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撕脸(二)
    太子确实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李侧妃也就罢了,于侧妃却很受他宠爱,所生的三个儿女也颇得他欢心。这府中上下,人人都看他的心意行事。对于侧妃母子追捧逢迎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白芷今日如此行事,其实没人授意,不过是想讨好于侧妃献献殷勤罢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乐意敬茶也无妨,不过,这般指桑骂槐咄~咄~逼~人未免有些过分。不仅是在打于侧妃的脸,也没将他这个公公放在眼底。

    他盯着新过门的儿媳,目光中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太子妃却是惊愕又欣慰。

    儿媳一进门就明刀明枪地和于侧妃对上了。分明是知道她处境尴尬,特意给她争脸出气!

    太孙神色未变,眼眸却冷了一冷。

    顾莞宁做的没错。堂堂太孙妃,何须向两个侧室下跪敬茶?

    只是,父王的心本来就是偏的。见顾莞宁毫不留情面地扫了侧妃们的颜面,心里就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陡然安静无语。

    满脸惶恐惊惧跪在地上的白芷,面色惨白,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看面如土色的白芷,抬头看向太子妃,冷厉的神色瞬间化为恭敬:“白芷这般举动,是对母妃和父王的大不敬。儿媳看在眼中,忍无可忍,这才斗胆放肆出言。到底该如何处置白芷,还请母妃定夺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很快回过神来,沉声道:“白芷,你伺候本宫几年,平日也算勤勉。今日之事,虽是无心之过,不过,错了就得挨罚,不然难以服众。本宫就罚你半年月例,去浆洗房里当差。白芷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白芷早已冷汗涔涔,听闻这样的惩罚,不但没生出怨怼,反而满脸感激之色:“奴婢心服口服。多谢娘娘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她今日犯的错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如何发落,端看主子心意。

    太子妃只罚她半年月例,让她去浆洗房当差半年。说不定半年之后还会让她回来。这样的处置,实在是宽厚了。

    白芷谢了恩之后,如释重负地退了下去。心里暗暗告诫自己,日后在府中说话行事要加倍小心,绝不能轻易开罪新进门的太孙妃。

    太子妃发落了白芷,看着顾莞宁的目光也格外温和:“顾氏,你昨日刚进门,新婚大喜,不宜见血。再者,居上位者,也不宜太过苛薄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解释自己为何会轻轻放过白芷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哂然。

    太子妃手段软弱,没有威慑。怪不得区区一个宫女,也敢当她的面给侧妃献殷勤。

    天性如此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顾莞宁自然要给足婆婆颜面,含笑应道:“母妃心地仁厚,儿媳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自愧不如”,真是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脾气。谁敢惹我,看我不撕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于侧妃心中冷笑连连,脸上也没了一贯的温柔浅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看向太子,语气愈发恭敬:“儿媳今日斗胆放肆,还望父王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没等太子回应,又正色说了下去:“儿媳生性耿直,见到不妥之处,不吐不快。两位侧妃伺候父王,为太子府传承子嗣,这些都是她们的功劳,不能抹煞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妻妾有别,嫡庶不同。妾室不懂分寸恃宠生娇,庶出和嫡出明争暗斗一别苗头……这都是内宅大忌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是大秦储君,内宅更该清明安宁。方能为百官表率,也更能令皇祖父皇祖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儿媳既已嫁了进来,自是一心为府中考虑。若有冒犯之处,也请父王看在我年纪尚轻的份上,不要介怀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得于侧妃的脸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,几乎每一句都是冲着她来的。偏偏句句都占着大义,挑不出半点毛病来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,着实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眉头动了一动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倒也不是一味跋扈,凡事先站稳了一个理字。然后才骤然发难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来,孤不但不该呵斥你目无尊长,反而该褒奖于你了?”太子淡淡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顾莞宁神色坦然地应道:“两位侧妃知礼懂礼,在我面前,不会也不敢以长辈自居。对父王母妃,儿媳说话绝无半点不敬,又何来目无尊长之说?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被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太糟心!

    于侧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每次都无辜中箭的感觉太糟心!

    太子妃却是满心的畅快。

    憋了这么多年的闷气,陡然抒出胸膛。

    太孙凝视着大展神威的顾莞宁,心中溢满了骄傲。

    她不是柔弱的菟丝花,无需任何人为她挡风遮雨。她自己便是一棵参天巨木,风雨如骤,屹然不倒!

    他恋慕的喜欢的,就是这样坚强犀利勇敢的她!

    安平郡王脸上惯有的讨喜笑容,早已悄然无踪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刚过门,连媳妇茶还没敬,就当众羞辱于侧妃。这一巴掌,不止是扇得于侧妃措手不及,也令他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太子再喜欢他这个幼子,再偏心于侧妃,也不会当众斥责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可是元祐帝钦点的孙媳,元祐帝对她颇为青睐赞许。太子素来畏惧元祐帝,根本没有触怒元祐帝的勇气。

    内堂里又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李侧妃见今日讨不到好处,也不想再厚颜留下了,恭敬地对太子太子妃说道:“婢妾忽然觉得头晕不适,想先行告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有些忐忑不安,正想张口一起告退,就听太子妃说道:“你既是身体不适,就先退下吧!衡阳留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只得柔声应了。

    李侧妃一走,于侧妃也不得不咬牙告退:“婢妾也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瞄了面色不佳的于侧妃一眼,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于侧妃灰头土脸地退出内堂,临出去之际,忍不住飞速地瞥了顾莞宁一眼,心中满是怨恨。

    顾莞宁连眼角余光都没过来,腰身挺得笔直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农场胆拖投注速查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 幸运农场计划 幸运飞艇稳赚方案 北京赛车计划软件
幸运农场三全中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幸运飞艇6码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幸运飞艇走势
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北京pk10官网走势图 幸运农场胆拖投注速查 幸运农场直播 北京pk10华人
手机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北京pk10计划软件 北京pk10凤凰 幸运飞艇稳赚公式 重庆幸运农场推测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