了一面。阿娇怎么会中意这个周梁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道:“我记得你说过,当年你见我第一面时,便已心系于我。原来都是哄我的。”

    萧诩据理力争:“这怎么能一样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顾莞宁白了一眼过来:“阿娇是你的女儿,性情脾气和你相同,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阿娇的模样你看见了,不言不语,像丢了魂一般。若不是因为周梁,难道还能是为了谦哥儿虎头?”

    萧诩终于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顾莞宁默然片刻,轻叹一声:“其实,我对这个周梁也不太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父母双亡,只有一个妹妹,寄人篱下。家中二叔婶娘显然不是宽厚之人,那个叫周潇的堂弟更是不值一提。从家世来说,比起谦哥儿虎头都是远远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阿娇既是中意他,我们做父母的,也不便一味阻难。总得先看看这个周梁如何再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半晌,萧诩才点点头:“也罢!周梁若有真才实学,此次科举大比必能高中。之后有殿试,我亲自见一见他。若他连会试都不中,便什么都不必说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府。

    “奇怪,天已黑了,虎头怎么跑过来了?还说要和谦哥儿秉烛夜谈?”姚若竹颇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罗霆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孩子们大了,总有自己的秘密,不愿和我们说。便随他们去吧!”

    姚若竹点点头,心里依旧悄悄琢磨不已。

    谦哥儿和虎头素来要好。不过,两人如今都已长大,都对阿娇心生恋慕,算是彼此最大的情敌。

    今晚凑在一起,两人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谦哥儿和虎头此时坐在书房里,手中各自拿着一张薄薄的纸,俊俏的脸孔都很凝重。

    “从家世来看,他远不及你我。”虎头率先张口。

    谦哥儿点头:“论亲疏,也远逊我们。”

    虎头又拧起眉头,喃喃低语:“不过,感情的事,可不论家世亲疏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瞪了过去:“不要长他人之气,灭你我威风。”

    虎头撇撇嘴:“这等事情,和威不威风无关。阿娇表姐身为公主,身份矜贵之极。便是你我这样的高门子弟,也未见得配得上阿娇表姐。姨夫姨母有多疼阿娇表姐,你也该清楚。只要阿娇表姐愿意,这些根本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什么也敌不过阿娇喜欢!

    谦哥儿心情阴郁烦闷: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难道还能悄悄派人去将周梁打一顿不成?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虎头的眼睛便亮了起来:“这倒是个好主意!也不用打得太重,只要让他在床榻上躺几个月,错过会试便成。他没机会在金銮殿里亮相,也就没资格再竞争驸马之位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谦哥儿和虎头对视片刻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谦哥儿才不怎么确定地问道:“虎头表哥,你该不是认真的吧!这等事情,我可做不出来!”

    虎头沮丧地叹了口气:“我也做不出来。刚才说着,纯粹是出出心头闷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是高门子弟,家中精心教养长大。在阿娇面前不显,心中都有属于少年人的骄傲,如何肯做出这等自损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便是要争,也得堂堂正正,正大光明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!”

    虎头霍地站了起来,用力握拳,晃一晃拳头:“总之,我以后会对阿娇表姐更好。她若是肯嫁我,自会选我。不肯嫁给我,她也是我嫡亲的表姐。这一生一世,我都会待她好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不轻不重地踹了虎头一脚:“去你的一生一世。要一生一世照顾阿娇表姐的人是我,哪里轮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兄弟两个嬉笑打闹一番,盘亘在心头一日一夜的心事就此散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有意隐瞒,顾莞宁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颇有默契地掠过此事不提。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对阿娇倒是愈发殷勤起来。今日你写一首诗送她,明日我就要亲自作画一幅。

    阿娇吃不消这样的热络,又不忍直接拒绝,便让阿奕代为传话。

    “阿娇说了,让你们两个专心读书。”阿奕一本正经地传话:“别再送她任何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一脸失落黯然。

    阿娇这是在变相地委婉拒绝他们吗?

    见他们两人失魂落魄的样子,阿奕心头一软,又低声道:“你们两个也稍稍收敛一二。这般大张旗鼓地像什么样子。阿娇便是再坦荡磊落,也是姑娘家。你们这般高调行事,倒显得她不够端庄矜持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确实是他们考虑不周。便是心中爱慕,也没这般行事的。

    虎头谦哥儿不再郁闷懊恼,各自点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平静如水的日子一晃即过,很快,便到了二月中旬,会试在众人瞩目之下,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会试共考三场,每场三天。考完之后,在十日之内阅卷放榜。一千举子,只取百人。这一百人方有资格进殿试,由当今天子亲自做主考官。

    一甲是前三名,状元榜眼探花。其余四十多人,是二甲进士。再余五十人,便是同进士了。

    放榜当日,周梁这个名字,顿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国子监外公布张贴的榜上,周梁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个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