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三百九十章 意外(二)
    太子妃又惊又怒,神色变幻不定。-乐-文-小-说--l-

    太孙的神态倒是格外镇定坦然:“母妃说的事,我已经都知道了。云墨和周太医的身边,都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听到这样的答案,不觉得惊讶,反而松了口气:“果然如此。”旋即又拧起眉头:“难道你早已猜到会有人暗中对他们两个动手,所以在他们两个身边都安插了眼线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太孙简洁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太子妃也不是傻瓜,很快就想出了其中不合理之处:“可是,对方为什么只单单对云墨和周太医动手?”

    梧桐居里的宫女有几十个,给太孙看诊的也不止周太医一人,还有叶太医和徐沧。为什么偏挑中了他们两个?

    真想铲除太孙的亲信,也该先冲着穆韬和小贵子下手才对。

    根本轮不到云墨和周太医!

    太孙避而不答:“这些母妃暂且别管。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父王很快就会回府。母妃要加派人手,将云墨看牢。”

    周太医死了,云墨倒是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这些疑团,最终都定格到了云墨身上。

    太子妃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孙又说道:“还有,从这一刻开始,封锁荷香院,不准任何人进出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虽然早有预料,可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,面色还是倏忽一变:“是于侧妃?!这个贱婢,竟如此毒辣!我这就前去荷香院,亲口问一问她!”

    还没等太子妃怒气冲冲地转身,一直静默不语的顾莞宁便拦下了她:“母妃万万不可冲动。云墨既是被救了下来,于侧妃现在一定慌乱惊惧,不知会做出什么举动来。母妃何等矜贵,绝不能以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万一于侧妃来个玉石俱焚,骤起伤人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怒道:“她敢!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她连暗中灭口的事都做得出来,还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太子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妃终于稍稍冷静了一些,虽然还是怒不可遏,倒是没再坚持亲自去荷香院。而是叫了身边的宫女来,吩咐一番:“命人看紧云墨,还有,荷香院不准任何人进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太子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闵氏,”太子阴沉着脸,大步走了进来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何周太医被人暗杀?府里又有宫女差点丧命?”

    这两个都是太孙身边的人,在同一日之内出事,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太子接到口信之后,便立刻赶回府,心里的怒意几乎冲破胸膛,神色阴冷。

    还不是于侧妃做的好事!

    太子妃冷哼一声,就要冲口而出,太孙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请父王先息怒。明眼人都能看得出,此事是冲着儿臣来的。现在周太医已死,好在暗杀周太医的死士被抓到了。只要查出这个死士的身份,就能查到幕后主谋。”

    “云墨侥幸被救了一条命,现在昏迷未醒,等她醒了,仔细盘问便能知道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太子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意:“孤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胆量,竟敢在府中行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太子目光一扫,落在太孙异常平静的脸上,眉头动了一动:“莫非,你知道是谁动的手?”

    “儿臣心中确有猜疑。”太孙神色未变,声音却冷了几分:“只是,没有确凿的证据,不宜妄言!”

    太子怒火正旺,听到这样的话,愈发恼怒:“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太孙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太子不耐地挑眉:“你心中既是有猜疑,只管张口说给孤听一听。不必吞吞吐吐装模作样!”

    “殿下既是不肯说,自有不能说的道理。”顾莞宁淡然说道:“父王急于找出主谋真凶,也是因为心疼殿下的缘故,说话才急切了些。殿下不必介怀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顾莞宁这么一说,太子才惊觉自己的态度确实急躁了些。不管如何,也不该对着太孙发火。

    太孙看着太子,声音依旧温和:“儿臣没有生父王的气。”

    太子脸上有些火辣辣的,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那个云墨人在哪儿?孤现在就要见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墨在井水中泡了许久,被救上来的时候,只剩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在徐沧就在府中,及时出手救治,总算救回了云墨这条命。

    不过,云墨一直发着高烧,神志不清昏迷不醒,脸颊通红,不时地胡乱呓语着:别杀我!

    太子站在床榻边,神色颇为阴沉难看。

    是谁要杀云墨?

    为何要杀云墨?

    是谁要杀周太医?

    为何要杀周太医?

    太孙沉默不语,不肯说出心中的猜测。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这一切,都隐约指向一个惊人的事实,一个他不愿接受的事实……

    “徐沧,云墨什么时候能醒来?”太子冷不丁地问道。

    徐沧答道:“草民不知。”

    太子皱眉:“你能否想出办法,让她早点醒?”

    徐沧:“草民已经尽了力,她能不能醒,就得看阎王肯不肯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差点没被噎出个好歹来,怒目瞪了过去:“你这也不知,那也不行,简直枉为大夫!”

    徐沧平平板板地答道:“如果不是草民竭力救治,云墨姑娘早就断气归天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太子虚火旺盛就快七窍生烟,太孙轻咳一声,冲徐沧使了个眼色。待徐沧退下之后,才低声道:“父王息怒。”

    太子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忽地张口说道:“周太医那一边,自有刑部的人追踪破案,暂且可以不管。云墨身在内宅,对她动手的人,也一定就在府内。就算云墨没醒,想找出这个人也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太子霍地转头看了过来:“你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顾莞宁从容说道:“方法很简单。现在就放出风声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说云墨已经醒了。幕后主谋,必然方寸大乱,露出马脚。我们什么也不用做,等着这个幕后主谋露出真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片刻,又道:“不知父王可想查出真凶?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时时彩记录 GT彩票 极速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山西11选5推荐号码
香港码报 四川快乐12开奖公告 吉林快三投注 北京赛车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技巧
北京快3走势图 博乐彩票是真的吗 2元彩票网 极速11选5图标 广东快乐十分投注
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快 818太阳城娱乐城 凤凰时时彩软件 江西快3实时开奖 快乐双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