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傅家有女名蕙,聪慧过人,知书达理,秀丽端庄,堪为太子良配天家儿媳。今日圣旨赐婚,定下亲事,择良辰吉日行嫁娶之礼。”

    傅家上下几十口人,在傅老太爷的带领下,一起磕头跪谢皇恩。

    前来宣旨的,正是小贵子。

    小贵子已有三十余岁。他生得脸嫩,又格外俊俏。看着像二十多岁一般。谁也不敢小觑这位深得天子器重信任的贵公公。

    跪在最先的,是当年的傅阁老,如今的傅老太爷。

    傅老太爷已过花甲之年,满头银丝,满额皱纹,颇有老态。那双半开半合的眼睛无半丝浑浊,依旧精明锐利。

    傅老太爷从小贵子手中接了圣旨,恭敬地说道:“请贵公公代老臣向皇上谢恩。”

    小贵子颇为客气地笑道:“杂家一定代为转达,傅阁老快些请起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亲自扶着傅老太爷起身。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    傅老太爷做了多年阁臣,又做了几年首辅。便是和天子不和,也从未撕破脸皮。这几年来,傅家沉寂下来,却从无人敢在傅老太爷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后,傅老太爷亲自送小贵子到正门。

    傅老太爷目送小贵子上了马车离开,才回转。

    而此时,傅家上下都已沉浸在沸腾喜悦中。尚未来得及离开的傅家亲友们,更是连声道贺。

    瞧瞧中宫顾皇后的威风,看看定北侯府如今的荣光!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。顾皇后总有老去的一日。之后,便该轮到蕙姐儿风光了。傅家复起之势,也已初露端倪。

    几年未曾和长孙说话的傅老太爷,今日主动张了口:“阿卓,你和罗氏精心教养蕙姐儿多年,堪称有功。”

    看着容光焕发的祖父,傅卓心中流淌过一阵苦涩。只是,这大喜的日子里,不宜多言。他拱手道:“祖父如此盛赞,孙儿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傅老太爷又看向眉眼秀丽落落大方的蕙姐儿,神色颇为温和:“蕙姐儿,从今日起,你就不要再去宫里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没定亲也就罢了,如今正式赐了婚,再往宫中跑就太不像样了。只能安心待在闺阁里待嫁。

    蕙姐儿心里颇为失落,面上不敢流露,乖乖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殿下!”

    “贺喜殿下,即将娶得佳妇。”

    这一日,阿奕不知听了多少恭贺的话,笑得耳根都酸了。

    阿娇看不下去了:“喂喂喂,你稍微收敛一些行不行。笑得像个傻瓜一般!”

    阿奕继续笑:“我盼了这么久,终于盼来这一日,心中当然欢喜。等父皇下旨为你赐婚,你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父皇下旨为自己和周梁赐婚的场景,心跳忽地就快了起来,又喜又羞又甜。

    姐弟两个相对着咧嘴笑了片刻。

    阿奕率先回过神来:“你有没有问过母后,什么时候为你赐婚?”他原本以为,父皇会在同一日之内为他们姐弟赐婚呢!

    阿娇瞪了阿奕一眼:“这种事,我怎么问得出口!”

    阿奕一挺胸膛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十分义气:“我替你去问!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!”阿娇略一犹豫,张口拦下阿奕:“父皇母后行事,总有他们的道理。你替我去问,倒显得我急着要成亲一般。”

    阿奕斜睨她一眼:“你真的不着急?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自然不肯承认,很快应道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阿奕翻了个白眼:“罢了,算我多事。你就慢慢等着吧!反正我的亲事定了,接下来我等着娶蕙妹妹进门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越想越是美滋滋。

    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实在太碍眼了。

    阿娇撇撇嘴,坏心眼地没提蕙姐儿明日起就不再进宫一事。

    看你明天还能不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满心欢喜见未婚妻的太子殿下,搜寻了一圈也没看到蕙姐儿的身影,心中一急,张口便问:“蕙妹妹今日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阿娇好整以暇地双臂环胸:“父皇下旨为你们赐婚,蕙妹妹和你已有婚约,便该安心在府中待嫁。哪有随意进出宫廷的道理!”

    阿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忘了这一层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以后再不能每日都见到蕙妹妹了!

    傅叔叔和罗婶娘要将蕙妹妹留到十七岁出嫁,他岂不是要有近两年都见不到蕙妹妹?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一声惨呼。”阿娇颇有诗意地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虎头谦哥儿习惯性地接话茬:“哪来的惨呼?”

    阿娇眨眨眼,咧嘴一笑:“来自阿奕心里的惨呼。”

    众人挤眉弄眼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阿奕一脸郁卒:“你们太没同情心了。我正难受,没一个安慰我的也就罢了,还在这儿看我热闹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忍住笑,安慰阿奕:“阿奕表哥,你暂且忍耐一两年。待大婚之后,你将傅妹妹娶进门来,朝夕相对,想看多久就看多久,谁也管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这并未安慰到满心相思的少年!

    阿奕继续郁闷:“可是,这两年里怎么办?我一天不见蕙妹妹,便觉得全身提不起劲来。”

    俊哥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秀了一脸恩爱的俊哥儿也不乐意再出声安慰阿奕了。

    还是阿娇心疼亲弟弟,冲着阿奕眨眨眼笑道:“蕙妹妹不能进宫读书,我偶尔邀她来做客,总是无碍。”

    阿奕大喜过望,狗腿地奉承:“姐姐,你待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肉麻死了!

    阿娇笑着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少年人的喜怒哀乐,鲜活而明朗。前一刻唉声叹气,下一刻便展颜开怀。

    众人有说有笑地一起去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可惜,还没等进殿,就被拦下了。

    琳琅一脸歉然地说道:“皇后娘娘今日凤体不适,徐太医正为娘娘看诊。请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母后生病了?

    阿娇阿奕一惊,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母后。”

    琳琅温和而又坚持:“徐太医还在看诊,待看诊结束,再进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琳琅在顾莞宁身边伺候多年,深得顾莞宁器重信赖。阿奕阿娇对她也颇为敬重,便是再着急,也只得耐着性子等待。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时时彩网页计划 双赢彩票官网 吉鑫娱乐注册 青海11选5app下载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
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台湾五分彩是官方的吗 幸运快三在线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
北京赛车pk10有妙招吗 天使娱乐时时彩 澳洲幸运5走势 吉林快三开奖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号码
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美高梅集团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湖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