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恩爱
    ♂!

    元祐帝哭笑不得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忍不住瞪了态度诚恳的太孙一眼:“你这是娶了媳妇就忘了祖父啊!”

    太孙也不觉得害臊,笑着说道:“当日回门的时候,孙儿没能陪着她回去,心里总是过意不去。所以想趁着这几日陪她回侯府住上几天,再进宫来陪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又被恩爱炫了一脸的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元祐帝哭笑不得,挥挥手道:“罢了!朕再让你歇上三日。三天后再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才三天啊!

    时间是比预期的少了一点。不过,做人也不能太过分了!有三天假期,总比没有的强。

    太孙深谙见好就收之道,忙笑着谢了恩。

    元祐帝这才看向顾莞宁,笑着问道:“顾氏,你照顾阿诩有功,想要什么赏赐,只管张口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轮到太子妃心里泛酸了。

    帝心难测,伴君如伴虎!

    做元祐帝儿媳十几年,每次见到元祐帝,她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。唯恐哪句话说错了,就会惹来元祐帝不喜。

    瞧瞧顾莞宁,没费什么力气,就得了元祐帝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怎么就那么大?

    顾莞宁颇有宠辱不惊的风度,微笑着应道:“照顾殿下,是孙媳分内之事,岂敢求皇祖父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没等元祐帝说话,话风又是一转:“只是,皇祖父金口玉言,既是说了要赏,孙媳更不敢拂逆了皇祖父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就是又要颜面又要赏赐,既得了面子又得了实惠是吧!

    太孙笑吟吟地看着顾莞宁,脸上写满了“我的妻子怎么这般可爱”。

    ……元祐帝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被闪瞎了眼。

    元祐帝咳嗽一声,打破沉默:“顾氏,你要什么赏赐?现在就不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唯恐顾莞宁不知分寸狮子大张口,连连冲顾莞宁使眼色。

    顾莞宁视若未见,神色坦然地说道:“孙媳确实有一件事想求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一听这话,心里更急了。这个顾莞宁,也太实诚了吧!怎么能这么直接地张口要赏赐……

    “孙媳天生是个倔强脾气,最见不得内宅妻妾不明嫡庶不分。”顾莞宁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在众人耳边响起:“也因此,进门第二天敬茶的时候,就冒然张口撵走了于侧妃,惹得父王不快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的脸都快绿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这种事,遮着藏着还来不及,怎么能让元祐帝王皇后知晓?

    只可惜,顾莞宁口齿利索的很,三言两语就将当日的事情说明白了:“……于侧妃立了半个月的规矩,约莫是心中憋屈,如今卧病在床。益阳郡主迁怒于孙媳,对孙媳也颇多怨言。当着母妃的面,便嘲讽奚落孙媳。”

    “孙媳身为长嫂,本不该和益阳计较。只是,孙媳确实是嫁进门为太孙殿下冲喜。若是如益阳所说的那样,殿下病好了,孙媳就被冷落晾在一旁,孙媳委实心有不甘。孙媳更担心会有人故意借机生事,胡乱传言,损了太孙殿下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孙媳也明白家业和睦的道理。只是,孙媳心中实在不是滋味。这才出言顶撞了父王几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冲太子敛衽行了一礼:“今日当着皇祖父的面,儿媳想求父王饶过儿媳之前的出言不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一口气差点上不来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!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!

    这个……刁钻泼辣犀利难缠狡猾阴险的顾莞宁!

    当着元祐帝的面这么说,成心将太子府内宅里的事都捅出来,故意挤兑他,让他这个太子难堪!

    太子妃心中也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这样让太子没脸,太子恼羞成怒之下,怕是会记恨在心。

    太孙的神色倒是颇为坦然镇定,甚至主动张了口:“阿宁,你嫁过来时日尚短,还不了解父王的脾气。父王是心疼益阳没错,可父王更重规矩礼数。于侧妃心中郁结,生病不起。益阳心怀怨怼,对你出言不逊。这都怪不得你。父王断然不会迁怒于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松了口气,释然笑道:“听殿下这么一说,原来都是我庸人自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就算你偶尔有言语冒失之处,父王也不会和你计较的。这点小事,哪里需要闹到皇祖父面前。”

    太孙温和地责备两句,然后转头看向太子:“阿宁还年轻,说话行事难免有思虑不周之处。还请父王多多海涵。”

    不海涵能行吗?

    他都快被挤兑得没脸待在椒房殿里了!

    太子深呼吸一口气,硬生生地挤出笑容:“些许小事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心胸宽广,无人能及。”太孙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笑着附和:“父王胸襟广阔,儿媳敬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太子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些事既是在元祐帝面前过了明路,以后他就再也不能借此刁难顾莞宁。显然,顾莞宁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,才有意当着元祐帝的面将此事捅出来。

    一切如顾莞宁所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祐帝看了一出好戏,心中若有所思,神色莫测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王皇后最擅揣摩元祐帝的心思,瞄了元祐帝一眼,不动声色地笑着打圆场:“不是什么大事,说开了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又对顾莞宁笑道:“你刚才说的这一桩不算,再另外说件你想要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微微一笑,恭敬柔顺地应道:“金银玉器珠宝首饰衣料之类,皇祖父皇祖母已经赏得够多了,孙媳岂敢再贪心。若是皇祖父有心要赏,就赏一副墨宝给孙媳吧!”

    元佑帝自少时就喜欢书法,时常挥墨泼毫。如今年龄大了,体力精神远不如从前,除了动笔批阅奏折之外,已经极少练字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这个请求,恰巧挠中了元佑帝的痒处。

    元佑帝眼里有了笑意,若有所指地说道:“朕主动给你赏赐,怕是只有这么一回了。你再好好想一想,到底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一笑:“多谢皇祖父,不过,孙媳别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因为,我想要的一切,我自会亲手取来,无需任何人给予施舍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重庆时时彩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山东11选5官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网
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迪威现场牛牛 江西老11选五夺金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 新疆11选5开奖直播
广东时时彩专家计划 时时彩直播现场开奖 手机版广西快3 百年无错五行中特 好彩1出号走势图
香港赛马会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连码三中三网站 湖北福彩22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