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进士考完后,一起退出金銮殿。主考官们立刻阅卷,从一百份考卷中抽出最出众的十份,呈送到天子面前。

    周梁的考卷,赫然被放在第一份。

    工整漂亮的馆阁体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只这一笔多年苦练方有的漂亮字迹,已觉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萧诩不动声色地拿起考卷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殿试只出了一道策论,以“如何治理一府之地”为题。意在考量一众新科进士的政治素养。

    只会一味埋头读书之人,遇到这等考题,便要头痛。大多言辞空泛,答不出真知灼见。

    这道题是萧诩亲自出的,存着一点私心,想看看周梁是不是只会死读书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看之下,萧诩不得不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周梁这份考卷答得颇为精彩,观点鲜明,论证清晰,直抒心意。既表达出了自己的凌云壮志,又谨慎地规避了任何会犯上的字眼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聪明人!

    还是个有野心有抱负的聪明年轻人!

    萧诩心里暗暗点头,对周梁的排斥之意稍稍褪去。

    看完十份考卷后,萧诩用御笔点了周梁为状元!

    其余进士名次,无需一一赘述。

    之后,众新科进士被重新召入金銮殿中。由傅中书令宣读一甲前三名。周梁这个头名状元,也正式出炉!

    在众进士艳羡的目光中,年轻俊美的新科状元郎上前跪谢皇恩。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天子迟迟没发话,深不可测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状元郎的脸上。

    周梁只得一直跪着不起。

    众臣心中各自诧异,却无人出声。

    许久,天子才张口道:“平身!”

    周梁紧绷着的心弦稍稍一松,谢了皇恩浩荡后,站起身来。借着起身的动作,悄然又迅疾地打量过去。

    当今天子以俊美温和闻名,今日一见,着实有些名不副实……俊美过人毋庸置疑,温和可就未必了!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挑剔和省事,似乎对他十分不喜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

    莫非是他今日表现不佳,还是什么举动犯了天子忌讳?

    周梁不动声色地琢磨着,之后言行举止愈发谨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瞩目的殿试终于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宫中赐宴和新科进士们夸街之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自有礼部操持。萧诩这个天子不必一一过问。便是宴会也只露了个面,很快便离开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般急匆匆地离开,定是又去椒房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!”

    众臣深知帝后恩爱,私下说笑两句也无碍。

    顾海耳尖,听了之后捋须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罗霆不知想到了什么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臣所料不错,萧诩出了金銮殿,便去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顾莞宁显已等候多时,见了萧诩,立刻起身相迎。没等萧诩张口,便低声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萧诩一脸嫌弃:“文采尚可,勉强点了个状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听得好笑不已,揶揄地看了萧诩一眼:“这位周状元,可像众人口耳相传的那般俊美无双?”

    萧诩的回应不出所料:“堪堪入目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,尾音上扬。

    萧诩咳嗽一声,改口道:“比起我年轻时尚差了两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无可忍,淡淡提醒:“你年少时以睿智温和闻名,若论相貌,萧睿更胜你一筹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对视片刻。

    萧诩终于张口承认:“确实生得英俊,为我生平仅见。”然后又轻哼一声:“姑娘家都爱俊俏少年郎。怪不得阿娇只见他一回,就被他迷得失魂落魄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语气中飘出亲爹特有的酸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白了一眼过来: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阿娇已经十六了,情窦初开也是常事。瞧瞧你这个亲爹,竟吃起这份干醋来了。也不嫌害臊!”

    不等萧诩反驳,又问道:“以你所见,周梁是否配做阿娇夫婿?”

    萧诩立刻道:“今日只算他过了第一关而已。想做阿娇驸马,还得仔细观察一段时日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思忖便道:“不妥。周梁年少才高,是新科状元,又未曾婚配。今日一过,定有人中意他这个乘龙快婿。你这般‘观察’,若是被别人抢先定下亲事,未免不美。”

    萧诩有些气闷:“以你所言,难道我今日便要下旨赐婚不成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:“一个人的心性品行如何,一朝一夕看不出来,总得观察一段时日。不过,在这之前,得让众人知晓,这是你我相中的驸马人选。如此一来,便无人敢抢着提亲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阿娇心神不宁,心思恍惚。琴艺课上,接连弹错了几个琴音。

    教导琴艺的女夫子委婉提醒:“公主殿下若是乏了,不如先歇息片刻再练琴。”

    阿娇脸颊微热,迅速收敛心神:“多谢夫子提醒,我一定认真练琴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果然未再出错。

    琴艺课结束后,有一炷香的休息时间。蕙姐儿凑了过来,低声笑道:“阿娇姐姐,周公子今日在金銮殿中大放光彩,被点中了状元郎呢!”

    宫中消息最是灵通,何况是这等人人关注的大事。

    蕙姐儿都听闻了,阿娇岂会不知?这一日心神恍然,全因周梁而起。

    少女心思,被人窥破,难免有几分羞臊。便是磊落坦荡的阿娇,听到蕙姐儿若有所指的话语,也觉耳后发热。

    “他中状元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阿娇故作镇定地反问。

    蕙姐儿滴溜溜的大眼转了一圈,咧嘴笑了起来:“是是是,此事分明和阿娇姐姐无半点关系,都是我多嘴。”

    阿娇脸颊也开始发热。

    蕙姐儿偷笑一声,不再多说,很快扯开话题。

    散学后,众伴读如往日一般碰头相聚。

    闵达的大嗓门又嚷了起来:“诶哟!真没想到那个周梁这般厉害!竟中了状元!阿娇表姐,你还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然后又冲着谦哥儿虎头挤眉弄眼:“幸好当日周梁主动退却,不然,你们两个可就要自取其辱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棒槌就是棒槌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快乐十分同步开奖 浙江11选5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杀肖是什么意思
黑龙江快乐十分平台 北京时时彩开奖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山东时时彩计划软件 河北11选五走势图
万能自动投注挂机软件 11选5任二的绝招 北京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
宁夏11选五5走势图 我特码 湖南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广西快乐双彩彩票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