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撕脸(四)
    椒房殿里发生的事,安平郡王事后每每想及,就要懊恼一回。

    当日,他真不该冒然张口,落了话柄不说。更惹来了太孙的不满和提防。

    原本兄弟两个颇为亲密,如今疏远淡漠了许多。

    太孙宁愿让衡阳郡主代为迎亲,也没让他这个亲弟弟出马。分明是故意当众让他难堪。

    此时顾莞宁一提起当日的事,安平郡王既难堪又心虚。明知道没什么用,又不得不张口向太孙解释:“大哥,那一天在椒房殿里,我只是随口说笑,绝没有诋毁污蔑大哥之意。大哥千万别心生误会,更不能因为此事,让我们兄弟心生隔阂。”

    那张俊秀的脸孔上,满是诚恳真挚。

    那双漂亮的黑眸,也格外清澈明亮。

    只看这双眼,谁能想到他的心是多么阴险丑恶。

    一直静默不语的太孙定定地看了安平郡王片刻,然后缓缓张口道:“我今日还肯叫你一声二弟,是看在父王的颜面上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:“”

    太孙素来以温和宽容闻名,对他这个弟弟也一直颇为亲厚,从未口出恶言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太孙今日竟如此冷漠犀利。

    太子的面色也变了,沉声呵斥道:“阿诩,你身为兄长,怎么能这般和自己的弟弟说话?阿启年龄还小,纵有错失之处,也是无心之失,绝不是有心为之”

    太孙抬眼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太孙病倒在床榻上,前前后后加起来也有三个月了。整个人瘦了一圈,往日的新衣穿在身上,略显得空荡,身姿也不如往日挺拔从容。脸上惯有的温和笑容,此时已经没了踪影,颇为冷肃。

    “父王怎么知道二弟不是有心为之?”

    “他是比我小了一些,不过,今年也有十四岁了。儿臣在他这个年龄,从不会胡乱说话。他聪明伶俐更甚于我,为何还会有‘无心之失’?”

    太子被噎得面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长子平日最是孝顺懂事,也最沉稳持重,从不忤逆顶撞。

    此时却像变了个人似的

    太子妃已经傻眼了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是敬个茶而已,为何会闹出这么多事端来?

    之前顾莞宁怼走了于侧妃李侧妃,大快人心。后来不客气地出言收拾益阳郡主,也令人快意。一转眼的功夫,却又扯上了安平郡王。

    再一转眼,太孙竟和太子对上了!

    “父王一直对儿臣要求颇为严格,从不容儿臣有半点差池。儿臣身为人子,自要听从父王吩咐,从未觉得委屈。”

    太孙神色平静地说了下去:“相较之下,父王对二弟就宽容多了。儿臣有时想起,不免觉得黯然,也时常自省。不知儿臣哪里做的还不够好,总是不得父王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也请父王直接示下,儿臣一定遵照父王之意说话行事,免得父王不喜。”

    太子先是哑然无语,继而脸孔泛红,眼中闪出不容错辨的怒意,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今日是你新婚第二天,孤念在你病了多日身体一直欠佳,就不计较你言语顶撞冒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也敬过了,孤的见面礼也赏过了,反正也无别的事。孤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起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太子妃既惊又急,下意识地起身追了几步:“殿下别怒,殿下”

    一只手轻轻地拦下了她:“母妃不用惊慌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停下脚步,看向病容大有好转的太孙,有心苛责几句,到底又舍不得,放软了声音道:“阿诩,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父王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平日可是最孝顺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有些委屈,也都放在心底,从不诉之于口。

    像今日这般直言出口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太孙从太子妃的眼中看到了错愕和疑惑,淡淡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他忍了这么多年,为什么不想再忍了?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他如今已经不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了妻子,有了想要守护一生的心爱之人。他不愿因为自己的隐忍,让她被人轻视小瞧,更不愿让她受半点委屈。

    太孙没有多言,只轻声道:“母妃,我和阿宁在这儿陪你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满心的惶惑,在太孙镇定从容的目光中悄然消逝,很快安静下来,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这也是太子妃最大的优点。

    她不够聪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不够精明,手腕不够厉害,心计不够深沉。可是,她有一个好儿子。

    她全心全意地信任他,相信他所有的话,也听从他做出的所有决定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唇角也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婆婆,倒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和益阳郡主的心情就没那么美妙了。

    于侧妃不在,太子也走了。没人撑腰,只凭着他们兄妹,远远不是太子妃母子的对手

    事实上,只顾莞宁一个人,就足以让他们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兄妹两个对视一眼,然后一起张口告退。

    年龄最小的丹阳郡主,今年不过四岁,个头不及众人腰际,性格懵懂,一团孩子气。自是和他们两个一同进退。

    太子妃没心情再敷衍他们兄妹三个,随意地挥挥手,打发他们退下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衡阳郡主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略一犹豫,才轻声道:“母妃,我想留下陪一陪大嫂。”

    亲眼见识过顾莞宁凌厉无匹的口舌后,衡阳郡主十分庆幸自己不是顾莞宁的敌人。也存了和顾莞宁交好的心思。

    太子妃没有拒绝,略一点头:“也好,你和顾氏年龄相近,在一起也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对衡阳郡主的印象说不上好,倒也不差。昨日是衡阳郡主代太孙出面迎亲的,太孙欠了衡阳郡主人情。夫妻一体,同进共退。她也不介意对衡阳郡主和善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衡阳郡主微微一笑:“你比我还要大上一岁,我这一声妹妹,倒是不好意思叫出口了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立刻抿唇笑道:“礼法如此,大嫂不必有什么顾虑。若是大嫂实在不惯喊我妹妹,叫我一声衡阳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从善如流地改了口:“那我以后就叫你衡阳好了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