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皇后威名赫赫,周梁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竟有机会进椒房殿觐见……若是表现上佳,或许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正大光明出入椒房殿……

    哪怕周梁再冷静自制,此时也禁不住热血上涌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好在他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。内心的激动被掩在还算平静的外表下。

    琳琅不动声色地打量周梁一眼,心里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从外表才学来说,周状元也勉强配得上阿娇公主了!初进椒房殿,这样的沉着已算难得!

    踏进椒房殿后,周梁略略垂头,目不斜视,跪下请安:“晚生周梁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他虽是状元,暂时还未被授官职,不能自称臣子,说在下又太过桀骜。索性自称晚生,恭敬谦卑,总不会失礼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声音响起:“免礼,平身。”

    冷肃,威严,令人情难自禁地生出诚服之心。

    周梁心中微凛,跪谢后恩,然后起身。

    他并未趁着起身的机会打量顾皇后,垂头束手,显得格外规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个聪明又有野心的年轻人!

    知道自己有做驸马的机会,便格外谨慎,不愿犯一星半点的错!不愿给她留下一丝坏印象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不够聪明,配不上她的阿娇。

    太过清高,也不宜做驸马。

    阿娇的身份,注定了在亲事上受不得半点委屈。无意做驸马的人,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周梁,”顾莞宁淡淡张口:“你是金陵人氏?”

    周梁恭敬地应道:“家父祖籍山东,考中探花之后,去了金陵赴任。祖父亡故后,二叔便到金陵来投奔家父。”

    可惜,父亲百般提携的二叔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父亲去世后,已初露端倪。待母亲也走了,二叔一家的丑恶脸孔也彻底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周梁心知自己的生平底细定然早被查得清清楚楚,也没什么可遮掩的。又说了下去:“家父早亡,家母缠绵病榻两年,也随之病逝。只余晚生和幼妹,为了专心读书,不得不暂住晚生二叔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晚生一心科考,如今得中状元,日后只愿留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做驸马,可不就是一辈子都得留在京城?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微不可见的笑意,看向周梁的目光稍稍温和几分:“你家中幼妹,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十二岁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幼妹,周梁目光柔和,声音中满是自责和愧疚:“晚生忙于读书,平日对舍妹疏于照顾,对她亏欠良多。好在晚生终于有了前程,接下来打算将幼妹接到京城来同住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阿娇若是招他为驸马,便要一并接管照顾尚未成年的小姑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思忖,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:“你二叔一家若前来投奔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周梁二叔婶娘俱是趋炎附势之辈,日后周梁飞黄腾达,定会如膏药一般缠上来。不是什么大麻烦,也够膈应的。

    她舍不得宝贝女儿受半分委屈闲气,便是生些闷气也不行!

    周梁显然听出了顾莞宁的言外之意,正色应道:“晚生这一摊家事,总得处理个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否则,有何颜面娶妻成家!

    顾莞宁对周梁坚定的态度还算满意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周梁颇有眼力,立刻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退出金銮殿后,周梁才惊觉后背全是冷汗,不由得自嘲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他未曾抬眼打量顾皇后,也未看清皇后娘娘是何等威严慑人。不过盏茶功夫,寥寥数语,已令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说句大逆不道犯上的话。皇后娘娘凤仪之威,甚至更胜当今天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今日的表现,皇后娘娘是否满意……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此时多想无益!

    帝后已允他进宫,和阿娇每日都有见面相处的机会。如此天赐的好机会,若把握不住,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。

    想到阿娇那双灿若明珠的双眸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周梁心中涌起异样的悸动,情难自禁地扬了扬嘴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今日召见周梁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晚上,萧诩回椒房殿,张口便问起了周梁一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实事求是地说道:“确实是人中龙凤。聪明又不倨傲,才高却不清高,便是不做驸马,在朝中也能稳居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萧诩却有些不满地皱了眉头:“阿娇是公主,做了驸马便是一步登天。焉知他对阿娇是真情还是假意?”

    这是嫌弃周梁有意表现自己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瞥了萧诩一眼:“照你这么说来,当年我愿嫁给你,只因为你是太孙之故?”

    萧诩立刻道:“这怎么一样!当年我们心心相印,无关彼此身份如何。这世上,有几人能像你这般不在意身份高低?”

    顾莞宁揶揄地笑道:“你就别给我灌**汤了。我知道你在担心,周梁对阿娇的喜欢抵不上他对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的渴望。这世上,又有谁能真的做到对一步登天之事不动心?”

    “别说出身不高的周梁。便是顾家丁家罗家,谁不愿自家的儿郎做驸马?”

    “阿娇一出生便是公主,是你我的掌上明珠。她的夫婿,是大秦唯一的驸马。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!便是你我,也不可能撇开她的公主身份,为她寻一个不在意驸马之位的夫婿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对阿娇有信心。我们的女儿,骄傲聪慧,勇敢坚强,豁达义气。值得世上最优秀男子的倾心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阿娇先动了心思,周梁也一定会喜欢上阿娇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说得斩钉截铁,语气中满是自信。

    萧诩心里那点不痛快,也随之消散:“你说得没错。周梁又不是瞎了眼,和阿娇日日见面,怎么会不动心?”

    然后,又哼了一声,声音里多了几分冷意:“他胆敢动任何不该动的心思,我绝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顾莞宁伸手,轻轻抚平他眉宇间的凶狠不甘:“我知道你舍不得阿娇,我也同样不舍。只是,她已动了心,我们身为父母,无力阻难,也不该刁难。”,你寂寞,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北京快乐8开奖彩票控 四川快乐12手机投注 桌球斯诺克规则 泳坛夺金大小形态走势图
赌场大亨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qq三张牌看牌器破解版 斯诺克赛事时间表2017 浙江体彩11选5走势图
足球比分网捷报比分网 有梭哈的平台 博彩资讯网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快乐扑克走势图
快乐十分钟技巧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22日 排列5走势图 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3d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