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约好了一起去会宁殿。

    散学后,先在书房外碰头,照例彼此寒暄热闹一番。

    谦哥儿像往常一般,凑到阿娇身边。亲昵地喊了一声阿娇表姐。

    虎头下意识地也要跟过去,转而想到自己已放弃了竞争驸马之位,心中一阵绞痛,默默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既已放弃,便该忍痛斩断情丝。

    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

    虎头反复在心中告诫自己,逼着自己别抬头。

    管得住眼睛,管不住耳朵。

    谦哥儿和阿娇说话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耳中。

    “阿娇表姐,昨日你可写了策论?”

    阿娇略略顿了片刻,才应道:“没写。周状元给我们布置的课业是以春日为题作诗一首。我绞尽脑汁,才写了一首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笑道:“阿娇表姐诗才最是出众。春日为题,又最是普通。何须绞尽脑汁。待会儿阿娇表姐可得将写好的诗给我看上一看。让我偷师一回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性子活泼,说话讨喜。

    阿娇便是心情欠佳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惯会哄我高兴。我哪里算得上诗才出众。”

    至少不及周梁。

    一想到周梁,阿娇又是一阵气闷,俏脸上的笑容很快淡去。

    谦哥儿十分细心,观察力敏锐,立刻察觉出异样,轻声道:“是不是有人惹阿娇表姐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阿娇自不肯承认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似看出了什么,却未追问,反而哀叹一声:“我今日写的策论,被周状元点出了几处不足。怕是要重写。”

    阿娇被谦哥儿故作愁眉苦脸的模样逗乐了,轻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虎头满心酸意,故意走得最慢,远远地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闵达正要招呼虎头,被俊哥儿拦了下来:“虎头表弟这两日心情不佳,你别去闹他。”

    闵达一愣,反射性地追问:“是为了周状元来讲学之事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闵达天生大嗓门,这一张口,众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阿娇脸上的笑意,很快消退。

    俊哥儿恨不得将闵达的嘴缝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宁殿离得不远,不到盏茶功夫便到了。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被软禁在会宁殿里,这几年来,几乎没踏出过会宁殿。众少年们一个月来上一两回。

    这也成了朗哥儿瑜姐儿最期盼最高兴的时候。

    今日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宫女禀报过后,朗哥儿瑜姐儿几乎同时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朗哥儿个头窜高了一截,脸孔愈发俊俏好看,令人难以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瑜姐儿也出落得更加美丽,如一朵芙蓉,娉婷婀娜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的眉宇间多了一丝徘徊不去的沉寂和落寞,令人看着心怜心痛……

    心怜心痛的那个人,当然非闵达莫属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未见,瑜妹妹出落得更美丽更动人了。”

    闵达不喜欢委婉含蓄那一套,哄人高兴也习惯了直来直去:“我前几日偶尔经过珍宝斋的时候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正巧看到了一支珠钗,上面雕着兰花,颇为精巧。我一想,这珠钗你戴着一定好看,便顺手买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心翼翼地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,里面放着的正是“偶尔”“顺手”买下的珠钗。

    瑜姐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傻小子!

    就算要送礼物讨好姑娘家,也得私下送吧!哪有当着众人的面大喇喇就拿出来的?

    闵达浑然不觉自己的言行举止有何不妥之处,眼巴巴地看着瑜姐儿。

    瑜姐儿很快回过神来,委婉地推辞:“多谢你一番美意。只是,我平日住在会宁殿里,衣食用度一应不缺。这根珠钗,你还是留着送给别的姑娘吧!”

    闵达执意道:“这是我特意买来送给你的,你若是不要,我便……”

    便要怎么样?

    立刻霸气地折了珠钗?还是大闹会宁殿,逼着瑜姐儿非收不可?

    众人饶有兴味地看热闹。

    就是瑜姐儿,也有些不自知的好奇。

    闵达憋了半天,才憋出一句:“今日我便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切!闹了半天,感情也是个怂货!

    平日天不怕地不怕,到了瑜姐儿面前,立刻就成了温顺的绵羊。

    众少年鄙夷地看了闵达一眼。少女们感受又自不同,颇觉闵达有几分可怜。阿娇甚至主动张口为闵达说情。

    “瑜堂姐,不过是根发钗罢了。我们都在一旁,算不得私相授受。你便是收下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闵达感激地看了阿娇一眼,暗暗决定以后再不刁难周梁。

    谦哥儿还不知闵达心里的念头,否则必会揪着闵达的衣襟怒吼一声,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兄弟情意!

    瑜姐儿骑虎难下,只得让身边的宫女收了盒子。自己并未伸手碰触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闵达也心满意足了,咧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傻乎乎的样子,让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朗哥儿看着这一幕,心中似有触动,飞速看了孙柔一眼。

    孙柔的亲娘是佳阳县主,和朗哥儿的亲爹韩王世子是隔了几代的堂兄妹,彼此之间称呼一声表哥表妹,也是正理。自小一起长大,彼此熟稔。

    孙柔上前两步,笑着喊了一声:“朗表哥,你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看着娇俏讨喜的少女脸庞,朗哥儿眉宇间的阴霾稍稍散去,笑着应道:“还是老样子。每日读书练字练箭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信守承诺,确实未曾苛待朗哥儿瑜姐儿。衣食用度样样上佳,每日都有太傅来给他们两人上课。

    除了人身不得自由之外,他们在会宁殿里的生活安宁悠闲。

    孙柔略略侧着头,格外俏皮可爱:“达表哥已练到百步穿杨,朗表哥也能么?”

    朗哥儿和闵达往日是老对头,吵闹动手都是等闲小事。便是今时今日,朗哥儿也没熄了好胜之心,闻言立刻傲然应道:“当然没问题。若是一起比试,他绝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耳尖的闵达立刻呸了一声:“大秦的牛都快被你一个人吹死了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瞪了闵达一眼:“不服气就来比一比!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,我还能怕了你?”闵达满不在乎地卷起袖子:“先说好了,输了可别恼羞成怒!”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天天彩选4开奖公告190期 36选7开奖结果 11选5选号技巧 六合心水资料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
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 免费一肖中特 广东时时彩开奖现场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nba比分最高
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新疆体彩11选五 2014特码34期免费资料 时时彩后一杀号技巧 11选5贵州80
香港赛马会公开料 快3预测软件 内荥古11选五开奖 六肖中特碼 福建时时彩开奖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