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喜讯
    一转眼,两人在侯府已经住了三日。

    太孙执念颇深,时不时地就要将前世受过的“委屈”拿出来说一遍:“……当年我想陪你回侯府,你总是找借口推脱,不让我跟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便用哀怨又黯然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素来吃软不吃硬,这一招也是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只要他摆出这副“你曾这样负过我”的神情,顾莞宁明知道他是故意装可怜,也会情不自禁的心软:“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于是,这三日里,顾莞宁领着太孙将定北侯府转了个遍。

    顾家上下所有人,也领教到了新婚小夫妻是何等恩爱。顾莞宁还稍微收敛矜持些,太孙种种温柔体贴的举止,简直闪瞎众人的眼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谨行请太孙去下棋闲谈。

    顾莞华等人也终于有了和顾莞宁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二姐,太孙殿下整日粘着你。”顾莞琪笑着说道:“你回来三天了,这还是第一次‘落单’。”

    顾莞华笑着接过话茬:“是啊!我们几个一直想找你说话,可惜太孙总在你身边。我索性让大哥请太孙去书房下棋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不住莞尔一笑:“我之前还觉得奇怪,大哥从不擅长下棋,今日怎么想起邀请擅长棋艺的太孙下棋?原来是你特意让大哥来请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大舅兄有请,太孙总不能这点薄面都不给。

    顾莞华笑着抿唇,眼中闪过一丝淘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见顾莞华比往日活泼开朗许多,心里一动,低声问道:“大姐,你的亲事是不是定下了?”

    顾莞华陡然红了脸,没有吭声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顾莞敏笑嘻嘻地说道:“算是定下了,现在只等着过六礼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华今年十六岁,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定的是哪一家?”顾莞宁顿时来了兴致,笑着追问。

    顾莞华忍着羞怯,轻声道:“是平西伯府的长公子。”

    大秦边关并不太平,贫瘠之地又屡有乱民流匪,武将的地位远胜前朝。因战功被封爵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门第显赫的,如定北侯府这般,是开朝勋贵,爵位世代承袭。也有不少“后起之秀”。平西伯府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平西伯是普通武将出身,门第不显。不过,平西伯本人却骁勇善战,领兵打仗的本事不逊色于顾湛。立过不少战功,数年前曾护驾救过元佑帝,也因此被封了爵位。

    如今,平西伯统领着五万神卫营,驻守在京城外。

    平西伯府的门第当然及不上定北侯府,不过,在大秦武将中也是声名赫赫。

    如今,平西伯府来为家中的嫡长子求娶顾莞华。顾莞华一嫁过去,就是平西伯府的嫡长媳。

    平西伯府的长子丁骁相貌俊朗,允文允武,在京城里颇有名气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一门极好的亲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由衷地笑道:“恭喜大姐得此良缘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对平西伯父子都不陌生。当年她逃出京城后,他们父子第一个领兵前来投奔。顾家子弟远在边关,反倒是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顾莞华显然对这门亲事也是极满意的,红着俏脸道:“说起来,还得多谢二妹才是。从二妹和太孙殿下定了亲事之后,到侯府来登门提亲的,门第都比之前高的多。平西伯府这门亲事,是祖母亲自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顾莞琪快人快语:“那一日官媒登门的时候,丁大公子也跟着来了。我们陪着大姐躲在屏风后偷偷瞧了一眼。丁大公子生得俊的很。大姐只见了一回,便念念不忘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华羞窘不已:“四妹别胡说。我什么时候念念不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你就提过三回。”顾莞敏毫不客气地拆穿了她:“后来知道祖母应了这门亲事,你欢喜得一夜都没睡。”

    顾莞华俏脸羞成了大红布。

    众姐妹齐齐笑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哪个少女不怀春?丁骁确实生的俊俏。左右要嫁人,嫁一个门第好容貌俊的,自然是幸事。

    至于品性如何,也不必担心。太夫人既是应了这门亲事,想来是细细打听过了。

    她对丁骁前世的妻子,倒是没什么印象了。只记得丁骁从未纳过妾,颇为洁身自好。只冲着这一点,顾莞华嫁过去,也不会受委屈。

    看着顾莞华羞涩中透着喜悦的俏脸,顾莞宁的心情也格外愉悦。

    这一世,因为她的重生,顾家所有人的命运都悄然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真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就着顾莞华的亲事,津津有味地议论了许久。

    姚若竹一直微笑着坐在一旁,极少出声。众人很自然地就会忽略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素来都是这样,习惯了倾听,不喜多嘴多言。和上蹿下跳喜欢语出惊人的吴莲香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看了过去:“姚表妹,你怎么一直都没说话?”

    姚若竹抿唇轻笑:“你们说的话,我都听着呢!”

    顾莞琪挤眉弄眼地笑道:“二姐出嫁了,大姐的亲事也快定下了。等祖母操持完了大姐的亲事,很快就该轮到姚表姐了。”

    姚若竹和顾莞宁同龄,只小了几个月。这个年龄的少女,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终身大事。被打趣几句,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姚若竹的反应却有些奇怪,没什么喜色,反而轻声说道:“我已经求过姑祖母了,我不想早早出嫁,等上两三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三年?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姚若竹可就十六七岁了。再说亲未免有些迟了吧!

    还是……姚若竹已经有了心仪的少年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只是不便说出口?

    顾莞宁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,没来得及细想,就听门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温润声音:“原来诸位姐妹都在。”

    是太孙回来了!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已经扬了起来,很自然地起身相迎:“你不是和大哥下棋么?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太孙眸光微闪,深深地看了顾莞宁一眼:“母妃刚才命人给我送了消息,伺候我笔墨的云墨‘不慎’掉进了水井里,差点溺毙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