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诩登基已有九年。前三年为元佑帝守孝,后来适逢战乱,之后又病重不起。直至这几年,才有精力举行科举选才。

    会试三年才有一回。对大秦所有读书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次脱颖而出晋升为仕的最佳机会。

    众人皆知,殿试其实更注重的是天子门生四个字。会试的名次基本不会有太大变动。按着往年科举惯例,周梁便是铁打的状元郎了。

    周梁!周梁!

    这个名字,在短短一天内,名动京城!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人在谈论这个名字。周梁的身份来历,也很快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原来,周梁的父亲竟是才名赫赫的周昌啊!

    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!

    等等,这个周梁因守孝耽搁了会试,也耽搁了终身大事,至今尚未定亲!

    还有,见过周梁的人都赞他相貌俊美,举世无双!

    如此年轻俊彦,可不正是乘龙快婿的最佳人选吗?

    一夕之间,众诰命夫人心思活络,暗暗摩拳擦掌。只等过了殿试,周梁被点了状元之名,便立刻“动手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明日就是殿试了吧!”

    顾海一回府,方氏便满面笑容地凑上前来。

    顾海失笑:“夫人为何忽然问起此事?”

    方氏平日深居内宅,极少过问外间诸事。今日竟忽然问起殿试了,实在奇怪。

    方氏嗔怪地白了顾海一眼:“那位周公子中了会试头名,声名鹊起。听闻他生得俊朗不凡,私下留意他的人不知有多少。只等着殿试一过,便要抢了去做女婿。”

    顾海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这和你我有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顾莞月已经出嫁,顾莞琪……不提也罢!

    总之,他无女可嫁。

    方氏说道:“我娘家嫂子今日来找我闲话,云秀还有个妹妹,今年正好十六,便有意这位周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方家门第虽不显,也是正经的书香之家。又和定北侯府是姻亲,有意状元郎为女婿,倒也合适!

    只是,儿女亲事,总没有自己张口的道理。

    方氏的嫂子前来,便是私下请托方氏做媒。方氏觉得这是件好事,便应下了。既是要做媒,总得先探一探未来状元郎的口风。

    “所以,便让我这个吏部尚书亲自出马?”顾海笑着挑眉。

    方氏一把年纪了,娇嗔起来依旧颇有韵味:“你是我夫婿,我不指派你指派谁?明日殿试,三品以上的臣子都要前去。你窥个空,问状元郎一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欣然一笑:“好好好,夫人有命,焉敢不从!”

    老夫老妻的,调笑几句,也不觉肉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府。

    罗霆目光掠过满脸心事一言不发的谦哥儿,笑着问道:“谦哥儿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?为何一直不说话?”

    谦哥儿何止有心事?

    放榜这几日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他一日都没睡好过。

    周梁才学出众,竟一举考中头名。明天便能进金銮殿参加殿试。

    俊美多才年纪轻轻的状元郎,便是家世低一些,也勉强可以成为驸马人选了……

    谦哥儿一个恍神,竟未回话。

    罗霆皱了皱眉,沉声问道:“谦哥儿,出什么事了?你为何这般心神不宁?”

    谦哥儿总算回过神来,掩饰地笑了笑:“没什么,刚才一时失神罢了。”

    罗霆何等敏锐,岂能窥不出谦哥儿的异样?只是,儿子已经大了,有些心思也是难免。既不愿说,便不问了。

    姚若竹看在眼里,心里也有些揣度。夫妻独处时,对罗霆说道:“谦哥儿这些日子一直恍惚难安,也不知是不是为了阿娇。”

    方慕少艾,辗转反侧的滋味,罗霆自能体会。闻言淡淡一笑:“这等事随他去。我们就别过问了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点点头,转而又说起了近日来风头极劲的周梁:“……听闻这位周公子生得十分俊美,丝毫不弱于当年的齐王世子。文武双全,着实优秀出众。”

    罗霆听了之后,很认真地问道:“在你心中,齐王世子相貌最英俊吗?”

    姚若竹立刻道:“谁也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夫妻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罗霆低声道:“明日殿试,我便见一见这个周梁,看看他到底是何等人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亲眼见一见周梁的,何止罗霆?

    身着龙袍的天子萧诩,不疾不徐地踱步进金銮。

    一百个新科进士一起下跪行礼。跪在第一位的,自然便是会试的第一名周梁了。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萧诩温润的声音入耳,众进士暗暗松口气,一起谢恩起身。

    直视圣颜,是不敬之举。因此一众新科进士恭敬地垂着眼。

    萧诩目光一扫,落在为首的青年男子脸上。

    果然生得十分俊美!

    只比他年轻之时堪堪差了一丝而已!

    个头也颇高,约莫是常年习武之故,看来颇为健朗。束手而立,不卑不亢,勉强还算入眼。

    萧诩挑剔地想着,面上不动声色,张口勉励众进士几句,然后殿试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宽敞的金銮殿内,设了百张桌子,也不算拥挤。

    萧诩高坐龙椅之上,身侧是两位中书令。三品以上的重臣们俱被赐座,一个个目光锐利。

    周梁坐在第一排,离龙椅不过数尺之遥。

    和他同坐一排的几位进士,都有些拘谨。有一个年过四旬的,最是紧张,额上直冒冷汗,握笔直哆嗦。还未落笔,墨迹已落到了纸上。

    如此便是对天子不敬。

    这个紧张过度的倒霉进士,便是试题答得再好,也和一甲二甲无缘了。白着一张脸,差点泪洒当场。

    如此紧张凝滞的气氛下,最年轻的周梁却十分沉稳,执笔答题,丝毫不乱。第一个完成考卷,搁下笔后,仔细回顾,神色依然镇定。

    顾海看在眼中,颇为欣赏。

    方家人倒是很有眼光。

    有才学之人比比皆是,难得的是不恃才傲物,不张狂轻浮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他便主动保媒一回,成就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罗霆也在打量着周梁,目光在周梁年轻俊美的脸孔上徘徊。

    当罗霆察觉到天子对周梁的格外关注留心后,心里陡然涌起不太美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pk10技巧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2016 北京赛车pk10现场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网址 北京pk10滚动开奖直播
pk10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北京赛车计划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视频直播 幸运飞艇
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北京赛车pk10改单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飞艇到底有多假 北京赛车pk10翻倍
北京赛车机器人 pk10计划软件app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技巧 北京赛车微信群 重庆幸运农场必出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