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娇,你可清楚自己的心意?想选谁为驸马?”

    母女之间说话,无需拐弯抹角,顾莞宁问得直接。

    阿娇承袭了顾莞宁利落果决的一面,没怎么忸怩,很快便答道:“母后,我中意周梁为驸马!”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答案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未变,定定地看着阿娇:“你在上元节灯市和他相识。之后未曾再见。如今相处也不过短短几日。你如何敢肯定自己的心意?如何敢保证自己日后不会后悔?”

    阿娇抬眼看了过来,目光清亮而坚定:“我清楚自己的心意,我喜欢周梁,我想选他为驸马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定的路,我自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日后如何,我都不会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!”

    骄傲又自信的少女,在明亮的烛火下满脸坚定傲然,散发着夺目的神采。

    顾莞宁仿佛看到了昔日年少的自己,一时间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就好。”顾莞宁终于张口道:“早日明确心意,也免得谦哥儿一直黯然神伤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谦哥儿,阿娇忍不住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谦表弟平日看着随和风趣,没想到,竟也有这般固执的时候。硬是坚持要继续为我作画。我无从拒绝,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这个谦哥儿!

    顾莞宁眉头微动,下意识地说接了话茬:“子肖其父!和他亲爹年少时一般模样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顿知失言。

    果然,天性敏锐的阿娇立刻察觉异样,明亮的目光在顾莞宁的脸上瞄来瞄去:“母后,你为何这么说?莫非罗伯父年轻时曾有过中意的姑娘?”

    可惜,顾莞宁面色平静,并未露出半分破绽:“谁都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,少年方慕少艾,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阿娇眼珠转了转,忽地笑道:“罗府和定北侯府只一墙之隔,罗伯父和母后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吧!”

    母后容色倾城,冷艳明媚。年少之时,不知何等美丽。

    一起长大的少年郎,岂能不为之倾心?

    这个鬼灵精!

    顾莞宁摆出母后的威严:“陈年旧事,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阿娇眼珠又是一转,促狭地笑道:“母后不愿多说,那我便去问父皇。想来父皇一定乐意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白了阿娇一眼:“胡闹!再多嘴,我便留你到二十再成亲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!

    阿娇立刻陪笑:“是是是,都是我多嘴。母后千万别恼。我什么都不问了,这便回寝宫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娇走后,萧诩便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顾莞宁扶着额头,萧诩很自然地走近,伸手为她轻按额头:“怎么了?莫非阿娇淘气,惹你动怒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顾莞宁笑着叹气:“我只是有些感慨。孩子是真的长大了!便如花苞一般,到了盛放之龄。我们两个,想拦也拦不住。还是早日下旨赐婚吧!”

    少女一旦动了芳心,其炽烈渴切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顾莞宁是过来人,自能体会到阿娇的心思。阿娇羞于张口恳求,她这个当娘的总得体恤一二。

    女大不中留啊!

    萧诩这个为人亲爹的,立刻便吃味起来:“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?待阿娇十八岁再成亲!这才十六,还有两年时间,这么着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嗔怪:“先赐婚,定下婚期。如此阿娇的心也就彻底定了。也能让谦哥儿彻底歇了这份心。拖延下去,毫无益处。”

    萧诩毫无原则地改了主意:“皇后娘娘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油嘴滑舌,改也改不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瞪萧诩一眼:“整日就会说些甜言蜜语哄我!”

    萧诩将她搂进怀中,低低一笑:“甜言蜜语,确实没什么诚意。不如我以实际行动来剖白心意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萧诩咧嘴一笑,俯头一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晃,七日即过。

    最后一日作画,谦哥儿显得格外安静沉默,细细地最后润色。

    这一幅画,六尺高三尺宽。

    以树和秋千架为背景,美丽英气的少女站在树下,略略侧头,笑容爽朗明媚,令天上烈日也为之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画上少女如真人一般大小,惟妙惟肖,宛如阿娇在画上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奕立在一旁,惊叹不已:“谦表弟,你这幅画实在画得极好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在练武上天分不高,擅长丹青。在一众少年少女中,无人能及。这一幅画,更是谦哥儿呕心沥血巅峰之作。

    阿娇走过来一看,也是格外喜欢:“谦表弟,你画得真好!”

    谦哥儿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他将所有的情思都寄于画笔,将所有求而不得的痛苦惘然都抛在一旁,将所有对阿娇的恋慕都倾注其中。

    他从未画过这么好的画作!

    想来,以后也画不出了。

    阿娇越看越喜欢,张口央求道:“谦表弟,这幅画我实在喜欢。你送给我如何?待公主府收拾妥当,我便将这幅画挂在书房里。”

    对她百依百顺的谦哥儿,此次却张口拒绝:“不,我要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阿娇犹不死心,笑着说道:“我送你一匹宝马,再添一副弓箭,权当是交换如何?”

    谦哥儿依旧不肯:“不换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瞧,青梅竹马的情意真是禁不住考验。以前还说过什么都听她的,现在她有了意中人,谦哥儿便不肯听她的话了。连一幅画也舍不得送给她。

    阿娇心里有些气闷,面上却未流露出来:“罢了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我不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谦哥儿没再看阿娇,宝贝一般地将画纸小心翼翼地取下晾干,然后卷好,心满意足地拿走了。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奕意思意思地安慰阿娇一句:“看来,谦表弟已经忘了你了。你算是少了这桩烦恼。”

    阿娇轻哼一声,踹了阿奕一脚。

    看在阿娇气闷的份上,阿奕没和她计较,默默受了这一脚。心中再次感慨。

    这世上,除了自己这个亲弟弟,再没有别的男子会对阿娇更好了!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三走势图今天 四川时时彩平台 pk10冠军四码规律破解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11选5缩水软件
江苏时时彩开奖记录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东京1.5分彩走势图
快3计算公式绝准法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广西快3计划 11选五开奖结果 2017年码报资料
广西快三现场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005期平码三中三 那个软件有江苏快三 排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