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三十章 母女(二)
    齐王妃泪眼婆娑,满脸恳求。

    太夫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母亲,”齐王妃的眼泪原本有一半都是装出来的,此时见太夫人这般反应,倒是真的心慌意乱起来,泪水也簌簌落了下来:“母亲!你只疼莞宁,就不疼女儿了吗?”

    看着长女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,太夫人心里一阵阵抽痛。明知道不该心软,依旧忍不住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齐王妃深知太夫人外刚内柔的性子,见状继续哭道:“女儿出嫁多年,心中一直顾念着娘家。只是,齐王殿下颇有主见,行事独断。阿睿也是个高傲倔强的性子,不肯听人劝说。有很多事,女儿也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莞宁成了太孙妃,日后荣华贵不可言。阿睿日后也得对太孙俯首称臣。出于感情也好,出于实际的考量也罢,总是不便和他们结下仇怨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就再疼惜女儿一回吧!”

    太夫人又是长叹一声,然后苦笑着低声道:“儿女都是前生的债。罢了,我就豁出去这张老脸,在宁姐儿面前说和一回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精神一振:“多谢母亲!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着谢我。”太夫人脸上没有太多表情:“宁姐儿的性子,你也该清楚几分。我说归说,肯不肯听都是她的事,我却是管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忙道:“莞宁是母亲一手带大的,感情最是亲厚。她也最是孝顺,最肯听母亲的话。只要母亲出面,一定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淡淡说道:“你给我戴高帽子也没用。我这张老脸,也快被你们折腾光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还想再说什么,太夫人又道:“我明日让人请宁姐儿回来一趟。你也独自一人回来,和宁姐儿单独见上一见。齐王和阿睿他们,就不必再跟着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略略皱眉:“别人也就罢了,阿睿总该回来一趟,和莞宁见上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要我出面说和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就一切都听我的吩咐。”太夫人板起脸孔。

    齐王妃只得退让一步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齐王妃又张口打破沉默:“母亲,二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为何言哥儿被送到普济寺?二弟妹怎么也一直在荣德堂里养病?听闻连莞宁出嫁那一日,他们母子都未曾露面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不欲多说,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沈氏生了重病,这种病症会传染,不易见人,所以才让她一直待在荣德堂里。言哥儿之前也生了急症,别的大夫都束手无策,是普济寺的慧平大师将他救了回来。后来,言哥儿就拜在了慧平大师门下,随他学习医术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的面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太夫人此时的说辞,和对外宣称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是将她当成了外人,不肯将实情相告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重病,不能出来见人?什么样的疾病,连侯府也不能回?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其中有不为人道的内情……

    “我难得回京城一趟,总得去探望二弟妹一回。”齐王妃犹自不死心地出言试探:“既是她生了重病,我不便靠近,就远远地见她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太夫人已经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齐王妃心里咯噔一沉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,母亲一直是非常疼爱她的。只有在她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时,才会沉下脸训斥她。

    现在的神情,正是太夫人动怒的先兆。

    齐王妃生平最大的勇气,都用在了坚持嫁给齐王这件事上。在其余时候其余事上,没那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太夫人一动怒,齐王妃立刻就退缩了一步:“还是算了吧!等日后二弟妹的病症痊愈了,我再找机会探望她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随意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齐王妃再也没敢提起沈氏母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下午,太夫人便派管家顾松去了一趟太子府。

    “奴才顾松,见过太孙妃。”顾松毕恭毕敬地行礼请安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道:“顾管家快些起身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松谢了恩,站直了身子,迅速道明来意:“……太夫人打发奴才过来送个口信,请太孙妃明日回侯府一趟。太夫人还说了,若是太孙妃不想见齐王妃,不回去也无妨。太夫人自会想法子打发走齐王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松没有出言催促,静静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顾莞宁才张口道:“你回去向祖母复命,就说我明日巳时回府。”

    顾松应了一声,很快便告退。

    顾莞宁坐在椅子上,眉目沉凝,唇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齐王妃倒是很快拿捏到了她唯一的弱点。

    她再恨齐王府众人,对着年迈的祖母,却是狠不下心肠的。祖母一出面,她就是再不情愿,也得稍稍放下身段,和齐王妃虚与委蛇一番。

    琳琅见顾莞宁心情不佳,轻声道:“小姐既是不想见齐王妃,何不直接拒绝此事?”

    玲珑也张口附和:“是啊!太夫人最疼小姐,就算小姐不回去,太夫人也舍不得生小姐的气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:“祖母舍不得我生气,我岂又舍得让祖母左右为难?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齐王妃舍得下脸,也看准了太夫人心软。

    琳琅和玲珑心中不忿,却也不再多劝。她们两个是顾莞宁身边最亲近的丫鬟,也最清楚顾莞宁的脾气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似刚硬,实则和太夫人一样,对在意的人从来都狠不下心肠。

    隔日,顾莞宁向太子妃禀明要回侯府一事。

    太子妃不但没阻拦,还亲切地叮嘱她在侯府待上一日再回来。

    巳时正,顾莞宁回到了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此时,齐王妃也已回来了,亲热地搀扶着太夫人一起出来相迎。见了面,便笑着喊了声“莞宁”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目光掠过太夫人花白的头发苍老的面容,还有带着歉然的目光,心里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
    齐王妃是祖母长女,她和齐王妃闹得太过僵硬,只会让祖母难堪又难受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张口,喊了一声姑母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福彩3d红五图库 北京11选5怎么玩法 河北11选5一定牛 赌博网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下载
江苏11选5玩法介绍 足球比分yaoji1真钱 澳门金字塔娱乐城 时时彩后二 平刷王pk10
天津11选5投注技巧 北京11选5神奇码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七星彩论坛特区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
山西11选5推荐号码 新疆11选5技巧 福建11选5 澳门博彩网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