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本性
    王皇后派来的两个嬷嬷,都是四十多岁的干练妇人。一个皮肤略黑,身材结实,自称姓王。另一个满脸带笑,看着颇为和气,自称姓齐。

    两个嬷嬷各自搀扶起郑环儿,行了礼,算是认了新主子。

    当然,郑环儿在她们两个面前绝不敢摆出主子架子,忙笑着说道:“以后要劳烦两位嬷嬷多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美人严重了。这是奴婢的本分。”王嬷嬷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齐嬷嬷倒是热络多了:“皇后娘娘派了奴婢来伺候郑美人,以后郑美人就是奴婢的主子。有什么事只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郑环儿一边笑着应了,一边悄悄瞄向太子妃和顾莞宁。

    可惜,两人都没正眼看她。

    太子妃正憋了一肚子闷气无处可泄,而顾莞宁,更不会自降身份和两个奴婢或郑美人做口舌计较。

    倒是席公公,身为王皇后的心腹,勉强还有让顾莞宁应付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席公公,人也见了,话也带到了。不知可还有别的事?”顾莞宁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席公公恭敬地应道:“没有了,奴才这就回宫复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太子妃随口应允。

    顾莞宁立刻补了一句:“儿媳代母妃送一送席公公。”

    席公公虽只是个太监,此次却是代王皇后前来,不能失了礼数,让王皇后挑刺找茬。

    还在气头上略显迟钝的太子妃,此时终于反应过来:“也好,就由你送席公公出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送走了席公公,顾莞宁便去了雪梅院。

    太子妃已经从郑美人的院子里回来了,一脸的郁闷懊恼。不等顾莞宁张口,太子妃便恨恨地怒道:“真是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再气再怒,到底没敢将王皇后的名讳说出口。

    顾莞宁挑了挑眉,淡淡说道:“皇祖母这么做,其实是落了下乘。母妃何必动怒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一怔,抬起头,看着面容平静的顾莞宁:“你这么说是何意?她故意抬举郑美人,故意让我难堪,怎么会是落了下乘?”

    顾莞宁哂然一笑:“郑环儿是如何进的府,皇祖父心知肚明。皇祖母为了给高阳郡主出气,才会派了人到太子府来。这等举动若是让皇祖父知道了,必然会有微词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一定是在气头上,才会做出这等举止。说不准现在冷静下来,已经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对顾莞宁的话素来信服,心里的怒气顿时平息了大半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父王今日回府,一定会去看望郑环儿。母妃有个心理准备,到时候可别再为这点芝麻小事生气。”

    太子这个人,大智慧没有,小聪明倒是不缺。见王皇后有意抬举郑环儿,少不得要做做样子,给王皇后一个颜面。

    太子妃定定神道:“放心吧!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似笑非笑地提醒:“之前我提醒母妃不要动怒,母妃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有些讪讪地笑了一笑:“这次是真的不会动怒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本性其实是很难改的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太子妃已经努力在改变,也有一定的收效。只是,遇到真正在意的事,依旧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莞宁所料不错。

    太子当天晚上回府,就去了郑环儿的院子,还留了宿。

    之前还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郑环儿连同肚子里的孩子都千刀万剐。现在忽然又变成了热饽饽。

    隔日早晨,太子特意来了雪梅院,叮嘱太子妃道:“环儿怀着身孕,以后院子里的用度再提高两成。”

    饶是太子妃早有心理准备,听到这样的话,也依然气得够呛,没好气地说道:“两成怕是少了,不如翻倍如何?”

    太子睥睨她一眼:“就按你说的,用度翻上一倍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妃心里又气又苦,忍不住冷嘲热讽:“当日殿下还说过去母留子之类的话。看来,都是哄骗臣妾的。如此美人,谁能舍得弃之不要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太子妃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她早已下定决心,再也不露出这等怨妇嘴脸。

    可气血一上涌,就控制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太子听了,倒是颇为受用。

    内宅妇人嘛,就应该是这副样子。整日拈酸吃醋,为了一点小事斤斤计较满口怨怼满脸哀怨。这才是他熟悉的闵氏嘛!

    如今太孙愈发受元佑帝器重,太子也乐意给太子妃几分颜面,张口哄了几句:

    “行了,老夫老妻的,你还吃这点陈醋做什么。昨日母后打发两个嬷嬷到她身边,孤于情于理都得抬举她几分。否则,岂不是扫了母后的颜面?这点道理,你又不是不懂。难道孤还真的在意区区一个美人吗?”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郑环儿确实是天生的尤物。

    哪怕是怀了身孕,也身怀“十八般技艺”,将他伺候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太子忍不住在心中回味了一回。

    过了几个月,流言该散的都散了。太子心里的怨气也消散得差不多了,现在再看怀了孩子的郑环儿,又有了怜香惜玉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她整日待在院子里,也确实气闷,偶尔也让她出来走动一二,透透气。”太子随口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太子妃硬邦邦地顶了回去:“她怀着身孕,应该安心养胎。若是出来走动的时候,动了胎气,到时候殿下少不得要怪臣妾照顾不周。父皇母后也会怪罪到臣妾身上。请恕臣妾不能应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被堵得满心火气,怒瞪了过去:“闵氏,孤不是在和你商议,而是在吩咐你,你只管听孤的意思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不甘示弱地应了回去:“内宅之事,一直都是臣妾做主。殿下现在为了一个贱婢出头,臣妾明知殿下命令不妥,岂敢应允?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岂不是对不住殿下?所以,臣妾绝不能应允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鼻子都快气歪了。

    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闵氏呢?

    怎么变成这副牙尖嘴利的德性了?

    都是顾莞宁教唆怂恿的!

    自从她过门之后,这府里就没一桩事让他顺心的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辽宁快乐12前三直选走势图 斯诺克上海赛决赛时间 山东群英会最新走势图 11选5分析软件 排列三专家预测
六合彩网址 博彩公司大全 广东11选5规律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
辽宁快乐12选5基本走势 破解重庆时时彩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网球发球规则图解 甘肃快3今天53次开奖果
内蒙古快三360 彩票平台哪个好 辛运28走势 阳光 内蒙古11选5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