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柔的指尖,抚平了萧诩的眉间,也抚平了萧诩心中的失落不甘。

    萧诩叹了一声,将顾莞宁搂进怀中,闷闷地说道:“我还记得阿娇出生的时候,个头不大,全身红通通的,哭声格外响亮。”

    “她自小便爱黏在我身边,一口一个父皇。不管她要什么,我都不忍拒绝。只要她露出笑颜,我便觉得做所有的事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转眼,她就长大要出嫁了?”

    “阿娇的心里,排在第一位的男子,再不是我这个亲爹了!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在阿娇心里,排在第一位的男子一直都是阿奕。”

    萧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诩松开手,满面委屈:“阿宁,你真是铁石心肠。我已经这么难受了,你也不肯说些好听的哄一哄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好气又好笑地白了萧诩一眼:“瞧瞧你这副样子,哪里还有半点天子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面前,我要什么威严。”萧诩将恬不知耻的风格进行到底:“阿娇和阿奕自小亲近,更胜我这个亲爹,我只能认了。在你心里,我总能排第一位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被逗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是是是,你第一行了吧!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亲昵调笑几句,然后一起歇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阿娇和阿奕也在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“阿奕,你觉得周梁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才学渊博。”阿奕毫不吝啬夸赞:“今日我们几个齐心合力,也没难倒他。单论学识,我不如他!”

    阿娇瞪了阿奕一眼:“谁问你这个了?”

    阿奕故意装傻:“那你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阿娇拧了他的胳膊一把。

    阿奕装模作样地诶哟一声,挤眉弄眼的模样,逗乐了阿娇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笑闹一番,才说起正题。

    “他比你我年长四岁,今年二十。论心胸城府,远胜你我。”阿奕收起说笑之心,正色道:“今日进宫,骤然见到我,得知我是储君。他只惊讶了片刻,便恢复如常。”

    “虎头表弟和谦表弟便如泉水,一眼能看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周梁,却如深潭,我窥不透深浅。”

    “阿娇,你真的喜欢这样的男子吗?你就不担心他是为了驸马之位才靠近你讨好你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阿奕脸上笑意全无,神色格外严肃。

    阿娇也收敛笑容,反问道:“如果你不是储君,蕙妹妹还会这般喜欢你,愿意嫁给你吗?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抽了抽嘴角,颇有几分冤屈:“阿娇,你这么比较可就不厚道了。我和蕙妹妹自小一起长大,早就认定了彼此。这份深厚的情意,怎么可能掺假?”

    阿娇毫不客气地戳阿奕心窝:“人心隔着肚皮。你怎么知道蕙妹妹心里在想什么?或许她是冲着太子妃之位才这般喜欢你?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姐弟两人一起瞪着彼此。

    瞪了很久。

    眼睛都瞪酸了。

    阿奕瞪得眼睛都快抽筋了,才不甘地哼了一声,将头转到一旁:“好心被当成驴肝肺!你不爱听,我什么都不说了!”

    阿娇迈步转弯,和阿奕面对面,神色有些无奈:“你说的这些,你以为我没想过吗?便是周梁没出现之前,我也常想。虎头表弟和谦表弟对我的喜欢,到底有几分?到底有多少是因为我是公主的缘故?”

    阿奕哑然,心头闷气怒火,骤然消散。

    “我天生便是公主,出身尊贵,无可更改。便如你,如今是大秦储君,众人顺着你捧着你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阿娇淡淡说了下去:“难道我们要追问身边每一个人,是否真心真意待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娶蕙妹妹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是出于喜欢。蕙妹妹愿嫁你,也是因为喜欢。两情相悦,是世上最值得庆幸欢喜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自己是否有这份运道,能遇到一个真心真意喜欢我的人。我撇不开我的公主身份。只能退而求其次,希望我日后的驸马,除了我的公主身份之外,也喜欢我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阿奕听的有些心酸,上前一步,抱住阿娇:“阿娇,你别担心。现在有父皇母后护着你,待日后,还有我这个弟弟护着你。周梁若待你虚情假意,我第一个饶不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阿娇无情地推开:“我们两个都大了,便是姐弟,也得避嫌。”

    冷酷无情的姐姐!

    阿奕目中满是指控。

    阿娇又低声道:“虎头表弟已退却,谦表弟依然不肯死心。只是,我自知自己心思。对他实在无男女之情。你日后多劝着他一些,让他早日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谦表弟!

    阿奕叹口气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阿奕便偷偷劝了谦哥儿一回。

    爽朗活泼的谦哥儿,此次却格外执拗:“阿奕表哥,你什么都别说了。阿娇表姐亲事一日未定,我绝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真是头痛!

    阿奕忍住扶额叹息的冲动,无奈地说道:“罢了,该劝的我都劝了,该说的我也都说了。你实在不停,我也没办法。以后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倔强地应道: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说不定哭的是周梁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周梁恰好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阿奕遥想周梁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……实在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算了,他还是别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谦哥儿也抬头,和周梁遥遥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谦哥儿满心憋闷不甘,目光带着挑衅。

    周梁神色平静从容,冲谦哥儿徐徐一笑:“昨日布置的课业,可完成了?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情敌竟还是自己的半个夫子,真是憋屈!

    谦哥儿面无表情地应道:“早已完成,请周状元过目。”说着,将自己熬夜写的策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右手用力过度,一不小心,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周梁目光一扫,不动声色地接了策论。仔细看了一遍,心下不由得暗暗赞叹。这一篇策论写得有理有据,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不愧是精心教养长大的高门子弟,在宫中读书多年,接受众翰林教导,见识远非普通少年可比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计算6码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平台 北京pk10定律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193北京pk10
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幸运飞艇稳赚公式 幸运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规则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
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 哪个平台有幸运飞艇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360北京pk10
重庆幸运农场个人主页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害死人 幸运农场怎么玩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