谦哥儿虎头心里俱在滴血。

    闵达还待再说,俊哥儿已温和地张口道:“达表哥,我们也有些日子没去会宁殿了。不如明日午休之际去一趟如何?”

    闵达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道好。

    总算是闭嘴了!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地暗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待众人离去,阿奕和阿娇一起去了椒房殿。阿奕有意放慢脚步,凑到阿娇耳边笑道:“你若不好意思张口,我代你向父皇母后禀明心意如何?免得相中的驸马被别人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是阿娇毫不留情地一脚。

    阿奕利落地闪开,低声闷笑。

    原来阿娇也会害羞!

    长这么大,他还从未见过阿娇恼羞成怒的模样,真是新鲜有趣啊!

    阿淳小四已先到了一步,见了阿娇阿奕,立刻迎上前来。闹腾着出去玩耍。阿奕冲阿娇使了个眼色,便带了两个淘气弟弟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定定心神,竭力露出若无其事的神情,上前行礼:“女儿见过母后。”

    冷艳依旧的顾皇后,神色悠然地看了过来,目中隐隐闪过笑意:“今日怎么这般多礼,快些起身吧!”

    阿娇应了一声,走到顾莞宁身边。

    心里似有小鹿在乱撞,有满肚子的话想说,却不知该从何说起,一个字都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顾莞宁明亮犀利的目光落在阿娇脸上,了然笑问:“阿娇,你是不是有话和母后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阿娇不假思索地矢口否认。一张口,心中又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正如阿奕所说,周梁此时风头极劲。定会有中意他为婿的人。她此时不张口,万一错过他,日后岂能不后悔?

    可现在就说,似乎又为时过早。只见了一面,她便是对他有好感,也未到定下终身的地步……

    阿娇心如乱麻,只觉得一切都乱糟糟的,理也理不清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:“母后倒是有一事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阿娇一怔,回过神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深深地看了阿娇一眼,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新科状元才学出众,我已让你父皇下旨,命周状元进宫为你们讲学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轰地一声!

    阿娇瞬间脸颊似火烧一般!

    原来,母后什么都知道了!

    可笑她这一个多月来小心翼翼遮掩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在母后面前百般遮掩,绝口不提周梁……此时想来,真是羞臊不已。

    顾莞宁见阿娇臊红了一张俏脸,不由得暗暗好笑。又怕伤了阿娇颜面,放缓声音说道:“阿娇,你已长大,有些少女心思不足为奇,不必觉得羞涩尴尬。我是你亲娘,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阿娇脸上红晕稍褪,期期艾艾地问道:“母后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顾莞宁含笑道:“上元节当晚我便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又红了脸。

    怀春少女的娇羞喜悦,是世上最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柔,笑着说道:“隔日我便命人去查周梁的生平底细。他若科举不中,永无可能站在我和你父皇面前。如今中了状元,勉强有了做驸马的资格。今日你父皇下了圣旨,明日他便要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状元之才,进宫讲学数月也不算太扎眼。你也趁着接下来的时日,仔细想上一想。待清楚自己的心意了,再告诉母后。”

    这是特意给她机会和周梁相处,让她看清周梁的为人品性。也是让她看清自己的心意!

    这世上,再无父母会这般宠溺自己的女儿了吧!

    阿娇心中感动之极,眼中闪出水光:“母后,你待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说什么傻话。”顾莞宁笑道:“我是你亲娘,自是全心为你打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笑着提醒:“你父皇心里正闹别扭,在他面前,你可万万别露出欢喜来。装着什么事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阿娇失笑一声,欢快地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原本沉甸甸压在心头的百转千回,在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顾海踏入寝室的时候,步伐略有些沉重,神色也有些奇异。

    笑着迎上前来的方氏,见顾海神色微妙,不由得一愣:“这是出什么事了?为何老爷神色这般奇怪?”

    顾海看了方氏一眼:“夫人要为方家做媒一事,怕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方氏反射性地皱了眉头:“为何不成?莫非有人抢先一步?还是周公子已有中意的姑娘了?”

    顾海低声道:“今日皇上已下旨,命周状元进宫为储君和公主殿下讲学!”

    方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了!

    确实得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了!

    方氏想了想,忍不住又念叨几句:“俊哥儿不便为驸马,还有谦哥儿和虎头。皇上娘娘怎么忽然又中意周状元了?”

    顾海却道:“我今日亲眼见了周状元,平心而论,比俊哥儿更胜一筹。年少才高,不卑不亢,无青涩稚嫩之气,冷静从容。便是出身不算高,也难掩光芒。他若为阿娇驸马,倒也相宜。”

    顾海平日极少这般夸赞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来,这位周状元着实优秀出众。

    方氏又为阿娇欢喜起来:“既是如此,倒是喜事一桩。对了,此事要不要告诉婆婆一声,让她也高兴一回?”

    顾海笑道:“暂且不急。皇上娘娘心意未定,否则,今日便直接圣旨赐婚了。待日后亲事定下,再告诉母亲不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的罗府,罗霆夫妻两个对坐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半晌,姚若竹才长叹一声:“罢了!是谦哥儿无福!”语气中满意遗憾。

    罗霆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少年时对顾莞宁的恋慕早已成过去,也成了他心底永远的遗憾。他原本盼着,长子能娶阿娇为妻,也算圆了一桩憾事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世事难如人意!

    怎么也没料到,半途会冒出一个周梁来!

    帝后虽未下旨赐婚,却允许周梁进宫讲学,摆明了是制造机会让周梁和阿娇见面相处。心意昭然若揭!

    “你早日为谦哥儿另寻亲事吧!”罗霆收敛纷乱的心思,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姚若竹点点头,然后,又叹一声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西快乐十分同位码 新疆25选七的走势图 白小姐一肖中特 江西快三和值走势图 心经
北京快3网址 江苏十一选五 天津时时彩重复开奖 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
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甘肃快3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彩选4开奖历史查询 重庆时时彩走势
燕赵风采好运彩2 辽宁11选5开奖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广西11选5走势 四川快乐12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