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姐夫(二)
    姐夫?

    他有资格这样称呼太孙殿下吗?

    太孙殿下知道他的身世吗?

    顾谨言有些慌乱无措地看了顾莞宁一眼。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平静温和,唇角微微翘起:“阿言,你叫姐夫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很熟悉这样的顾莞宁。在他的身世还没曝露之前,姐姐对他总是这样温柔又纵容。

    顾谨言慌乱不安的心,很快平静了下来,鼓起勇气喊了一声“姐夫”。然后,他就看到太孙殿下开怀地笑了起来:“阿宁,阿言很喜欢我这个姐夫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飞了个白眼过去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阿言喜欢你了。他明明就很怕你,连看都不敢看你。我们姐弟两个说话,你还是别在这儿待着了,出去等着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和夫婿说话?

    夫为妻纲,在夫婿面前,做妻子的应该毕恭毕敬,怎么能这般肆意?万一太孙殿下动怒怎么办?

    “殿下别怪姐姐。”顾谨言连忙张口恳求:“姐姐就是说话语气不够柔顺,其实她心地最善良最柔软也最温柔体贴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顾谨言口中说的人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心里却是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自己总算没白白疼这个弟弟。在不清楚太孙性情脾气的情况下,他还敢张口为自己求情,可见勇气可嘉。

    太孙瞬间对小舅子生出了好感,笑着赞同:“你说的对。阿宁最是嘴硬心软。别看她现在对我横眉冷眼的,其实私底下特别听我的话,对我也格外温柔。”

    ……太孙口中说的人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顾莞宁无奈地笑了笑:“你们两个就别在这儿夸我了。我自己什么脾气,难道我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”太孙和顾谨言竟不约而同地张了口。

    然后,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素未谋面的陌生隔阂,在这一刻奇异地消融不见了。

    顾谨言一直提着的心,也悄然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孙殿下看起来,脾气是真的很好呢!姐姐瞪他,他也不生气,还笑眯眯地夸姐姐。看来,姐姐真的是嫁了一个好夫婿。

    姐姐带姐夫来看他,是不是说明,姐姐希望姐夫也能接受他?

    他能期待自己再多一个亲人吗?

    顾谨言自以为掩饰得很好,实则一双满含着希冀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心中所有的渴盼:“殿下,我真的可以喊你姐夫吗?”

    孩童的眼睛,没有大人的精明世故和圆滑掩饰,如一汪清泉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太孙的心似被轻轻扯动,忽地涌起一阵怜惜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只有八岁的孩童,背负着这样沉重的身世,竟还能活得这般坦然纯粹,实在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太孙俯下身子,和顾谨言平视:“我娶了你的姐姐,以后,我会和你姐姐一样疼你。我也是你的家人。有我在,没人敢欺辱你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是被捧在手心娇养长大的侯府嫡孙,短短一年内,却经历了太多的波折苦难。也使得他比普通的孩童更敏锐几分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太孙释放出的善意。

    他也能听出太孙语气中的疼惜和呵护之意。

    他真的多了一个亲人吗?

    顾谨言有些茫然地看向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冲他抿唇一笑,轻声道:“殿下素来一言九鼎,说话算话。有了殿下给你做靠山,你以后不用再担心受怕,晚上也能安心入睡了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的泪水立刻涌了上来,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到普济寺,他沉浸在自怜自苦中。又乍然从锦衣玉食的优渥环境中,到了简朴得近乎简陋的寺庙里,一时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柔软的绸缎换成了普通僧人穿的棉布,粗糙的布料磨得皮肤泛红。每天吃的饭菜清淡无味,睡的床榻硬得硌人。冬天冷夏天热,蚊虫又多……

    比这些更令人难以忍受的,是独身一人的凄惶和孤寂。

    他很想回家,他想念祖母,想念姐姐,想念顾家上下所有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他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,他都做同一个噩梦。梦里,沈氏拉着他的手,将他领到了沈谦面前,然后对他说:“阿言,他才是你的亲爹。”

    他满面泪水地从噩梦中惊醒。绝望地告诉自己,那不是噩梦,那是活生生的现实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敢哭出声,免得惊动了睡在地上的小厮顾福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脆弱和痛苦,更不愿让姐姐知道他整夜难眠。他不想看到顾莞宁失望的目光,他惧怕连顾莞宁也要舍弃他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个月,他硬是逼着自己慢慢适应了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一切,顾莞宁竟然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傻弟弟,”顾莞宁轻叹一声,走上前,将他揽入怀中:“你该不是以为你的身边只有顾福一个人吧!我早就安排了人在暗中保护你。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。你时常做噩梦,半夜惊醒偷偷哭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痛苦,无人能代你承受。

    我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我只能默默地守护着你,希望你早日长大,变得更坚强更勇敢。

    顾谨言哭得更凶了,他紧紧地抓住顾莞宁的衣襟,一声声地喊着姐姐。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阵酸楚,眼中闪过水光。

    太孙默默地看着这一幕,心中也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顾谨言说的没错。顾莞宁看似犀利冷漠坚不可摧,其实心肠最软。她的牵挂很多,也因此有了许多弱点。

    顾谨言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够心狠无情,就该杀了顾谨言和沈氏,以免后患。可她没有下手。她为顾谨言安排了出路,给沈氏留了活路。

    这样柔软的顾莞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才是他喜欢的女子。

    顾谨言还在不停抽泣,顾莞宁低着头,轻声地安慰顾谨言。俏脸满是温柔。

    太孙情难自禁地走上前,将姐弟两个一起搂进怀里:“阿言,你别哭了。姐夫以后就是你的靠山。你暂且在普济寺里待上几年,等日后……要不了几年,姐夫就将你接出普济寺。到那个时候,你不必担心身世会披露,也不必担心前程。姐夫自会照顾你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pk10计划软件安卓版 北京pk10官网走势图 幸运飞艇大运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冠亚和走势图皇家彩世界
北京赛车pk10改单 北京pk10投注网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翻倍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
北京赛车pk10保本 幸运飞艇信誉群 北京pk10开奖历史 幸运农场在线投注 北京赛车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