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茹雪今日心情极好,眉宇间少了常年积压的阴霾,微笑道:“我知道你定想找我说话,索性主动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露出会心一笑,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,瑜姐儿就此要在宫中住一辈子,直至老死。”傅妍目光复杂,语气中满是唏嘘:“没想到,皇嫂竟主动允她出宫。”

    林茹雪也叹道:“瑜姐儿到底是姑娘家。她肯允朗哥儿出宫,才真正令我意外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傅妍不知想到了什么,目光愈发复杂。

    林茹雪倒是坦然:“其实,我早已想明白了。只要朗哥儿平平安安地活下去,便是永远住在会宁殿里也无妨。他没机会再娶妻生子,我索性也不想这些。倒是瑜姐儿,以郡主之身份出嫁,生儿育女也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闵家的达哥儿便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闵达闹了沸沸扬扬的一出,便连会宁殿里上下也已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林茹雪也为瑜姐儿庆幸。

    这般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少年郎,实在不可多得,更不可错过。

    傅妍无奈地笑了一笑:“不瞒你说。若换了以前,我少不得要挑剔嫌弃达哥儿不够聪慧不够英俊。如今,却轮到闵家挑剔嫌弃瑜姐儿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轻叹一声,又道:“闵家不乐意这门亲事。皇上派了阿娇阿奕前去,显然有替瑜姐儿撑腰之意。可闵家还是不肯松口,也未进宫求娶。如此一来,也只有作罢。”

    结亲一事,讲究的是你情我愿。万万没有男方不肯,女方却上赶着的道理。

    便是勉强结了亲,女儿嫁过去也要吃苦遭罪。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!

    林茹雪轻声安慰道:“这倒未必。或许此事日后还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傅妍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林茹雪见她不愿多说,便扯开话题:“孩子们难得出宫一回,总得穿戴得好一些。还有五日时间,我打算亲手为朗哥儿做一身新衣。”

    傅妍果然来了兴致,笑着说道:“我也有此打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皇伯母允我们出宫。”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一起跪着,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顾莞宁坐在凤椅上,阿娇姐弟四人俱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免礼,起身。”顾莞宁神色淡淡,半点看不出宽厚仁慈:“你们已有几年未在人前露面。此次出宫去傅家,万万不得在人前失礼,丢了天家颜面。”

    声音比往日更冷肃几分。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却心头一热。

    皇伯母依旧将他们视为萧家儿孙!

    “皇伯母放心,我一定处处跟在奕堂兄身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绝不惹祸。”朗哥儿肃容立誓。

    瑜姐儿也是一脸坚定:“我随在阿娇堂姐身边,绝不擅离半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掠过朗哥儿瑜姐儿的脸孔,淡淡说道:“你们一言一行,我自会看在眼底。”说得好不如做得好。

    朗哥儿瑜姐儿俱听懂了言外之意,各自默默下决心。

    绝不惹祸!

    绝不乱跑!

    一定要安分守己循规蹈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真让朗哥儿瑜姐儿出宫?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夜深人静之时,椒房殿的寝宫里,传出帝后的偶偶私语。

    “嗯,我已让人去传过话了。两个孩子也来谢了恩。”顾莞宁声音不若白日冷肃,柔和低沉了许多:“此事我未曾和你商议。你是不是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萧诩低低笑了一声,伸手撩起垂落在顾莞宁脸颊边的柔软发丝:“这怎么会。我原本也有放他们两人出宫之意。只是还没来得及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竟抢先一步做了我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夫妻两人,果然心有灵犀,不点而通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颇为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,伸手拧了拧萧诩的脸:“真想好好量一量,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出手从来都不轻,要拧便是真的拧。

    萧诩脸皮再厚,也不由得到抽一口凉气:“疼!”

    顾莞宁松了手,凑过来,在拧得微红之处轻吻一口。萧诩立刻将另一边脸也凑过来:“这边也拧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笑闹一番,夫妻才又说起正题。

    “魏王府韩王府叛乱之事,不能怪到他们身上。”顾莞宁低声道:“这几年,朗哥儿瑜姐儿的表现你也都看在眼里。我相信,他们两人不是那等不知感恩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萧诩嗯了一声:“等再过两年,我自会安排好他们两人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,没有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萧诩从来不是心冷如铁之人,她也不是。如何能忍心将一双少年男女关上一辈子?迟早是要放他们出宫的。

    至于玥姐儿,情况又自不同。

    玥姐儿是自己不愿嫁人,坚持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只希望玥姐儿日后能释怀想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日后。

    蕙姐儿及笄礼这一日,冷寂了数年的傅家门庭若市,热闹喧嚣。

    和傅家有走动来往的,大多携着家中适龄的儿女前来观礼。这也是众人心照不宣的惯例。趁着这等好机会,让自家已到了说亲之龄的少年男女露一露脸。

    平日和傅家不怎么走动的,今日也有不少厚颜主动登门。

    傅家是没落了,傅卓却是当今天子心腹。蕙姐儿更是内定的太子妃,将来的大秦皇后。只冲着这一层,今日也值得登门。

    徐氏一边在心中暗暗鄙夷众人的捧高踩低,一边热络地笑着招呼前来观礼的女眷们。眼角余光瞄到被众人围拢在中间的罗芷萱,心中愈发郁闷。

    罗芷萱是蕙姐儿亲娘,更是顾皇后闺阁密友,多年来感情深厚,来往频繁。自不乏逢迎拍马之人。

    蕙姐儿及笄礼是大事,傅家特意请来了定北侯夫人崔珺瑶做正宾。攒者则是活泼俏丽的孙柔。

    俊哥儿谦哥儿虎头今日也都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傅家的管事一路跑着进了内堂,满面红光声音洪亮地禀报:“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已至,前来观礼。”

    阿奕阿娇竟都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未过,又有管事跑着前来禀报:“宫中两位郡主和小世子一同前来观礼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快3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 六合彩香港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
中国体育彩票22选5开奖号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重庆时时彩稳赚技巧 安徽11选5限号规则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快三特点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湖北快3历史记录 11选5的技巧
幸运28开奖 福彩河南22选5 香港六合彩号码 时时彩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