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梁原本有几分忐忑,此时彻底镇定下来,笑着应了声是。却不肯入座:“长者赐,本不该辞。只是,娘娘在前,我身为晚辈,岂有在长辈面前坐下之理。”

    机敏善言知礼懂礼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中闪过满意之色,随口问道:“周家的家事已处理妥当了吧!”

    周梁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却不多言。

    周二叔一家三口有再多不是,也是周家人。便是眼前的顾皇后对周家之事了如指掌,他也不愿多说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看了周梁一眼,目中闪过了然,也不再追问,转而又道:“皇上召你去福宁殿,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周梁略一犹豫,迅速瞥了阿娇一眼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?还是遮掩一二?

    阿娇咳嗽一声,插嘴道:“母后若想知道,亲自问一问父皇就知道了。你问他,他如何敢说!”

    听着全无偏颇,实则告状之意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顾莞宁哑然失笑,目光扫了过来:“也好,那我便亲自问你父皇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已近正午,周梁便留在椒房殿,用了午膳再出宫。阿娇代我招呼一二。”

    还是岳母大人最体贴!

    周梁满心愉悦地道谢。

    阿娇笑得更是格外甜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惜,周梁高兴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预料中的两人相对而坐一起用膳的美妙时光并未出现。

    到了午膳的时候,阿奕阿淳和小四便一起现身了。

    阿奕待他还算客气一些,阿淳和小四的敌意却非常明显。仿佛长姐就要被人抢走一般。而他,自然就是那个要抢走小舅子们长姐的坏男人!

    “周状元今日为何留在椒房殿用膳?”十二岁的阿淳略略绷着脸孔刁难:“外男不得擅进后宫。周状元该不会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小四也是一脸凶恶的表情:“你在这儿干什么……诶哟!痛!”

    头顶被拍了一下,当然痛。

    是谁胆大包天,敢对四皇子这般不敬?

    小四正要发怒,一抬头,就见长姐阿娇似笑非笑地扯着唇角。立刻不敢嚷了,乖乖喊了声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阿淳撇撇嘴:“女大不中留,半点不假。父皇才刚赐婚,姐姐就向着他了!看来,等不了多久就要急着出嫁了!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哭笑不得地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淳最是机灵,眼见不妙,立刻寻找同盟:“哥哥,姐姐瞪我!”

    阿奕给了他一个诚恳的忠告:“乖乖坐下用膳。不然,挨了揍也是白挨。便是到父皇母后面前告状,也没人向着你。”

    被戳中心窝的阿淳一脸苦唧唧地坐下,颇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架势。

    阿娇又是生气,又是心疼,特意夹了阿淳最喜欢的菜肴放进碗里:“别鼓着嘴了。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姐姐还是最疼他的!

    阿淳的别扭来得快去得更快,很快又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阿娇趁机冲周梁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周梁这才坐了下来,心中忍不住唏嘘感叹。一个难缠的岳父,外带三个难缠的小舅子……娶妻之路,看来很漫长啊!

    幸好未来岳母对他印象不错。不然,他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顿饭何等难熬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阿奕十二岁的阿淳六岁的小四,不时抬头看他。大小年龄不等的三个小舅子显然对他都没太多好感。

    在三双眼睛的虎视眈眈下,吃到口中的饭菜没有半点滋味。

    好在周梁自制力过人,从头至尾都表现地镇定自若。让三个想看他出丑丢人的小舅子颇有几分失望。

    阿娇看在眼里,有些心疼周梁,却没出声。

    她清楚,弟弟们都在泛酸闹别扭。她若是护着周梁,弟弟们只会更伤心。而且,也会更加不喜周梁。

    直至午膳结束,阿娇都未再和周梁说话。

    阿奕心头堵着的闷气稍平,主动请缨:“我送周状元出宫吧!”

    周梁自然推辞。

    堂堂储君送自己出宫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这传出去,自己这个未来驸马风光倒是风光了,不免会让人觉得太过高调出风头。

    阿奕却很坚持:“父皇已经下了赐婚的圣旨,你就是我未来的姐夫。我送你一程又有何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补了一句:“除非阿娇半途改变主意抛弃你另择驸马。”

    周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梁终于忍无可忍,淡然说道:“殿下不必忧心,这等事绝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阿奕哦了一声,尾音上扬,似笑非笑地应道:“但愿如此!希望周状元别做出令人失望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的威胁之意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周梁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我生平从不立誓。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,殿下日后便知我周梁心性为人。”

    阿奕这般护着自己,阿娇既感动又窝心,低声道:“你们两个别在这儿磨蹭了。要送便送,要走便走吧!”

    今日出宫之后,日后想再见阿娇,便难之有难了。

    周梁心中怅然,面上却未显露,深深看了阿娇一眼,便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梁走后,阿娇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阿淳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四凑过去问道:“三哥,你为什么叹气?”

    阿淳气闷地应道:“女子最易生外心。姐姐现在已经向着那个周梁了。待日后出嫁了,心里哪里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四点头附和:“是啊是啊!姐姐刚才还为那个周梁打我的头,又瞪你!”

    阿淳又道:“母后又怀了身孕。我看,这一胎还是生弟弟的好。以后能和我们一起住在宫里。要是生了妹妹,长大以后岂不是还要嫁人离开我们?这样的滋味,我可不想再尝一回。”

    小四继续点头:“说得对。我也不要妹妹了,让母后生弟弟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娇被两个淘气包弟弟折腾得没了脾气,难得低头赔礼:“刚才是姐姐不对。你们两个别生姐姐的气。”

    阿淳更唏嘘了:“为了周梁,骄傲的姐姐都肯对我们低头赔礼了。往日你都是动手揍我们的。算了,什么都别说了。反正,你以后有了驸马,弟弟就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小四也用失望的目光看着阿娇:“姐姐,你太让我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阿娇:“……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河南快赢481直播 排列5基本走势图 快乐炸金花 辽宁11选5中奖金额 秒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
赌博默示录1 最快报码室 腾讯分分彩0369规律 山西11选5在线投注 北京赛车论坛
宁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21点纸牌 体彩大乐透 北京赛车pk10技巧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
极速赛车俱乐部 北京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排三走势图 中堂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