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好戏(一)
    ♂!

    之后几日,顾莞宁每天晨昏定省,从未迟过。

    于侧妃和李侧妃整日整日地站着立规矩,一天下来,双腿又酸又痛。

    两人虽是侧妃,素日也是养尊处优惯的,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。

    李侧妃委实吃不消了,这一日从雪梅院出来之后,没回自己的院子,而是去了于侧妃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苦日子,我都快熬不下去了。妹妹平日身娇肉贵的,只怕更是难以适应。”李侧妃拉着于侧妃的手,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:“算我求妹妹一回,快些向殿下求情,让娘娘放我们两个一条生路吧!”

    这是想怂恿她做出头鸟!

    于侧妃心中冷笑,口中推托道:“姐姐可别这么说。我也有些日子没见殿下了,求情一事,实在无从谈起。再者,我们身为妾室,请安伺候都是应有之义。”

    装模作样!假惺惺!

    李侧妃心中撇嘴,面上却露出恳切的神情来:“谁不知道妹妹是殿下心尖上的人。只要妹妹一张口,殿下一定会向太子妃说情。算是我求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李侧妃却是冤枉于侧妃了。

    于侧妃憋了几日的闷气,早就想对太子诉苦撒娇兼告状了。

    可惜太子每天回府后,就去那些年轻娇嫩的美人那儿寻欢作乐,根本没踏足过她的院子!她也是要脸面的人,拉不下脸去让人请太子过来。心里也就愈发懊恼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于侧妃并未疑心太子是在冷落自己。

    太子喜好美色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,再宠于侧妃,也从未断过宠幸别的美人。一连数日不露面,也是有过的。

    于侧妃好说歹说,才将李侧妃敷衍走了。心里暗暗盼着太子能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果,又是几日过去,太子依然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太孙的身体倒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,饭量渐渐恢复如常,每天陪着顾莞宁一起到雪梅院来晨昏定省。

    有太孙在,顾莞宁立规矩的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每天请安后,小夫妻两个就相携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于侧妃和李侧妃却没这样的好运道,每天都要在一旁站着伺候。

    府里有头脸的女官和内侍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在雪梅院里来来去去禀报事情领差事,将于侧妃的狼狈看在眼底,心中自有一番判定。

    很快,于侧妃发现,自己院子里宫女们去库房领东西的时候,库房管事推三阻四。厨房送来的饭菜,也不如以前精致了。她单独想吃些点心,做点心的厨娘只做了几味简单的点心送来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丹阳郡主的新衣,绣房里也迟了几日才做好。问及原因,说是绣房要替太孙妃赶制新衣。

    于侧妃气得摔了一整套的珍贵青瓷茶碗。

    太子已经有十几天没来了。

    于侧妃终于按捺不住了,决定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照例伺候过太子妃梳洗更衣就寝后,于侧妃才能出雪梅院。她此次没回自己的院子,而是直接去了太子的书房。

    太子每日都要召集幕僚在书房议事。

    方公公守在书房外,见于侧妃来了,忙迎了上来:“殿下正忙,不知侧妃娘娘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于侧妃平日最得太子宠爱,对方公公自不陌生,先塞了放着五百两银票的荷包过去,然后恳求道:“请方公公替我递个话,就说我有要紧事。求殿下议完事后,去荷香院一趟。”

    方公公有些为难,不肯收荷包:“奴才替娘娘传个话无妨,只是,殿下去不去,奴才就不敢担保了。”

    于侧妃心里一凉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一直自欺欺人,不肯正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。方公公的几句话,委婉地将这个令她难堪的真相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子不是没有空闲,而是不肯去她的荷香院!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太子这些年对她的宠爱绝不是假的。现在明知她吃了苦头,却连面都不肯露,显然是有所忌惮……

    太子妃没什么能耐,那个令太子心生忌惮的人,显然就是顾莞宁了!

    顾莞宁!

    于侧妃暗暗咬牙切齿,眼中射出愤恨的光芒。脸孔有些狰狞扭曲。

    方公公看了,不由得一阵哂然。

    再美的女子,一旦露出嫉恨的嘴脸,顿时变得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于侧妃重又将荷包塞了过来,又顺手将手腕上的翡翠玉镯拔下,塞到方公公手里:“求方公公通融一回。”

    看在翡翠玉簪的份上,方公公总算勉强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侧妃苦等一个时辰,总算等到了太子。

    还没张口,于侧妃便红了眼圈,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,始终没有掉落。却更惹人心怜。

    太子果然心软了,叹了口气道:“你不是想见孤吗?现在孤来了,你怎么一句话又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于侧妃喊了一声,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,愈发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两行热泪,道尽所有委屈,诉尽心中酸苦。

    太子也不再明知故问了,低声哄道:“别哭了,孤知道你近来受委屈了。孤这不是来看你了吗?”

    于侧妃哽咽道:“如果不是妾身厚颜祈求,殿下哪里肯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少不得又说了一番甜言蜜语,才哄得于侧妃哭声渐止。

    不过,在于侧妃委屈地说起太子妃“立规矩”一事时,太子却咳嗽一声道:“太子妃执掌内宅,这些事,孤也不便插手过问。”

    于侧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侧妃又惊又急又气,竟不假思索地就将心里话说出了口:“殿下以前可从不是这样的。现在多了一个顾莞宁,殿下怎么就变了口风?难道还怕她不成?”

    太子面色陡然一变,勃然大怒:“放肆!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侧妃,竟敢这般和孤说话!太子妃让你立规矩,你胆敢有怨言,还扯到太孙妃的身上。看来,都是孤往日太过大度,纵得你自以为是,滋生贪恋。”

    太子发怒,于侧妃当然见过。

    只是以前都是对着太子妃,对着她的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于侧妃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太子连看都没看一眼,铁青着脸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于侧妃哭了半夜,下半夜就发起了高烧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时时彩定位胆稳赚触屏软件 北京赛车信誉群 J8彩票网娱乐城备用网址 香港赛马会开奖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
青海快三开奖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22选5中奖规则 排列3 福建22选5兑奖规则
内蒙古11选5计划 秒速时时彩 官网 宁夏11选5走势图出号 世爵时时彩平台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果
吉林快三最新走势图表 江西多乐彩一定牛网站 昨天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快中彩11选5技巧 p62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