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的探望,怎么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阿奕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回……

    “奕表哥,你要不要下场比一比?”好胜的朗哥儿挑衅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奕立刻哼了一声:“比就比!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也拉不回如脱缰野马一般的热血冲动少年!

    平日冷清的会宁殿,瞬间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玲珑匆匆进了寝室禀报:“启禀娘娘,太子殿下和闵公子他们正在会宁殿里比赛射箭!”

    不是去探望朗哥儿瑜姐儿吗?

    怎么又闹腾起来了?!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皱眉,无奈又好笑地嗔责:“他们几个,真是消停不了几日!罢了,随他们闹腾去。”

    玲珑又道:“闵公子今日送了一支珠钗给明瑜郡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难得哑然片刻。

    不等顾莞宁张口追问,玲珑已将此事细细道来。仿若亲眼所见一般,便连闵达的无赖和瑜姐儿无可奈何的模样也说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顾莞宁沉默片刻,才道:“让人将这个消息传进慈宁宫。”

    事关闵达,总得让闵太后知晓。

    后续到底如何,便得看闵家人态度如何了。

    玲珑恭敬应下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“哈哈!果然还是我赢了!”

    会宁殿的练武场上,传来闵达洋洋自得的笑声。

    忿忿不平的朗哥儿满心不服,瞪了闵达一眼:“我只输了你一箭而已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射十箭,闵达箭箭中靶心。朗哥儿前面九箭都中了靶心,到了最后一箭时,手臂有些酸软,射得偏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一箭也是输了!”闵达眉开眼笑的样子,实在太欠揍了。

    朗哥儿气得咬牙切齿,双手发痒。

    阿奕立刻说道:“下面该轮到我和俊表弟了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悻悻哼了一声,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众少年正值热血之龄,比试射箭是常有之事。对彼此的射箭水平也都熟悉的很。闵达身手最出众,射箭最佳。朗哥儿虎头次之,俊哥儿谦哥儿又略略逊了一筹。

    至于阿奕,发挥出色的时候,和朗哥儿也有一拼之力。遗憾的是,今日状态不佳,十箭有两箭都未中靶心。

    朗哥儿稍稍扳回颜面,俊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。对身边的孙柔吹嘘道:“我早知道,奕堂兄射箭定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。”阿奕出言抗议:“刚才我是有意让一让你罢了。再给我射十箭,定然每箭都中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得意地睥睨一眼:“输了就是输了,哪有重新来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柔掩嘴而笑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谋逆,什么软禁,这些和此时的他们无关。一众少年男女的脸上,都洋溢着轻松愉悦的笑意。

    便是满腹心思的阿娇,精神也振作起来,笑着说道:“我也来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立刻笑道:“我和阿娇表姐比试一场如何?”

    虎头闵达俊哥儿立刻拍手道好。

    自小一起长大,情分深厚,他们自是乐见谦哥儿做阿娇驸马。便连前情敌虎头,也将心中的黯然失落化作对谦哥儿的钦佩支持。

    耀目的阳光下,谦哥儿俊秀的脸上浮着熟悉又温暖的笑意。

    令人心安又踏实。

    阿娇的脑海中又浮起周梁冷静得近乎冷酷的英俊脸孔。

    一时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百转千回,又酸又涩,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好!”阿娇微笑着张口:“谦表弟,我让你一箭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里,谦哥儿武艺居末。平日百步外射箭,十箭能射中七八箭而已。阿娇让他一箭,他也未必能赢。

    谦哥儿却道:“我不要你相让。今日,我一定要赢过你!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起哄,嗷嗷叫唤。

    阿娇好气又好笑,瞪了众人一眼:“不准起哄!”

    在众人欢笑声中,阿娇和谦哥儿并肩而立,各自拉弓射箭。

    谦哥儿转过头,看着阿娇英气清秀的侧脸,心中涌起志在必得的豪气。今日,他一定要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谦哥儿真的赢了!

    阿娇今日心神不宁,射偏了一箭。

    谦哥儿专心致志,超常发挥,十箭全中!

    阿娇有些遗憾地放下弓箭:“谦表弟,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居然真的赢了?!

    谦哥儿半晌没回过神来,傻呵呵地笑了两声。然后,肩膀被用力地拍了一巴掌:“谦表弟,真是好样的!”

    谦哥儿瞬间清醒,冲虎头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虎头冲着谦哥儿眨眨眼,故意嚷道:“阿娇表姐,你难得输一回,总得输些彩头!”

    好哥们,讲义气!

    谦哥儿心中暗喜,满面期盼地看向阿娇。

    阿娇利落豪爽,立刻笑着应道:“好,想要什么彩头,只管直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兴致勃勃地竖长了耳朵。

    谦哥儿没有犹豫,很快说道:“我想为阿娇表姐作画一幅,阿娇表姐可愿意?”

    阿娇有些意外地笑了起来:“你赢了我,还要替我作画,岂不是太不划算了?”

    谦哥儿凝视着阿娇,轻声道:“我作画速度慢,至少也需十日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多单纯的孩子,如今竟也学会用言语撩拨姑娘了。

    阿娇没觉得羞怯,只有些哭笑不得的无奈。

    谦哥儿进宫已有八年,整日跟在自己身后,阿娇表姐长阿娇表姐短。在她眼中,谦哥儿就如亲弟弟一般八年的姐弟情意,区区十日又能改变什么?

    阿娇正欲张口拒绝。

    谦哥儿似窥出了阿娇的心意,目中多了一丝哀求:“阿娇表姐,你就答应我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让我努力一回。看我是否能在十日之内打动你的芳心。

    或许,你会发现,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,才是你真正的良人。

    面对谦哥儿灼热恳求的目光,阿娇拒绝的话到底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阿奕目光一闪,打起圆场:“阿娇,你既是输了,便给谦表弟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十日之内。

    要么选定周梁,让谦哥儿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要么选定谦哥儿,别再让周梁露面。

    阿娇心里一颤,沉默片刻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悦彩文化湖北快3推荐号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 福建31选718250期 江西时时彩事件结果
欢乐斗地主单机版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极速十一选五是哪里开 西甲战况 排球6人位置介绍图解
江苏11选五今天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双色球近200期走势图 cba全部赛程 云南时时彩开奖今天
陕西体彩十一选五结果 羽毛球反手发力技巧 快乐十分有什么规律吗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广西11选5 937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