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用勉强自己来迁就我。”

    骄傲明媚的少女在心上人面前,比往日温柔许多:“在别人面前,我是公主。在你面前,我只是阿娇。若你事事勉强迁就相让,便不再是令我倾心的周梁了。”

    她喜欢的,就是这样的他!

    周梁全身微震,眼睛亮若星辰:“我周梁何德何能,竟能令能你倾心。”

    周梁的眼睛太亮了!

    亮得她没勇气再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阿娇略略侧过头。

    周梁也未再说话,只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之前的些许别扭不愉,仿佛都已成了遥远之前的事。此时此刻,谁也不想提起。

    空气中似飘浮着甜腻的气味,悄然将他们笼罩包围。

    自成一方天地,无人能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响起一声轻轻的咳嗽声,打破了迷雾一般的安静。惊醒了沉浸在甜蜜中的周梁和阿娇。

    周梁率先回过神来,见到来人,面上不知为何有些发烫。力持镇定地拱手: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来人,正是阿奕。

    前脚刚和阿娇互诉情衷,后脚阿娇的亲弟弟便露了面。不免有些被逮了个正着的尴尬。便是周梁再冷静自制,此时也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阿奕摆出储君架子,淡淡嗯了一声,对这个即将抢走阿娇的未来姐夫没半点好脸色。

    阿娇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阿奕瞬间露出亲切的笑容,变脸之迅捷,令人咋舌:“周状元一直在此等候,到现在还未用膳吧!我这便吩咐一声,命人传膳。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嗔怪地瞪了阿奕一眼,不准他再胡扯乱说。有转身对周梁说道:“在宫中用膳,太过惹眼。周状元还是先行回去吧!”

    周梁收敛心神,微微一笑:“谨遵公主殿下吩咐。”

    俊美的脸孔漾着笑意,话语中带着彼此心知肚明的亲昵。

    阿娇心里又是一甜,脸颊浮起醉人的笑靥。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他忽然生出揍周梁一顿的冲动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周梁走后,阿奕不无气闷地说道:“阿娇,你真得想好了吗?确定要选他做驸马?不再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周梁一走,阿娇因娇羞而起的温柔也随之退散,又恢复了往日的长姐风范。先睥睨阿奕一眼,然后才道:“这是我的事。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操心?

    阿奕瞪了过来:“你是我唯一的长姐,我不操心谁操心!知人知面不知心,相处时日尚短,你怎么敢确定周梁便是良人?还是再多等上一段时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阿娇却道:“我当然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目光明亮,刻意压低了声音:“至少我能确定,我对谦表弟绝无男女之情。我不愿再拖延下去,免得谦表弟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阿奕叹了口气:“刚才你跑了之后,谦表弟便也走了。走的时候,眼睛泛红。不知躲到哪里偷偷抹泪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也别等十日了。你对他无意,便早些和他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晚痛不如早痛!快刀斩断乱麻!

    阿娇也叹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了寝宫后,阿娇迈步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因时常邀众伴读来寝宫用膳,她也特意为各人备了小憩的客房。谦哥儿并未出寝宫,定然是到了客房里。

    阿娇走到门外,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门里才响起声音:“别进来。我谁也不想见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果然就在客房里。

    显然是刚哭过一场,谦哥儿的声音不复清亮,有些黯哑。

    阿娇飞扬的心情瞬间低沉。她轻轻抿唇,又敲门:“谦表弟,是我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谦哥儿听到阿娇的声音,愣了片刻,才来开了门。门一开,阿娇和谦哥儿打了个照脸。

    看着眉宇间盈着喜悦光芒的阿娇,谦哥儿心中又酸又痛。这样的光芒,不是因为他,而是因为周梁……

    相处多年的情意,却不及后冒出来的周梁。谦哥儿心中实在不甘,沙哑着问道:“阿娇表姐,我到底哪里不及周梁?”

    为何你喜欢他,却不喜欢我?

    为何你舍我而选他?

    我到底哪里不好?

    你说出来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我都改了好不好?

    所有未出口的哀伤恳求,俱在闪着水光的眼眸中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谦哥儿,阿娇心中百般不是滋味。只是,既已有了选择,她便不容自己心软退缩。

    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拖延下去,只会更伤害谦哥儿。

    “谦表弟,你聪明伶俐,风趣可爱,家世又出众。并无不及周梁之处。我和你自小相识,对彼此性情熟悉,从这一点来说,周梁更是远不及你。”

    阿娇看着谦哥儿,平静地说道:“只是,感情之事,不是这样算的。也没有先来后到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有意你为驸马,去年及笄后,便会禀明父皇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迟迟犹豫未决,正因为我一直将你当成亲弟弟一般。哪有姐弟两个成亲做夫妻的?”

    “和周梁相遇,是上天注定的缘分。我倾慕他喜欢他,只能辜负你的一片心意。对不起,谦表弟。你早日忘了我吧!”

    阿娇拒绝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谦哥儿心痛如割,胸口窒闷,几乎无法喘息:“阿娇表姐,你……你真的想清楚了吗?再不会犹豫更改了吗?这才是第二天。你答应过我,让我为你作画十日。我还有八天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狠心打断谦哥儿:“谦表弟,你七岁进宫读书,至今已有八年。在八年间我都未对你动心,区区八日又能改变什么?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谦哥儿不再说话了,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原地,愣愣地看着阿娇。

    相识了多年的阿娇表姐,在此时,似已变成了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如此冷静清醒,如此冷酷绝情。

    阿娇抿了抿嘴角,低声道:“你情绪激动,不宜去书房。不如告假半日,先回罗府吧!”说完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谦哥儿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想伸手拉住阿娇,想张口哀求她留下,想求她再给他一个机会……

    可他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地看着阿娇离去。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
新浪棋牌 时时彩开奖 快乐十分走势图 八马彩票手机版 博金冠娱乐
幸运赛车logo 山东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娱网棋牌 香港六合彩网站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..'
云南时时彩 3d捕鱼 pk10助赢 仓博娱乐平台首页 陕西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