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姐夫(三)
    顾莞宁身子一颤,抬头看着太孙。

    太孙冲顾莞宁笑了一笑,俊美的脸孔格外柔和:“阿宁,我是你的夫婿。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以后有什么事,你只管交给我。不要总是一个人硬撑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眼眶微微一热,鼻子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她早已习惯了独自解决处理一切。

    顾谨言是她唯一的胞弟,哪怕生父不同,到底是出自同一个娘胎。只要他安分守己,她愿意竭尽全力守护照顾他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的她,不是前世那个独揽大权无人敢忤逆的顾太后了。行事远不如以前便利。成亲后,她甚至无暇也不便到普济来探望顾谨言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太孙竟做出了这样的承诺。这比所有的甜言蜜语更令人踏实安心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在意她。愿意接纳她的一切。包括她的任性固执,包括她不光彩的生母胞弟……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感动?”太孙咧咧嘴:“不如以身相许如何?”

    顾莞宁的泪光还在眼中闪动,唇角却已扬了起来,嗔道:“阿言还在呢!别胡说教坏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还在低头抹眼泪的顾谨言,忽地抬起头来:“姐姐和姐夫想说什么只管说,反正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厚颜无耻的姐夫摸了摸小舅子的头,笑着赞道:“阿言真乖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有些腼腆地笑了,心里暗暗高兴。

    姐夫肯摸他的头,看来是真的不讨厌他呢!

    多了一个肯亲近他的人,他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稍稍定了心神,用手为顾谨言擦了眼泪。然后低声对太孙道:“我们坐下说话吧!”

    太孙有些不舍:“就这样搂着说话,不是挺好吗?”

    搂着他们姐弟两个,感觉格外的亲密。

    甚至比独自搂着顾莞宁,还要亲昵的多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顾莞宁终于真正敞开心扉,愿意将最不光彩最脆弱的一面展露在他的面前吧!

    顾莞宁悄然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当着顾谨言的面,总得收敛几分。

    太孙这才依依难舍地松了手。

    顾谨言忽地张口道:“姐姐为什么要让姐夫松手?我也觉得搂着说话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孙眼睛一亮,立刻将松了的胳膊又放了回去:“阿言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一脸无奈。当看到顾谨言依偎在两人身侧满足又开心的模样时,心顿时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年头,顾谨言又长了一岁。身量比以前高了一些,人却清瘦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个八岁的孩童,独自住在普济寺里,身畔只有一个小厮,没有亲人相伴,既清苦又孤寂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这么渴望有人搂着他说说话吧!

    “阿言,你瘦了许多。”顾莞宁轻声低语:“是不是这里的饭菜太过简单,不合胃口?”

    顾谨言先是摇摇头,在看到顾莞宁一脸“不准说谎骗我”的神情后,又乖乖地点头:“嗯,确实不太习惯。不过,大家都吃同样的饭菜,就连方丈也不例外。每天我都和慧平师父一起吃饭,师父说我在长身体,应该多吃一些。经常把好吃的省下给我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感激地说道:“师父一直对我很好。每天这么忙碌,还抽出时间来教我读书习字,还教我读医书学医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慧平大师确实极有才学,能得到他细心教导,是你的福气。你要好好跟着大师学习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乖乖地应下了。

    那副乖巧温顺的模样,实在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太孙忍不住笑道:“阿言真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。”

    是啊!在身世没曝露之前,顾谨言身为众人娇宠的侯府嫡孙,也没什么骄纵任性的坏毛病,只是胆子小了一些,性子也怯懦了一些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语气中溢满了不自觉的骄傲之情:“我弟弟当然是最好最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太孙还没说话,顾谨言的小脸已经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副欢喜的可爱模样,愈发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顾谨言,太孙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启也一直是个十分可爱讨喜的孩子。自小萧启就和他这个兄长颇为亲近。他比萧启大了两岁,对活泼风趣的弟弟也颇为照顾。

    哪怕父亲偏心萧启,他也从未对萧启有过怨怼。

    他自认是一个宽厚温和的好兄长,从未想过,萧启为了太孙之位,竟要谋害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缠绵病榻两年之久,差点殒命,全凭着一口气硬是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后来,顾莞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他动了心,动了情,也坚定了活下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后来,徐沧治好了他,还告诉他,其实他是中了一种极罕见的慢性奇毒。他震惊之余,也终于对萧启母子生出了疑心。

    可惜,他虽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,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能指正萧启母子。所以,他用了更干脆利落地手段永除后患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换了另一种方式为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他让萧启活着,他要一点点地剪除萧启尚未丰满的羽翼,要让萧启眼睁睁地看着他坐上龙椅,让萧启活在无尽的嫉恨痛苦中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顾莞宁让沈氏活下去,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死亡只是一刹那,生不如死的活着,才是无止境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怎么忽然不说话了?”和顾谨言低声絮语许久的顾莞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终于察觉到了太孙异样的安静,转过头来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太孙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,强忍住亲一口的冲动,随口应了一句:“看到你们姐弟两个,我就想到了萧启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瞬间了然,淡淡说道:“萧启是咎由自取,你无须觉得愧疚。”

    太孙哑然失笑:“你太高估我了,我怎么可能愧疚。从他动了恶念意图对我动手的那一天起,他就不再是我的亲人,而是我的敌人。对付敌人,我是从来不会手软的。”

    让萧启活着,也不是顾念什么兄弟之情。而是不愿主动出手,惹来元祐帝的不喜和猜疑罢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舒展眉头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顾谨言夹在两人中间,听得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。听不懂也没关系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辽宁35选7走势一综合版 澳洲幸运5有官网吗 湖北快3软件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 2018年免费特码资料
浙江快乐彩走势图 兰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期期中独胆公式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信息
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分分彩开奖历史号码 快3在线计划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两码中特提前公开验证
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 甘肃11选五6月13日推荐 30元体彩刮刮乐 内蒙古快三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