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背真痛!

    鼻子真疼!

    祖父的怒喊声真聒噪!

    闵达嘶了一声,挣扎着爬起来,重新跪好。

    鼻血肆意流淌,满脸狼狈。

    闵达用袖子擦了擦鼻血,坚定地再次重复:“祖父,我喜欢瑜妹妹。这辈子,除了她之外,我谁也不娶!”

    斩钉截铁的宣言,换来的是承恩公暴跳如雷的怒吼:“混账东西,反了天了!婚姻大事,岂容你自己乱做主张!”

    “魏王谋逆犯上,已被处死。魏王世子至今还被关在天牢里!瑜姐儿被软禁在宫中!这一潭泥沼,我们闵家躲还来不及。你倒好,竟然口口声声要娶瑜姐儿!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便明明白白地告诉你!此事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趁早死了这个心!”

    闵达满脸倔强:“我不死心!我就是要娶瑜妹妹!”

    承恩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承恩公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,身体晃了一晃,差点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慌忙扶住承恩公。

    闵大爷眼中冒着火星,用粗大结实的木棍指着闵达:“达哥儿,看看你将你祖父气成什么样子了?给我立刻向你祖父磕头道歉!”

    闵达倒是听话,立刻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头:“对不住,祖父。我不是有意要气你。你老人家一把年纪了,可禁不起这般动怒!请祖父平心静气保重身体!”

    这说得还像人话。

    承恩公一口气慢悠悠地上来,可惜,不肖孙子又继续说了下去:“别的事我都听祖父的。唯有这一桩,我得依着自己的心意。自十岁起,我就决心要娶瑜妹妹为妻。魏王府的事,和瑜妹妹无关。她嫁到闵家,就是我们闵家的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承恩公全身哆嗦一下,眼前一黑,彻底气晕了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又气又急,嚷着让人请大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大爷脸孔铁青,挥舞着木棍,劈头盖脸地揍了闵达一顿。

    闵达既没闪躲,也不求饶,硬生生地挺直胸膛,挨了这一顿打。

    全身不知有多少伤,头上脸上更是到处青淤红肿,鲜血横流,看着可恨可恼又可怜。偏偏闵达就这么犟着不肯低头认错,硬撑着跪在那儿。

    儿子是亲娘身上掉下的肉,闵大爷还未解气,闵大奶奶却忍不住了,哭着为儿子求情:“……不能再打了!莫非今日要将他打死不成?”

    闵达的两位兄长也一起张口求情。

    闵大爷右胳膊又酸又麻,已经举不动木棍,色厉内荏地怒道:“慈母多败儿!达哥儿这般任性胡闹,都是你惯出来的!”

    是谁时常夸耀达哥儿最聪明最能耐?

    是谁整日在人前吹嘘闵家后继有人?

    若论娇惯孩子,她哪里及得上公公婆婆?

    闵大奶奶心中腹诽不已,口中却不反驳:“是是是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!是我娇惯着达哥儿!你先消消气。有什么话慢慢说。达哥儿又不是不知道好歹,总会听人劝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闵达又张了口:“谁劝也没用,我绝不会改变心意!”

    闵大奶奶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闵大爷气急反笑:“好好好!你倒是个硬骨头!我今日便看看,到底是你的嘴硬,还是我手中的木棍更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承恩公夫人递了帖子进宫,求见闵太后。

    一见面,闵太后被吓了一跳:“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平日颇注重颜面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每回进宫都穿戴得十分体面。

    今日素着一张老脸,没了脂粉的遮掩,额头眼角的皱纹格外惹眼,老态毕露。一双眼睛略略红肿,还泛着血丝,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闵太后一问,承恩公夫人便红了眼圈,一边用丝帕擦拭眼角,一边哽咽道:“还不是为了达哥儿这个孽障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顿时了然:“是为了瑜姐儿的事?”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点点头,低声将昨晚鸡飞狗跳的一幕说了出来:“……国公爷被气得当场昏倒,达哥儿被他爹狠狠打了一顿,后背皮开肉绽,全身血迹斑斑,被抬着进了屋子。被打成这样,他愣是不认错不低头不改口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已经替达哥儿看诊上了药,虽是皮外伤,也得养上一段时日。这些日子是不能进宫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听得连连皱眉:“达哥儿正犯倔,你们也太性急了。缓上一些时日,慢慢劝着也就是了。哪有这么动手打孩子的!好好的孩子,万一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闵达每日进宫读书,时常来慈宁宫请安。时日久了,闵太后对大大咧咧跳脱淘气的娘家侄孙也颇是喜爱。一听闵达被打得下不了床榻,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连连抹泪:“老大也是一时怒上心头,下手重了些。现在也后悔得紧。”

    更后悔的是,这么一闹,这事想遮也遮不住了。

    京城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。这等消息,传得快的很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还有谁肯将掌上明珠许给自家那个棒槌?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越想越是后悔,越想越觉懊恼,很自然地迁怒到了瑜姐儿身上:“真不知瑜姐儿给达哥儿灌了什么迷魂汤!迷得达哥儿昏了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闵太后猛地一拍桌子,声色俱厉地呵斥:“瑜姐儿自小长在宫里,哀家亲眼看着她长大。她知礼懂礼,绝不会做出私相授受之事!”

    “这等胡言乱语,若是传了出去,不但瑜姐儿声名受损。便是哀家,也无颜见人。”

    闵太后一动怒,承恩公夫人立刻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!

    这张嘴尽会惹祸!

    瑜姐儿到底是皇家血脉,便是魏王府不在了,她也是大秦郡主。岂容这般言语羞辱!

    闵太后余怒未消,瞪了承恩公夫人一眼:“不想结这门亲,就好好管教达哥儿。别让他再做出什么惹人瞩目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便是管教,也得慢慢来。不得再随意动手!否则,哀家第一个饶不了闵家!”

    倒霉的承恩公夫人,诉苦不成,反被呵斥了一顿。灰头土脸地应下,灰溜溜地出了慈宁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ttp: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东十一选五360 快速赚钱 福彩双色球开奖 牛牛碰 八马彩票网是大平台吗
福建11选5几点开奖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
北京赛车助赢软件 军旗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表 浙江十一选五结果
88足球比分网 快中彩 北京赛车高手经验分享 幸运28挂机模式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