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重逢(二)
    ♂!

    沈氏一时摸不清太孙的话中之意,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:“我和莞宁之间闹过些不愉快,莞宁这丫头,心性倔强,最是记仇,一直不肯原谅我这个母亲。让殿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冷冷地看着沈氏,眼中满是讥削,却未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看来,她果然是忌惮太孙,所以一直隐忍不语。换在平日,她早就对自己冷嘲热讽了。

    沈氏精神暗暗一振,对着太孙笑道:“殿下和莞宁既是成了夫妻,妾身托大一句,殿下也该称呼妾身一句岳母才是。”

    太孙淡淡说道:“论理确实如此。只是,阿宁既已和夫人决裂,我身为阿宁的夫婿,自是不能拂逆她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沈氏笑不出来了,面色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太孙的反应,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来见夫人,是想看看,一个对亲生女儿如此冷漠无情的母亲,到底会是何等模样。一见之下,夫人竟比我想象中的更凉薄无情。”

    太孙面色平和,语气也不算凌厉,字字句句却如千斤,重重地落在沈氏的耳中。

    沈氏心直直地往下沉,心中惊疑不安。

    听太孙的语气,像是什么都知道了……这怎么可能?顾莞宁怎么敢据实以告?

    沈氏笑得比哭还难看:“殿下不知内情,难免心生误会。莞宁是我辛苦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,我岂会不心疼她?又怎么会对她冷漠无情……”

    太孙冷不丁地打断沈氏:“沈举人葬在哪里,夫人可知晓?”

    沈氏像被针刺一般,面色陡然变了,声音中满是骇然和惊恐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,相信夫人听得清楚明白。”太孙冷然说道:“阿宁和夫人之间的恩怨纠葛,我也都了然于心。希望夫人给自己留最后一份颜面,不要再说出令人嫌恶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沈氏面色惨然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太孙拉着顾莞宁的手,轻声道:“阿宁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,和太孙并肩离开,再也没回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走出荣德堂之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都未说话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琳琅和玲珑也默然不语,没有多嘴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心情并不如外表那样平静,只是她惯于收敛自己的情绪。只有熟悉她脾气的人,才能看出她此时心情并不美妙。

    有沈氏那样的亲娘,换了谁都心里都不会好受。更何况,顾莞宁又是如此倔强骄傲的脾气。

    都怪他!

    原本高高兴兴地,为什么一定要去见沈氏?

    太孙心中懊恼自责不已,碍着身边有人在,又不便出言哄顾莞宁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依柳院,到了顾莞宁的闺房里,再无旁人了,太孙才终于歉然张口道:“阿宁,今天的事都怪我。如果不是我一时兴起要进荣德堂,你也不用见你母亲。你心里生气不快就都说出来,别闷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抬起眼,静静地看着满脸懊恼的太孙,依旧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他宁愿她像往日那般瞪眼发怒,也不愿见她这副隐忍的模样。

    太孙愈发自责:“阿宁,都是我不好。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好不好?”将头凑到顾莞宁面前,拿着她的手,往自己的头上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。”顾莞宁终于张口了,声音里有几分无奈的笑意:“我什么时候说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见了她,心情不太好,一时不想说话罢了!”

    而且,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太孙知道是一回事,让他亲眼看见面目丑陋可鄙的沈氏,让她有一种微妙难言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太孙就着这样的姿势,抬起头来,眼巴巴地看着她:“你真的不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模样,就像一只急待主人抚摸的小狗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里一软,唇角忍俊不禁地扬了起来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太孙的头:“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让她展颜,扮丑卖乖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太孙心里一松,顺势靠进她的怀里说道:“不生气就好。刚才你一直沉着脸,真是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还撒娇一般地将头在她的怀里四处蹭了蹭。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瞪着借机不安分的某人:“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某人继续撒娇:“我还是第一次进你的闺房。”

    前世两人成亲几年,她极少回府。他也未曾陪她回来过,更未踏进过这间闺房。今生倒是一尝心愿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从不肯带我回来。”太孙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委屈:“我提起过几次要陪你回府,你都找借口推脱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以前她一直竖起心房,将他抵挡在门外。自是不想让他踏进依柳院。

    顾莞宁语气软了下来:“现在不是带你来了么?快些起来,我带你在依柳院里四处转上一转。”

    很好哄的太孙,立刻欣然应了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沈氏带来的阴郁沉闷,也迅速消融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母亲一直待我冷淡,我自小就在祖母身边长大。八岁之前,我一直都住在正和堂里。过了八岁,祖母便让我住进依柳院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一边领着太孙在依柳院里慢悠悠地闲转,一边娓娓道来:“依柳院不算大,却离正和堂最近,收拾得也最为精心。我的闺房,是祖母亲手布置的。里面的物件摆设,也大多是祖母私房。”

    温暖的春日,晒在身上暖融融的。空气中漂浮着花草香气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身畔的佳人神色安闲,唇角含笑,意态闲适。

    太孙的心情也格外平静愉悦,笑着说道:“你和祖母的感情确实深厚。”

    他至今都记得,前世顾莞宁临盆之际,正好传来了太夫人病逝的噩耗。顾莞宁悲恸过度,躺了整整几天几夜。

    顾莞宁如此恨沈氏这个亲娘,不仅是因为沈氏对沈青岚的偏心,更是因为沈氏曾在太夫人的汤药里做手脚,致使太夫人早早病逝身亡。

    顾莞宁似是和太孙心有灵犀,也在此刻抬眸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太孙的眼中满是怜惜和心疼,轻声道:“阿宁,以后我和你一起孝敬祖母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眉眼柔和,轻轻嗯了一声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牛牛学算术 新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九龙娱乐城投注站
新快赢481走势图 时时彩个位杀号 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快三遗漏数据 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
特码资料大全 幸运农场 云南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app下载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吗?
江西快3预测推荐316 北京赛车怎么玩最稳 浙江6+1计划 一肖中特计算公式 金福彩票pk 10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