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说和
    这一声姑母听进耳中,齐王妃顿时眉开眼笑,一脸热络殷勤:“莞宁,我知道你巳时回府,特意提前回来等你。这天气愈发燥热,快些进正和堂里说话。”

    喊都喊了,这个时候再不理人就显得矫情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,含笑应了一声好。然后走到太夫人身侧,搀扶起太夫人另一只胳膊:“祖母,我扶着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目中流露出愧然,当着齐王妃的面,却又不便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莞宁愈发心疼祖母,说话的语气愈发轻快了几分:“祖母今日莫非心情不好?怎么一直都不理我?”

    太夫人终于被逗得有了一丝笑容:“祖母见了你,心里不知多高兴。满肚子的话,却是一句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抿唇一笑,扶着太夫人往正和堂走去。一路上,特意说些活泼的俏皮话哄太夫人高兴。

    齐王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在椒房殿里横眉冷对气势迫人的太孙妃吗?

    瞧瞧这副聪慧调皮机灵可爱又贴心的小模样!

    简直就像完全变了个人。让母亲出面,果然是个绝佳的主意!

    齐王妃高兴之余,心里不免又有些酸溜溜的不是滋味。没出嫁的时候,她是母亲的心头宝。这么些年过去,如今这心头宝已经不再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进了正和堂之后,太夫人坐在上首,齐王妃坐在太夫人左侧,顾莞宁便在太夫人右侧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彼此都清楚今日的主题是什么。

    太夫人也没叫吴氏方氏来作陪,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正题:“宁姐儿,今日我让你回来,是受了你姑母所请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齐王世子所做之事,差点毁了你的终身大事,也伤了顾家的颜面和情分。如今事过境迁,你已经是太孙妃,齐王世子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你姑母希望你能原谅齐王世子,也不要对齐王府心存怨怼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:“这是你姑母的意思,你愿意与否,但凭自己心意,不必顾虑我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一惊:“母亲!”

    太夫人看都没看她一眼,继续说了下去:“我这一生,只有一双儿女。俱是精心教养长大。奈何你父亲英年早亡,你姑母出嫁后,一颗心都在夫家身上。也顾不得娘家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妃万万没料到太夫人竟会当着顾莞宁的面将她说得这般不堪,顿时涨红了脸:“母亲,我不是顾不得娘家。我只是希望化干戈为玉帛……”

    太夫人仿佛没听见她的分辩一般,径自说道:“儿女都是前世的债。我这个做亲娘的,总不能将你姑母拒之门外。她张口央求于我,我推却不得。拼着这张老脸,将你叫了回来。你到底有什么想法,不妨和你姑母当面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齐王妃说道:“你也给我听好了。你是齐王妃,一颗心向着你夫婿儿子,我也不怪你。只是,如果你有将顾家拖进齐王府和太子府恩怨纠葛里的想法,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。此事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齐王妃心里那点盘算,被太夫人三言两语都说了出来,既羞愧又尴尬,低声解释道:“母亲误会了,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这个意思最好。”太夫人神色淡淡:“你有什么话,就直接和宁姐儿说吧!我不会再多嘴过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微微闭上眼睛养神。

    显然是不打算再开口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地看着齐王妃。

    齐王妃只得将心里的羞恼暂时按捺下去,好声好气地说道:“莞宁,我求母亲将你叫回来,是想当面给你陪个不是。当日的事,确实是阿睿不对。只是,你们是表兄妹,有一起长大的情分。他一时做错了事,你气也气过了,父皇也罚过他了。难道要闹得一辈子再不往来不成?”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应道:“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齐王妃被堵得面孔发红。

    她也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惯了的,如今放下身段示好,却接二连三地被怼回来,心里也是一团窝火。

    奈何形势比人强。

    如今这情势,由不得她不低头。

    齐王早就叮嘱过她了,无论如何也得解开这段恩怨,免得日后齐王世子在京城孤立无援备受排挤。

    齐王妃定定神,又挤出笑容道:“莞宁,今日就算是姑母求你了。你不看在我的颜面,也多顾念你的祖母。免得她这把年纪了,还总为晚辈的事忧虑烦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收敛笑容,神色冷然:“如果不是顾念祖母,今日我根本不会回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齐王妃又被噎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。

    “姑母也不必再多说了。”顾莞宁来前就早有打算,此时说来干脆利落:“我今日还叫你一声姑母,是看在祖母的情分上。以后在宫中遇到,我也会叫你姑母,不会当众令你难堪。不过,也仅止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萧睿之间,绝无再修复的可能。我嫁给太孙,萧睿是太孙堂弟,我是他的堂嫂。除此之外,我和他再无表兄妹情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刻意针对齐王府,也不会刻意对付萧睿。只要他安分老实,我和太孙也不会主动去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依旧心存不轨,意图做什么对我或对太孙不利的事,也休怪我们夫妻心狠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将话说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和齐王妃修复无妨,和齐王世子,却是水火难容。

    齐王妃面色愈发难看。

    顾莞宁叫不叫她姑母,其实没什么要紧。要紧的是顾莞宁对萧睿的冷淡疏远,直接影响了太孙对萧睿的态度。进而影响到了元佑帝和王皇后对萧睿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远远不如她的预期。

    可恼的是,太夫人一直充耳不闻,不肯再出声打圆场。

    她也是要脸面的人,像今日这般低头求和,是生平第一回。难道她还要对着一个晚辈下跪求饶不成?

    顾莞宁看着齐王妃:“不知姑母是否还有别的事?若没有,我就要扶祖母进内室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竟然张口下了逐客令!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网上购买彩票 上海时时乐跨度走势图 排球规则和打法图解 江苏快3二不同走势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
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腾讯qq欢乐斗地主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游戏王4柚子本子
246. com 天天好彩免费 福建体彩时时彩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前一走势图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今天喜乐彩开奖结果
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福彩3d奇偶走势图 11选5开奖直播 网球课 中国好声音2018冠亚季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