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的承恩公府,显得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府中内外多了几百个御林侍卫,闵达的屋子里多了大秦最尊贵的一双少年男女!颇有蓬荜生辉之感。

    被气昏了一回的承恩公头也不痛了,双腿也有力气了,不用儿孙搀扶,精神抖擞地进了闵达的屋子。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起行晚辈礼:“见过舅公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是萧诩嫡亲的舅舅,阿娇阿奕在承恩公面前,当以晚辈自居。俊哥儿等人也以晚辈之礼相见。

    承恩公连连笑道:“快些免礼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平日出入朝堂,经常见到阿奕,阿娇身在后宫,露面的机会少之又少,难得一见。承恩公看着阿娇的目光里,带着些许遗憾。

    多优秀的阿娇!

    可恨达哥儿不争气,配不上阿娇!

    闵家若出一个驸马,至少也能再延续两代的荣华富贵!

    就算娶不到阿娇,也不能沾惹瑜姐儿吧!

    一想及此,承恩公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躺在床榻上的闵达一眼……等等!这个满头满脸都缠着纱布连眼睛都快看不见的小子是谁?

    承恩公不怎么确定地喊了一声:“达哥儿?”

    闵达委屈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被打成这样?”承恩公心火直冒!

    教训一顿无妨,也不能打得这么重吧!这要是再破了相,以后还能娶到哪家的姑娘?

    闵达老实答道:“我爹让我改口,我坚决不肯,他一气之下,一直用木棍打我。最后连木棍都打折了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老血涌到喉咙口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闵大爷气得咬牙切齿,面色阴暗不定!颇有再揍闵达一顿的架势!

    阿奕连连冲闵达使眼色。不会说话就少说几句!

    阿娇笑着打圆场:“舅公,父皇知晓我和阿奕前来探望,特意赐了一车益气补血的补品药材。还命我们姐弟将徐太医也带了来。让徐太医为达表弟看诊疗伤。”

    承恩公心气顺畅了许多:“些许小事,竟惊动了皇上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阿娇目光微闪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承恩公灵光一闪,忽地领悟到了什么,顿时笑不出来了,飞快地看了承恩公夫人一眼。

    承恩公夫人眉头也悄然拧起。

    闵大爷和闵大奶奶对视一眼,目中露出些许忧色。

    粗枝大叶的闵达却什么都没多想,在徐沧为他诊伤开药方的时候,异想天开地问道:“徐太医,有没有疗效好的伤药,让我几天之内就恢复如初?”

    徐沧瞥了满脸青肿面目全非的闵达一眼,淡淡应道:“我是大夫,不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闵达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闵达顿时泄了气,没精打采的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沧又淡淡道:“每日用我调配的伤药,最多一个月,皮外伤便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闵大爷闵大奶奶忙道谢。

    原本请来的京城名医,说要养上三个月才能见人。徐沧一出手,便将三个月缩短成一个月,果然是神医妙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中午,阿娇阿奕婉言谢绝留用午膳的提议,领着一众伴读回了宫。

    回到宫中,已是正午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饥肠辘辘,理所当然地汇聚到阿娇寝宫用午膳。

    “达表哥被揍得真惨!”虎头一边唏嘘一边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谦哥儿也是一脸同情,边吃边叹道:“是啊!真亏他爹下得了手!”

    俊哥儿低头,用筷子拨动碗中的饭粒,毫无胃口。

    阿奕瞄了俊哥儿一眼,咳嗽一声,扯开话题:“不说这些了。快些吃饭,吃完饭,谦表弟还要为阿娇作画呢!”

    谦哥儿顿时咧嘴一笑,频频看向阿娇。

    阿娇既觉好笑,又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诶!这一团乱麻,到底该如何解开?

    饭至中途,姐儿孙柔蕙姐儿来了。见阿娇安然用膳,孙柔忍不住问道:“阿娇表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为何没去书房?”

    阿娇被问得一头雾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蕙姐儿接了话茬:“周状元今日上完课后,没有离开。我们散学之后,在书房里用了午膳。周状元还是没走。我们还以为你们留在承恩公府用午膳,劝周状元回去。他什么也不说,一直在那儿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见阿娇搁了筷子,起身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惊,却无人劝阻。

    啪地一声,谦哥儿手中的筷子落了地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复杂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俊脸泛白的谦哥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对不起,我失礼了。”然后,蹲下身子捡起筷子。在众人同情沉默的目光中,谦哥儿双手不停颤抖,目中闪过一丝可疑的水光。

    虎头感同身受,也红了眼睛:“谦表弟,你……”

    你字过后,迟迟没有第二个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所有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谦哥儿也待不下去了,扔下一句:“我已饱了,你们慢慢用膳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找地方偷偷哭去了。”虎头心里发堵,将手中的筷子也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阿奕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情爱两字,委实伤人。

    偏偏将就不得!

    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也勉强不来。

    阿娇喜欢的是周梁无疑,所以会为了周梁生气懊恼失态。谦哥儿注定是要黯然神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没有想这些。

    自听闻周梁在等她的那一刻开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她的头脑便一片空白。只剩下一个念头。她要去见他!立刻就要见到他!

    身不由己!

    双腿似有自己的意志一般,一路疾步,未曾停歇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谦哥儿会如何失落,没有想到众人会如何取笑她的急不可耐,更未想到自己已将心意表露无遗,以后在周梁面前再端不起矜持的脸孔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想。

    她只想立刻见周梁!

    平日悠闲踱步也只需一盏茶时分的路程,今日格外漫长。书房在望时,她再也按捺不住,一路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直至跑至书房外的厅堂。

    沉默安静的男子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听到急促的脚步声,男子霍然抬头,和她遥遥对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到底是谁的心在怦然而跳?

    又是谁为了这一眼而悸动颤抖?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号码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山东11选5预测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
安徽安徽11选5走势图表 甘肃十一选五助手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在那买黑龙江11选5
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秒速赛车改单 黑龙江福彩网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体育彩票36选7
幸运飞艇计划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 新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官网 极速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