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七十八章 怒斥
    王皇后此时也正在懊恼。

    身为六宫之后,不知见识过多少宫斗手段。太子妃这一招示弱于人以退为进,其实不算新鲜。

    可用在此时,却是又狠又准。

    这个闵氏,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机智凌厉了?

    不,这不像是闵氏能使出来的手段。

    王皇后的脑海中陡然闪过一张似笑非笑的明艳脸庞。

    是顾莞宁!一定是顾莞宁在背后怂恿唆使捣鬼!

    “启禀皇后娘娘,皇上来了!”席公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一惊,定定神道:“本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这个时候来,想来也是听闻了流言纷扰,只怕是兴师问罪来了。她这一回也确实是太过急躁了些,出手如此明显,想辩解都无从辩起。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暗叹一声,打起精神,到殿门口迎了元佑帝。

    元佑帝到底给王皇后留了几分颜面,先屏退左右,然后才冷着脸问道:“皇后素来厌恶不懂规矩性子轻浮的女子,这一回怎么对郑环儿如此青睐抬举?此事传得沸沸扬扬,就连朕都听说了。看来这满京城的人,也都知道了皇后打压儿媳之事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已经很久没被当面诘问过,脸上火辣辣地:“皇上息怒。请听臣妾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元佑帝哼了一声:“好,朕今日就好好听着,朕也想知道,皇后到底有何苦衷,竟要用这等手段来折辱闵氏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确实不太喜欢太子妃。

    不过,不喜欢是一回事,该给的颜面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太子妃是太子发妻,生了聪慧过人的太孙,这些年来虽没什么长进,却也恪守本分,并无大错。

    王皇后这样打太子妃的脸,也就是让整个太子府没脸。

    元佑帝岂能任由王皇后这般打压太子府?

    多年夫妻,王皇后对元佑帝的脾气了如指掌。见元佑帝动了真怒,心里顿时一沉,忙张口辩白:“臣妾绝无折辱闵氏之意,更无打压东宫的念头。请皇上明鉴!”

    元佑帝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:“朕还以为,你如今心向着齐王父子,对东宫便不太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话说得直接又诛心。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一震,面上颇有些难堪:“皇上何出此言。臣妾自问行事公平,并未薄待东宫,更未偏心齐王父子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目中闪过一丝冷意,缓缓地说道:“太子是储君,闵氏是未来的中宫。齐王父子再好,到底不能和太子太孙相提并论。皇后偏心东宫才是应该的。朕还以为,皇后心里很清楚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更直接更诛心。

    王皇后面色一白,不敢再多言,弯腰低头请罪:“臣妾一时糊涂,请皇上赎罪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做了数年天子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执掌朝政,心思犀利,格外敏锐。想糊弄元佑帝,绝不是简单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说什么都是错。只能低头请罪。

    元佑帝目光淡淡地扫了过来:“皇后确实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在宫中,只要安心打理好宫中事务,做一个人人敬重的皇后就好。太子府和齐王府之间的事,你何必多管多问?”

    “阿睿娶了王敏那个丫头,你偏着阿睿几句,朕不计较。阿睿也是朕的皇孙,虽然做过错事,如今迷途知返,朕不会亏待了他,也愿意给皇后几分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储君已定,太子没犯大错,朕也没有废储君另立太子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朕归了天,太子继位,你就是当朝太后。太子绝不敢亏待你。闵氏也要恭恭敬敬地捧着你敬着你。莞宁性子强硬些,不过,也是个知礼懂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朕对他们都满意的很。不知皇后为何对他们不满?莫非只有姓王的女子做了太子妃,你心里才能踏实?”

    王皇后全身一颤,脸上几乎没了血色,双腿一软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把年纪的王皇后,跪在元佑帝面前,面无血色地请罪告饶:“臣妾绝无此意,请皇上息怒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面色沉沉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王皇后。

    到底有没有此意,彼此心中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已故的大皇子妃,是王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,招了王家的嫡孙为郡马。

    王家的嫡孙女,嫁给了齐王世子。

    王皇后对王家的提携,一直都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大皇子病逝,如今的太子必是嫡出的大皇子,太子妃也会是出了家的王氏。王皇后对闵氏格外不满意,说到底,是因为心中有着深深的遗憾和不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没发话。

    王皇后便不敢起身,依旧跪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元佑帝才淡淡说道:“皇后起身说话吧!”

    王皇后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,后背早已是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她膝下无子,能坐稳中宫之位,是因为元佑帝重情重义。也可以说,她的荣辱,全在元佑帝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元佑帝一直对她颇为敬重。她已经很久没这般狼狈过。

    天子之怒,无人能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好在元佑帝发了一通怒气之后,语气渐渐平和:“朕今日说的话,希望皇后好好记在心里。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恩典。”王皇后满脸羞愧,声音有些哽咽:“臣妾不敢隐瞒,此次其实是因为高阳受辱,臣妾一时气恼,才做出了这等不明智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会闹到这一步,她真不该一时冲动就出了这样的昏招。

    一个闵氏不可惧,可恨的是闵氏的身侧多了一个顾莞宁。

    以后行事,万万不能如此冲动,留下话柄。

    元佑帝见王皇后泪流满面,语气愈发温和了些:“你知错就好。皇后,朕曾经和你说过,朕在世一日,你就是朕的皇后。朕不在了,朕的儿子也会孝顺你敬重你,无人敢令你受气。你要相信朕的话,不必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哭道:“皇上待臣妾情深义重,臣妾实在有愧于心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继续温和地说道:“罢了,此事朕会压下去,不会让人在背后随意非议。不过,高阳的脾气,也实在太犟太任性了,还是好好管教为好。你派两个教礼仪的嬷嬷去郡主府,好生教上几个月。什么时候规矩学好了,再进宫来见朕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