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和好
    安平郡王动作一顿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太孙和顾莞宁,目中满是愤恨。

    可惜,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,俱都心理强大,丝毫无惧他杀人一般的冷厉目光。各自神色淡然镇定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明明手无缚鸡之力,倒像是以一当十的高手一般口气不凡。殿下这份勇气,着实令人钦佩!”

    太孙立刻笑道:“有阿宁在我身边,我当然底气足胆气壮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瞄了他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:“殿下堂堂七尺男儿,遇事应该挺身而出,岂能躲在女子背后。我在不在,都无损殿下的英勇!”

    太孙继续咧嘴笑道:“没有阿宁,我哪来的英勇!”

    ……安平郡王忍无可忍:“你们两个真是够了!快些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他简直一句都听不下去了!

    要撕就用力撕,撕了几句两人就在那儿耍花腔,压根就没将他放在眼底!

    太孙对着顾莞宁温和好脾气,一转头,俊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得一干二净:“萧启,我今日奉劝你几句,你给我好好听着。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好好听着?!

    安平郡王反射性地想讥讽回去,不知怎么地,一触到太孙沉凝的目光,心中竟涌起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什么宽容温和什么平易近人都是骗人的!

    这个萧诩,根本就是一个狡诈又阴险的小人!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和于侧妃都被萧诩佯装出来的温和无害给骗了!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你老老实实地待在院子里,不要再生出半点不该有的心思。之前你和于侧妃谋害我的事,我就不再追究。”太孙一字一字地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下意识地想张口分辩,当看到太孙沉沉的目光时,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再说什么,不过是自取其辱!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,希望你好好把握,善自珍重。否则,休怪我日后辣手无情!”

    太孙说完之后,再也不看安平郡王,拉起顾莞宁的手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躺在地上痛呼的内侍身边时,太孙犹自不忘说了一句:“你去找徐大夫要些伤药,就说是我的吩咐!”

    内侍感动得泪眼涕零,从地上爬起来跪下连连磕头:“多谢殿下!多谢殿下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都不忘收拢人心!

    安平郡王气得鼻子都快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宁,你还生不生我的气?”最擅长收拢人心的太孙殿下殷勤问道。

    就算有些怒气,也禁不住这样哄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有了笑意,口中却道:“出嫁从夫,我哪里敢生殿下的气。”

    太孙厚颜笑道:“别人家里以夫为天,我们家里以妻为天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胡说八道。这样的话要是让父王和母妃听见了,怕是立刻就会严令你休了我这个恶妻。”

    阿宁笑起来真好看。

    阿宁释然开怀的样子更好看。

    太孙一边欣赏娇妻巧笑嫣然的模样,一边悠然笑道:“既入了我萧家的门,这辈子是休想再逃开了。不仅是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都休想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了片刻,又收敛笑意,正色说道:“今日之事,绝不准再有第二回。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你这么多年来从未习武,身体又不及常人康健,这是事实,万万不可逞强。”

    太孙一本正经地举起右拳:“我萧诩对天立誓,以后一定格外谨慎,保重身体,绝不让太孙妃失望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地又笑了起来:“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身后几个忠心耿耿的丫鬟,默默地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要么抬眼望天,要么垂头看地,要么左顾右盼。总之,没人看前面那对你侬我侬拿肉麻当有趣的小夫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一路说笑斗嘴,很快到了雪梅院里。

    太子妃早已得了消息,正等着他们两人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面,没等太孙和顾莞宁行礼,太子妃便迫不及待地张口问道:“阿诩,你怎么忽然从宫中回来了?怎么不来见我,就去了萧启那里?莫非是你皇祖父命你回来传口谕?”

    太子妃的智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见长啊!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太孙三言两语地将事情的经过道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听得格外解气,忍不住说道:“你皇祖父还是心软了,不然,应该再赐一杯毒酒给萧启才对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淡淡笑道:“这道口谕,对萧启来说,也和毒酒相差无几了。”

    对一个有理想有野心有抱负的皇孙来说,没什么比远离权力中心更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元佑帝是大秦的天,也是萧家所有儿孙的天。能够常伴元佑帝左右,是无上荣耀。也是谋取身份权力地位的最佳途径。

    被天子冷落无视的皇孙,还有哪些官员愿意来结交投靠?世上有几个人愿意烧冷灶?

    这就是残酷凉薄的现实!

    太子妃想了一会儿,也明白过来,语气里多了几分雀跃激动:“你说的对。刚才是我糊涂,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萧启再难翻出风浪来,只能乖乖夹起尾巴做人。就算你父王再偏心,也无济于事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一怔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在笑母妃,虽然和父王夫妻多年,还是不够了解父王。”顾莞宁微笑着接过话茬:“等父王知道皇祖父如此厌弃萧启,一定会渐渐冷落疏远他。”

    太子对元佑帝,颇为敬畏。

    三分敬爱,七分畏惧。

    元佑帝喜欢太孙,太子对长子便多几分器重。元佑帝明明白白地表现出萧启的厌弃,太子又怎么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对幼子的偏爱?

    太子妃怔忪了片刻,眉宇间有些阴郁失落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孙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齐声问道:“母妃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才说的那些话,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啊!

    太子妃叹口气:“没什么。我就是觉得,我真是无能。和太子殿下夫妻多年,竟看不透他的性情脾气。还不如刚过门未满一个月的顾氏。”

    智商遭到全面碾压的太子妃,语气中满是低落消沉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南粤36选7最新走势图 新疆干部在线平台登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横岗老陈五行中特 福建时时彩结果查询
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记录 北京11选5玩法 彩票网址
快3预测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多乐彩计划 吉林快3 大乐透开奖
极速分分彩开奖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单双 平码三中三规律算法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 2008香港六合彩特码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