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元节灯市时,她身着男装,是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 今日的她,穿着一袭红色罗裳。鲜艳耀目的红色,映衬得她肤白胜雪,明眸皓齿。犹如一颗明珠,灼灼其华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秦长公主萧明珠。

    世间身份最矜贵的少女。

    阿娇和周梁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不知是谁的心跳快了一拍。

    四目对视片刻,阿娇挑眉而笑:“周状元见了本公主,似乎并不惊讶。莫非早已猜到了本公主的身份?”

    周梁微微一笑:“见到储君殿下,自能猜出公主身份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上元节灯市,我不知公主和殿下身份,多有冒犯之处。还请公主殿下多多见谅!”

    阿娇不无矜持地应道:“不知者无罪!”

    周梁正色拱手:“多谢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对着他怎么没赔礼?

    谦哥儿口中又酸又苦,被眼前这一幕几乎刺痛了双目。

    阿娇故意绷着脸,眼中却如鲜花盛放,绽放出璀璨~逼~人的光芒。这样的光芒,往日他何曾见过?

    谦哥儿定定心神,张口喊了声:“阿娇表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阿娇总算看了过来,冲谦哥儿笑道:“我听闻周状元进宫来讲学,所以特意来见上一见。这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立刻道:“我送一送阿娇表姐吧!”

    短短几步路,有什么可送的!

    阿娇下意识地便要张口拒绝,一对上谦哥儿含着祈求的眼眸,陡然一阵心软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眼睛一亮,有意无意地瞟了周梁一眼。

    周梁神色不动,温和说道:“即将上课,请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谦哥儿送阿娇到了书房里。

    蕙姐儿和孙柔微微一怔,下意识地对视一眼,心里各自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阿娇不是去看周状元么?怎么谦哥儿又来了?

    谦哥儿站定,不肯离开,定定地看着阿娇,声音压低极低:“阿娇表姐,周状元要进宫讲学多久?”

    阿娇面上有些发热,故作镇定地答道:“我也不清楚。此事由父皇母后定夺!”

    谦哥儿轻声道:“周状元俊美不凡,文才过人。只是,总不及自小一起长大的情谊。阿娇表姐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偷听的蕙姐儿和孙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谦表弟,上课的时间快到了,你别在这儿磨磨蹭蹭的,快些回去,免得迟到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应了一声,深深看了阿娇一眼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阿娇在原地默立片刻,无声地叹了口气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蕙姐儿将脸藏在书本后,悄悄冲孙柔使眼色。

    瞧瞧这一团乱麻!

    孙柔冲蕙姐儿眨眨眼。

    这等事,你我都插不上手,端看阿娇表姐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少年都对周梁怀着挑剔和敌意,便是阿奕,也有心给周梁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不能明着挑衅,做得太过火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个个故意在课上提出难题,有意刁难。偏偏周梁学识渊博,对答如流。众人根本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周梁并未因众人的敌意而恼怒,一派从容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冷静强大的情敌,谦哥儿没有生出退缩之意,反而生出了更强烈的斗志!

    不到尘埃落定的一刻,他绝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讲学转眼即过。

    接下来,周梁便该去给阿娇等人授课讲学了。

    谦哥儿按捺住跟上去的冲动,坐在原位没动弹。

    闵达倒是急得上蹿下跳,凑到谦哥儿身边急急说道:“你就这么任由他去见阿娇表姐吗?”

    不然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谦哥儿低声更正:“周状元是去讲学上课。”

    闵达翻了个白眼:“你真当我是傻瓜吗?醉翁之意不在酒!他进宫的目的绝不单纯!刚才阿娇表姐还特意来看他。十有八九是想做阿娇表姐的驸马。你可得长点心,不然,阿娇表姐可就要被周梁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戳人心肺。

    谦哥儿满心苦楚,面上却装得若无其事:“事涉阿娇表姐闺名清誉,你别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不等闵达继续张口,便转头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闵达翻了个白眼,提醒一声:“你书拿倒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虎头,心里也没好受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自小便恋慕的阿娇表姐另有了心上人,他的伤心难过,丝毫不弱于谦哥儿。虽被父母劝慰着决定退让放弃,心里的感情一时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阿奕看在眼里,忍不住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感情之事,强求不得,无意也伤人。

    好在他和蕙妹妹自小心心相印,无需这般坎坷折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给阿奕等人上课时,周梁表面不动声色,实则打足了精神。以免思虑不全言语不慎,应答不出丢人。

    到了给阿娇等少女们上课,便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不但没人刁难,四个学生也格外认真听话。

    便是看来最骄傲桀骜的阿娇公主,在听课时也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那双黑亮如宝石般的眼睛眨眼不眨地盯着他,若不是自制力过人,只怕会频频走神。

    散学后,周梁正欲离开。

    穿着宫装的女官出现在眼前,年约三旬,生得温婉秀丽:“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琳琅,奉娘娘之命,请周状元去椒房殿一叙。”

    周梁先是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拱手应是。

    琳琅瞥了面色微红的阿娇公主一眼,温声道:“娘娘说了,今日要招呼周状元,公主殿下便自行回寝宫歇着。”

    阿娇镇定地应下。

    母后特意召周梁前去,自是为了亲自见一见他……看看周梁是否配得上她,是否配做她的驸马。

    一想及此,阿娇面热心跳,脸颊泛红。

    也不知周梁是否猜出母后用意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周梁已转身迈步,阿娇终于忍不住张口提醒:“母后威严冷肃,不喜说笑。周状元说话,可得仔细斟酌。”

    周梁脚步一顿,转过身来,目中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:“多谢公主殿下提醒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触,阿娇心神微漾。

    琳琅笑着看了阿娇一眼,目中带着一丝揶揄。

    阿娇耳后一热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时时彩经验分享论坛 2018-2019cba开打 浙江省12选5开奖结果 qq欢乐升级历史版本 长白山天池水怪抓住了
黑龙江22选5 网易能买彩票 四川快乐12遗漏前3直 浙江12选五最大遗漏 新疆彩票时时彩开奖96l
泳坛夺金玩法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 排球即时比分直播
山东十一选五杀号方法 河南22选5幸运之门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新疆时时彩开彩结果 泳坛夺金近5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