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不忍!
    ♂!

    一提到元祐帝,太子就像被戳了气的球,所有的不快不满,很快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再看哭鼻子抹眼泪的益阳郡主,太子怜惜之意去了大半,没什么好气地说道:“亏你还有脸哭诉告状。对自己的长嫂,岂可这般放肆无礼?”

    顾莞宁犀利难缠,又有元祐帝撑腰,他这个堂堂太子,如今都要隐忍一二。益阳郡主竟敢直接对上她……

    真不知该夸她勇气可嘉,还是该骂她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满心期盼着太子能给她撑腰做主,没想到等来的是厉声指责,哭得那叫一个委屈惨烈。

    丹阳郡主也跟着扯起嗓子,哭声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太子听得脑门都疼,不耐地说道:“你们两个都先回院子里待着去。等学好了规矩,再来见孤!”

    两位郡主被身边的宫女领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内堂里总算清净了几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忍不住揉了揉额角,定定神,看向太子妃:“阿诩的提议甚合孤的心意。此事就交给你了。一定要给益阳挑一个厉害些的嬷嬷,将她调教得懂事些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心中颇为快意,面上却故意流露出为难之色:“益阳到底不是出自臣妾的肚子,臣妾这么做,怕是会落下苛待郡主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太子皱了皱眉:“这府里,若有谁敢说三道四,你只管下手整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这才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太子又看向神色安然的顾莞宁,反射性地觉得太阳穴的位置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刚进门半个月,就闹腾得风生水起内宅不宁……偏偏她处处都占着理!明知道她是有意针对于侧妃母女,他也挑不出什么不是来。

    “顾氏,”太子竭力放缓语气说道:“益阳还小,若有说话不周不到之处,你这个做长嫂的,就多担待些。不必总和她计较。家和方能万事兴旺,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总不会不明白吧!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到底还是流露出了些许不满。

    在疼爱的女儿和儿媳之间,任谁都会偏心自己的女儿。太子也不例外。明知道是益阳郡主有错在先,依然迁怒到了顾莞宁的身上。

    顾莞宁用眼神制止住神色中蕴着不满的太孙,淡淡一笑:“父王说的话,确实有理。儿媳毕竟是长嫂,不便事事和小姑们计较。为了家中和睦,儿媳理应忍让三分。”

    难得听到顾莞宁放软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太子嘴角边的笑意还没展开,就听顾莞宁又说了下去:“不过,益阳今日说的那番话,居心实在险恶,儿媳若是忍了这一回,难保日后没有第二回第三回。”

    “待到日后,众人都如此传言的时候,儿媳又如何在府中立足?又有何颜面做这太孙妃?今日退后一步,他日,就要退后十步百步,直至无处可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儿媳忍无可忍!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就是不能忍!

    就是要怼回去!

    就是要让招惹她的人尝到苦果!

    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太孙妃不是个善茬绝不能招惹!

    太子心血翻涌,又不便和儿媳争执,忍不住瞪了太子妃一眼。这种时候,也不知道站出来为他这个太子打个圆场。

    太子妃正看戏看的畅快淋漓,被太子这么一瞪,才回过神来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顾氏,益阳今日确有不是之处。不过,你也别揪着她的错处不放。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益阳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有意无意地将“十一岁”和“孩子”几个字上说得重了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一本正经地应道:“母妃说的是。儿媳比益阳大上三岁,确实不该和她一般计较。今日之事,就此算了,儿媳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婆媳两个一唱一和,异常有默契。

    太孙歉然地看着顾莞宁:“阿宁,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无能,总是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顾莞宁受什么委屈了?

    明明是他这个太子被气得快七窍生烟了好吗?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是于侧妃好吗?

    被禁足学规矩的是益阳郡主好吗?

    太子的脸色变幻不定,颇为精彩。正想拂袖而去,太孙又看了过来:“父王,儿臣身体已经大好了。儿臣想领着阿宁一起进宫给皇祖父皇祖母请安。”

    太子还未反应过来,太子妃已经惊喜地张口道:“阿诩,你的身体已经痊愈了?”

    太孙笑道:“今日早上徐大夫为我诊脉,说我不必再服汤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太子妃快步走上前,一把攥紧了太孙的胳膊,激动不已地问道:“你真的不用再喝汤药了?”

    太孙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你可总算是好了!”太子妃语气中满是喜悦,眼圈很快便红了:“阿诩,你总算是好了!”

    一串串泪水从眼角滑落,很快弄花了精心画好的妆容。

    太子妃沉浸在喜悦激动的情绪中,压根未顾及这些,依旧哭个不停。似要将这几个月来的惊惶忐忑阴郁焦虑急切都哭出来。

    太孙心中满是愧疚,轻声哄道:“母妃,你别哭了。我日后一定好好保重身体,绝不会再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一边点头,一边继续哭。

    比起太子妃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,太子表现出来的愉悦,就略显刻意了:“痊愈了就好。你皇祖父每隔几日就会问起你的身体。若是知道你恢复如初,他也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择期不如撞日,今日你们两个就随孤一起进宫吧!”

    太孙立刻道:“母妃也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太子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太子妃忙用袖子擦了眼泪:“好好好,母妃这就陪你进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看了太子妃一眼,轻声道:“母妃先别急,儿媳陪你先去梳洗一番再进宫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这才反应过来,讪讪地笑了一笑。刚才哭了一会儿,妆容早就被弄花了。不重新梳妆,哪里能出去见人。

    顾莞宁善解人意,只字未提太子妃此时的狼狈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扶着太子妃的胳膊进了内室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改单被骗 幸运农场中奖助手 幸运飞艇怎么看冠亚和 北京赛车pk10翻倍 北京赛车pk10迪士尼
北京赛车pk10 幸运飞艇有什么规律 幸运农场直播 幸运农场app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技巧
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预测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北京pk10
幸运农场破解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2016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pk10高手计划交流群 哪个平台有幸运飞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