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了圣旨的周梁,既惊讶,又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虽说今日被点中状元,可他能察觉到天子对他的格外挑剔和不善。已经暗暗做好了坐冷板凳的准备。

    却未想到,有这么一桩意外和惊喜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以聪慧过人闻名的公主,谦逊有礼好学上进的储君。

    一对双生姐弟!

    周梁的脑海中忽地浮过一双俊俏的脸孔……旋即又将这个猜想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明日就要进宫,一切自见分晓,多想无益!

    赴宴归来已近子时。

    周梁刚踏进租来的两进院子,便听到院子里传来呼朋唤友高声说笑的声音。其中叫嚷声最大最耳熟的,非堂弟周潇莫属!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是天生的文曲星下凡,这个状元,非大哥莫属!”

    周潇一口一个大哥,喊得十分亲热,语气中的骄傲之情,几乎让人以为中了状元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连连附和。

    周梁目中闪过一丝了然的讥讽。

    周潇往日对他直呼其名,如今他中了状元,立刻便兄友弟恭起来。

    周潇在众人的奉承声中忘乎所以,说话愈发肆意:“大伯走得早,大伯母又一直生病。若不是我爹娘精心照顾,何来大哥今时今日。大哥中了状元,大半都得归功于我爹娘……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贪心无度的婶娘,将属于他和幼妹的家资紧紧抓着不放。二叔视而不见,平日对他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年少才名远扬,二叔婶娘心有忌惮,行事会更过分。

    他伏案苦读,为的就是考中功名扬眉吐气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以后,他便能正大光明地留在京城,然后一并将妹妹也接到京城来。再不必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受窝囊气。

    周梁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正口沫横飞的周潇先是一愣,很快摇摇晃晃地走过来。脸孔通红,满身酒气。口中喊着大哥。

    周梁目光一扫:“天色已晚,不得喧哗吵闹,早些歇下。明日我还要进宫为储君殿下公主殿下讲学。”

    周潇先被进宫两个字震住,想说什么,又在周梁冷然的目光下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不知有多少人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虎头眼下一片青影,神色萎靡。只想和同病相怜的谦哥儿抱头痛哭一回。等见到谦哥儿,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谦哥儿眼下同样有着淡淡青影,精神却不颓唐,穿戴得格外精神,目光也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“谦表弟,”虎头脱口而出道:“你该不是被刺激过度了吧!”

    周梁中了状元,又被下旨进宫讲学。其中蕴含之意,略一思忖便知。他昨夜偷偷哭了两个时辰,直到今天早上眼还是肿的。

    谦表弟为何比平日更有精神了?

    谦哥儿目中闪过坚定:“赐婚圣旨一日未下,亲事便一日未定。便意味着我还有机会争取。哪怕只有一线可能,我也决不放弃!”

    虎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虎头默默地看了谦哥儿,才低声道:“谦表弟,我不如你。昨晚我爹娘和我说了,让我打消原来的念头,要为我另择一门亲事。我已经应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虎头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愧。

    仿佛他先一步退让,便如不战而逃的士兵一样。

    谦哥儿抿紧嘴角,低声说道:“我爹娘也和我说起此事,我已拒绝。阿娇表姐一日没出嫁,我便一日等着她。”

    同是少年心思萌动。却因各人性格不同,有了截然不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说不上谁对谁错,只能说性格使然。

    虎头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阿奕等人也一一进来了。

    虎头和谦哥儿有默契地住了口。

    阿奕和俊哥儿也没多言,免得言语不慎,刺激到两个失恋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没眼色的闵达却毫无顾忌,一张口便戳人心窝:“诶,真没想到,周梁竟中了状元。皇舅舅还让他来给我们讲学。我一想到那小子心中便有气。对了,你们说,为何皇舅舅要他进宫?莫非是知道他和我们有过节,故意让他进宫和我们碰面,让他悔不当初?”

    闵达自觉猜测十分靠谱,兴致勃勃地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和棒槌实在无话可说!

    “你们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做什么。”闵达一头雾水,然后又冒出一个猜想:“对了,周梁还要替阿娇表姐她们讲学。你说,他能不能认出阿娇表姐来?哈哈,到时候一定十分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忍无可忍,一起怒瞪过去: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闵达有些委屈地闭上嘴。

    不说就不说嘛,凶什么凶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一个内侍走了进来,恭敬地对阿奕禀报:“启禀殿下,周状元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便是阿奕,也生出“给未来姐夫一点颜色瞧瞧”的心思,淡淡道:“请周状元进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周梁进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迎接他的,是几张似曾相识的俊俏脸孔。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便是周梁再冷静镇定,骤见众人,此时也觉震惊错愕。

    昨晚臆想成真!

    上元节灯市偶遇的一众少年,果然来历非凡,为首的双生兄弟,正是大秦长公主和储君……

    大秦储君此时负手而立,俊秀的脸孔一派淡然。

    周梁定定神,上前拱手行礼:“周梁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阿奕目光一扫,淡淡说道:“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殿下。”周梁站直身体,目光掠过谦哥儿等人,温和说道:“今日我奉旨来上书房讲学,诸位若有不懂不解之处,只管张口发问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完了?

    众人都知周梁身份,早有心理准备。可这个周梁,分明刚才才知道众人身份。竟未失态相让,也未心虚惊惶道歉赔礼……镇定平静得不像话!

    既令人钦佩,又可气可恼!

    闵达跃跃欲试想出言刁难。

    门口忽地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:“这位便是新科周状元么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闵达默默闭上嘴。

    虎头无精打采,目露忧伤。

    谦哥儿神色一暗,抿紧嘴角。

    阿奕暗暗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周梁转过身,和穿着一袭红色罗裳神采飞扬的阿娇公主相对,声音依旧温雅悦耳:“周梁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官网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 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2017幸运飞艇直播
北京赛车pk10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注册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链接
幸运农场破解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幸运农场在线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北京pk10开奖视频
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pk10官网 幸运飞艇哪个网站有 2017幸运飞艇直播 幸运飞艇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