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好戏(二)
    一大早,太子妃的心情就异常美妙。

    荷香院里发生的事,她昨夜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,荷香院的于侧妃高烧不退,身边的宫女来回禀的时候,她颇为大度地派了太医前去为于侧妃看诊。

    往日她不知受了多少窝囊气,现在风水轮流转,终于轮到于侧妃被气得病倒了。

    气吧!

    病吧!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太子妃眼中的快意遮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李侧妃消息同样灵通,早已知道于侧妃告状不成反被太子怒斥的事。再也不敢生出别的心思,天刚亮就老老实实地来请安了。衡阳郡主也来得很早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和丹阳郡主来得稍慢一步。进雪梅院的时候,两人的眼睛还是红的。显然是哭过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明知故问:“益阳,你和丹阳两个怎么了?一大早是谁惹你们了?”

    益阳郡主红着眼眶道:“回母妃的话,我和丹阳得知于侧妃病了,心中担忧,忍不住哭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私下里,益阳郡主称呼于侧妃母妃,当着太子妃的面,只能乖乖喊一声于侧妃。

    丹阳郡主年龄还又格外娇气,被益阳郡主这么一说,又小声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心中有数,也不说破,淡淡说道:“于侧妃是你们生母,她病了,你们两个忧心也是难免的。待会儿你们两个就去荷香院瞧瞧于侧妃。”

    益阳郡主和丹阳郡主一起应了。

    此时,门口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却是顾莞宁和太孙相携而来。

    成亲半个月,太孙面色红润,神采奕奕,能吃能睡能走能动。和之前那个病得奄奄一息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太孙的身侧,是顾莞宁。

    嫁为人妇,穿衣梳发自和以前不同。一头青丝挽成发髻,戴着一支精致的金步摇,美丽冷艳的脸庞没有脂粉妆点,依然美得耀目,光华难掩。

    顾莞宁!

    益阳郡主愤愤地瞪了过来,水灵灵的杏眸里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顾莞宁,唆使太子妃给于侧妃立规矩。要不然,于侧妃也不会向太子告状,更不会被气得病倒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顾莞宁!

    顾莞宁对益阳郡主的怒目视而不见,微笑着走上前,给太子妃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太孙却略略沉了脸,说道:“益阳,你见了长嫂,为何不行礼问好?”

    太孙素来脾气温和,对几位郡主也很宽厚,颇为兄长风范。这般沉着脸出声叱责的,还是第一回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又羞又气又是满心委屈:“大哥,你娶了妻之后,就不疼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不为所动,神色淡然:“正因为我疼你,才更要教你规矩礼数。”

    规矩!又是规矩!

    这两个字,折腾得于侧妃这半个月来没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。折腾得于侧妃躺在床上,高烧不退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冲口而出:“我不喊她,就是不懂规矩了吗?她不过是给大哥冲喜的。现在大哥病好了,找个院子让她安分待着,别再出来碍眼了”

    “萧姝!”太孙脸上笑意全无,冷冷地打断益阳郡主:“这些话,是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寒意和怒气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从未见过太孙动怒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被吓得楞了一愣,声音也嗫嚅起来:“我、我就是一时气不过,随口说说。”

    太孙再次打断了她:“你也不算小了,也该到了懂事的时候,如此轻狂肆意的话,竟随意就说出了口。可见平日一定有人在你面前说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太孙的怒意绝不是装出来的。那双温润含笑的眼眸,此时冷如寒冰,定定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被吓到了,连出言辩解的勇气都没了,泪花在眼中直打转。

    “母妃,”太孙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你派一个嬷嬷到益阳身边,好好地教一教她规矩。等她学会尊敬兄嫂学会谨言慎行了,再让她出院子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想也不想地点头:“你说的是。益阳确实应该好好学学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益阳郡主万万没料到自己随口的几句话,就惹来这样的结果,当场便哭了起来,口中还嚷着:“你们都欺负我,我这就告诉父王,让父王为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丹阳郡主还不懂事,见益阳郡主哭闹,也跟着哇哇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侧妃“好心”地张口劝慰:“益阳郡主,你别再哭了。如今于侧妃病倒不起,若是听闻你被禁足学规矩,多添一桩心事,只怕是病上加病。”

    益阳郡主一听到于侧妃的名讳,哭得更厉害了。平日有于侧妃护着,谁敢让她受半分委屈?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一来,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连脾气最好的大哥,也会板着脸凶她罚她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冷眼看着这一幕,神色间丝毫不见动容。

    丹阳郡主还这个益阳郡主,却是个刁蛮又跋扈的性子。仗着太子的宠爱,在内宅里横行霸道。相较之下,一旁的衡阳郡主就安分老实多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太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子一见这乱糟糟的样子,脸色也颇不好看:“行了,都别哭了。一大早地,哭哭啼啼地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益阳郡主一见靠山来了,立刻抽抽噎噎地喊了声:“父王,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啊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太孙已经接过话茬:“父王来的正好。儿臣也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将刚才的事情道来:“我身为兄长,实在不忍见益阳被引上歧途。更不忍她落下不敬兄嫂的恶名,被人耻笑。所以,我才想着让母妃派一个嬷嬷到她身边,教她学一学规矩。”

    太子神色不善地瞄了太孙一眼:“说到底,就是益阳没向顾氏行礼。何必小题大做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太孙淡淡说道:“没行礼事但是,那些话却太过刻薄阴损。阿宁嫁进门,是皇祖父亲自下的圣旨。益阳口口声声要我将阿宁打发到别的院子里待着,不要随意出门。这样的话,若是传出去,众人在背后会怎么议论我们太子府?传到皇祖父耳中,皇祖父又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太子被噎得面色难看之极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真钱游戏下载 华东15选5走势图大星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上海时时乐 p8数字娱乐传播平台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 广东11选五5开奖结果
平码三中三提前公开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 体彩浙江6加1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
极速时时彩怎么玩稳赚 极速时时彩是真的吗 pk10北京赛车 北京快三单双 三分彩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