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阿奕忿忿的指控目光下,阿娇难得良心发现,忙笑道:“是我一时疏忽忘了,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阿奕一来,周梁也有些不自在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我也该告退离宫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真的羡慕谦哥儿。

    至少,谦哥儿能正大光明地出入宫中,正大光明地去阿娇寝宫用膳。

    正想着,谦哥儿竟然也走了进来。满脸的憔悴遮也遮不住,神色间却无怨怼之色,像往日一般张口喊道:“阿娇表姐。”

    爽朗豁达如阿娇,此时也难免有些不自在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谦哥儿看也没看周梁,冲阿娇笑了一笑:“阿娇表姐答应我作画十日,才过了两日,还有八日呢!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娇素来说话算话。”谦哥儿依旧未看周梁,只看着阿娇,轻声说道:“想来定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阿娇只得笑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名分未定的未来驸马,眼睁睁地看着阿娇随着阿奕谦哥儿离开。在原地站了片刻,无声长叹,然后也随之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用完午膳后,谦哥儿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笑着起身:“阿娇表姐,还到树下如何?”

    阿娇生平第一次觉得熟悉的谦表弟让人捉摸不透,此时便是后悔当日答应的十日之约,也不能退缩,硬着头皮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冲阿奕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阿奕不怎么情愿地张口道:“我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待三人走了之后,余下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阿娇表姐心意已定,谦表弟也说了会放弃。还坚持要为阿娇表姐作画做什么。”虎头挠挠头,委实想不通谦哥儿脑子里的念头。

    蕙姐儿和孙柔对视一眼,也未吭声。

    倒是俊哥儿隐约猜出了几分,低声道:“谦表弟绝不是那等死缠烂打惹人厌恶之人。他只是想借着完成这副画,给自己留下一段美好回忆而已。”

    无疾而终的少年恋情,苦涩又遗憾。

    谦哥儿这般坚持,只为了给自己的恋情留下最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众少年男女俱被勾起了心思,各自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少时人人无忧,凑在一起聊天说笑。如今他们都长大了,要面对的烦恼也越来越多。有人得意,有人失意。有人欢喜,有人心酸。

    这便是成长要付出的代价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依旧是在树下。

    谦哥儿一边执笔,一边说道:“阿娇表姐,你略略转头,嘴角带些笑意,就像看着周梁时一样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今日接连被噎得哑口无言,心中涌起难言的愧疚。

    阿奕听着,也怪不是滋味,走到谦哥儿身边说道:“谦表弟,还是别画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不是白白折腾自己吗?

    谦哥儿抬眼,轻声说道:“阿奕表哥,我想将这幅画画完。便是日后阿娇表姐招了周梁为驸马,我也再无遗憾。”

    阿奕无奈叹息:“你既是这般坚持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你自己别偷偷回去哭鼻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扯了扯嘴角,垂下眼。

    不,他不会再哭了。

    该流的泪水,昨日已经流光了。

    阿奕实在不忍见谦哥儿这般模样,又低声道:“谦表弟,世上多的是漂亮可爱的姑娘。阿娇其实也不算特别美,最多是比别的少女聪慧一点骄傲一点自信一点洒脱一点可爱一点……总之,这世间一定有更好的姑娘在等着你。你千万别灰心丧气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补充了几句:“便是比阿娇稍差一些,你也别介怀。世上毕竟只有一个阿娇!”

    谦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到底是来安慰我,还是来戳我心窝?

    这世上哪里还有比阿娇更好的姑娘?

    不能再想了,再想下去,又有些想哭了。

    谦哥儿打起精神道:“你不用挖空心思来安慰我了。我知道轻重,不会做出什么令阿娇表姐为难的事情来。我现在只想好好画完这一幅画。你先让开一些,我都看不到阿娇表姐了。”

    被人嫌弃碍眼的阿奕,摸摸鼻子,默默退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椒房殿。

    四个儿女散学归来,白日安静的椒房殿,此时格外喧嚣热闹。

    精力正盛的小四,一刻都闲不住,迈着腿跑来跑去。阿淳依偎在顾莞宁身边,轻声说话,不时撒娇……

    阿娇有些看不下去,瞪了阿淳一眼:“阿淳,你今年也有十二岁,是个少年郎了。亏你还好意思整日黏在母后身边!姑娘家都没你这般爱撒娇!”

    阿淳不甘示弱地回敬:“你还是快些选定驸马嫁出去吧!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冷笑一声,卷起衣袖,杀气腾腾地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阿淳立刻躲到顾莞宁身后,一边嚷道:“母后,姐姐恼羞成怒,要揍我!”

    顾莞宁好笑不已,轻声呵斥阿淳:“你这般淘气,也难怪阿娇生气。别说阿娇驸马未定,便是日后出嫁住在自己的公主府里,也永远是你长姐。”

    “在阿娇面前,你不得放肆!更不得随意出言挑衅”

    “立刻向阿娇道歉。不然,母后第一个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母后总是最护着姐姐。

    被训了一顿的阿淳扁扁嘴,委屈地走出来道歉:“姐姐,刚才我说话不妥,你大人大量,别和我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阿娇哪里会真的生气。

    她和阿奕最亲近,对阿淳和小四也是真心疼爱。只是心意初定,正是小鹿乱撞暗自欢喜的时候,被说穿了,难免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阿娇装模作样地原谅了阿淳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掠过阿娇微红的脸颊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嘴角微扬:“阿娇,今晚你留下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问她驸马之事了。

    阿娇脸上红晕更深,却未退缩,点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晚膳后,三个碍眼的弟弟都被撵走,一脸闷闷的父皇也被撵走。屋子里只剩顾莞宁阿娇母女两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喊了一声:“阿娇,到母后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阿娇走到顾莞宁身边。身量修长的阿娇,比顾莞宁还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吾家有女初长成啊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 北京快3在哪里看直播 腾讯视频nba 兰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图库
贵州十一选五官网 新浪nba比分 新疆35选7计划 11选5分析软件 东京1.5分彩开奖记录
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004白小姐祺袍-2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二肖中特料 免费湖北快三计划
十一选五任五民间绝招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透码有一连八数 快三计划软件app 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