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夫妻
    齐王父子在书房里密谈许久。

    齐王妃早已准备好晚饭,耐心地等着。

    儿媳王敏安静地站在一旁,一起等候。

    齐王妃对这个儿媳当然不算满意。

    这副平庸的长相,着实配不上文武双全相貌英俊的儿子。如果不是为了拉拢王皇后,她绝不会为儿子求娶王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好在王敏嫁进门两个多月,性子颇为柔顺,对她这个婆婆也十分恭敬,事事顺从。齐王妃的心气这才稍稍平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王氏,明日阿睿休沐,会陪着你一起进宫给你皇祖母请安。”齐王妃低声叮嘱:“见了你皇祖母,你说话要多加小心,多讨你皇祖母欢心。”

    王敏垂着头,应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这两个多月,她进宫已有四回。每一次都是齐王世子陪着她去椒房殿。比太孙妃顾莞宁进宫的次数还要多。

    王皇后也确实格外喜欢她,连带着对齐王世子也偏爱了几分。时常在元佑帝的面前夸赞齐王世子。元佑帝对齐王世子的态度也愈发和缓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齐王夫妇对她这个儿媳也算满意。

    而齐王世子,在人前也对她颇为温存体贴。

    至于在私下里……

    王敏抿紧了唇角,眼中闪过一丝黯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用了晚膳后,夫妻两个一起回了寝室。

    “世子今晚可要歇在书房?”王敏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动作略略一顿,很快说道:“不必了,明日要进宫,我今晚就不进书房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成亲两个多月,两人同房的次数寥寥无几。齐王世子回府的时间本来就不多,又时常宿在书房。

    只有在进宫的前一晚,他才会在她的屋子里留宿。

    只有当着外人的面,他才会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,才会亲昵地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真正在两人独处的时候,他的俊脸总是一片漠然,极少看她,也极少搭理她。

    王敏忍着满心的委屈,挤出笑容道:“妾身伺候世子更衣梳洗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却道:“我习惯了让小德子伺候。”

    然后,便起身去了净房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王敏一个人怔怔地坐了片刻,眼圈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不过,当齐王世子回来的时候,她已经恢复如常,甚至还敷了些脂粉。使得那张清秀的脸庞,看起来多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却未留意,只淡淡说了句:“歇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夜晚,梧桐居里的小夫妻并肩而坐,执手低语。

    “皇祖父对父王十分不满,这一段日子,在朝会上动辄数落训斥父王。”太孙皱眉叹道:“今日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将今日在朝上发生的事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顿时了然一笑:“怪不得父王今日主动来雪梅院里用晚膳。”

    母凭子贵,这句话真是半点不假。

    有太孙在,太子妃哪怕不得宠,位置依然稳若泰山。

    提起自己的父亲,太孙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:“父王素来畏惧皇祖父,皇祖父越是挑剔,他越是不敢吭声。白白便宜了齐王,这些日子在朝上大放光彩,出尽风头。”

    太子实在太不争气了!

    奈何这是自己的父亲。太孙在人前不但不能抱怨,还得不时地为太子圆场救场……真是糟心又堵心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顾莞宁的面前,他才能肆无忌惮地诉苦发牢骚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轻叹一声:“这些日子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闷闷地嗯了一声,顺势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,一副求安慰求怜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地拧了他一把:“别胡闹。你半个月才回来一次,我有好多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太孙诶哟一声,却不肯挪开,甚至将头靠的更近了些,亲了亲她白嫩的耳朵:“你尽管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全身微微一颤,耳尖迅速泛红。

    这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太孙也很清楚,故意使坏,在她耳珠上轻轻咬了一口,热乎乎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后:“阿宁,你想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全身又是一颤。然后,转过头来。泛着红晕格外娇艳的脸庞近在咫尺,目光如水般娇媚。

    她凑近,在他的唇角边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太孙的俊脸忽然间红了,身体某一处也陡然“苏醒”。

    顾莞宁瞄了一眼,颇为镇定地坐直了身子:“我想和你说的是,明日我要回侯府一趟,看看祖母。”

    太孙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哪里还有心情说这个?

    太孙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天色已晚,不如我们先就寝。明日我休沐,你去哪儿我都陪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不疾不徐地继续说道:“大哥的婚期定在十月初,算算日子,还有一个多月。我明日回去,看看是否有需要我帮忙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太孙不假思索地接过话茬:“到时候我陪着谨行一起去迎亲。”

    有当朝太孙陪着迎亲,自是极大的体面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太孙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太孙心生意动,又凑了过去:“阿宁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用手捂住他的嘴,嗔道:“我半个月没见你了,想好好和你说会儿话。瞧瞧你这副急不可耐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薄嗔的顾莞宁,眸中闪着点点光芒,冷艳明媚,夺人心魄。

    太孙立刻坐直了身子,严肃地反省:“你批评得对。我确实太过心急。从现在起,我保证老实安分,绝不肆意轻薄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冷静地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腰间挪开。

    太孙咧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当然也没真的生气。小夫妻之间耍耍花腔,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   如果太孙还像前世那般温和谦让,她也像前世那般端庄守礼,两人之间也不会有现在这般甜蜜恩爱的光景了。

    说笑一番后,顾莞宁说起了郑环儿:“……她一直待在院子里,没能出院门半步。一开始还总想着来求见母妃和父王,现在大概是认清形势了,人也老实安分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太孙低声叮嘱:“务必要将她看紧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郑环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其一,其二牵扯到了宫中宠妃郑婕妤。元佑帝口中虽然从来不提,心里却一直记着此事。也因此,此时绝不是“处置”郑环儿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至少也得等郑环儿生下孩子,将她在府里养上几年再说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 时时彩全包号盈利打法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
天津时时彩是官方开奖 2018-2019cba赛程安排 信誉好的私彩平台 体彩排列五出号走势图 香港地下六合彩
羽毛球8个点的步伐图解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大乐透规则及中奖规则 澳洲幸运8怎么玩的 北京赛车pk10安卓版
捕鱼达人小游戏 天津20选8开奖结果 今天内蒙古快3走势图 新疆体彩11选5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