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失势(一)
    太子府新添了一对双生子的消息,在最短的时间里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洗三那一日,闻风而来的女眷极多。

    郑氏压根没露面的机会,太子妃笑盈盈地听着众人奉承自己喜添贵子。忍不住再一次感慨。

    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傻了!

    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?

    别的女子疼得死去活来费尽全力生下的孩子,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抱了过来,养在自己膝下!

    她早就看清了太子的真面目,对他再无半点希冀和期待。以后她就安稳地做着太子妃,再等着入主椒房殿的那一日,成为大秦最尊贵的皇后!

    属于她的尊荣,无人能抢走!

    很快,宫中又送来了赏赐。这次是元佑帝亲自赏给两位皇孙的。

    太子妃身为嫡母,自是要出头露面,毫不客气地一一收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直陪伴在太子妃身边,将太子妃微妙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,心里暗暗点头。太子妃倒也不算笨,不枉自己费尽心思将其中的道理掰开揉碎了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洗三礼结束后,登门来贺喜的女眷尽数离开。太子妃当着顾莞宁的面叹道:“莞宁,自你嫁进门之后,我的日子过得顺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精明强势的儿媳事事关心时时提点,太子妃的日子确实舒心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不矫情,笑着领受了太子妃的夸赞:“能为母妃分忧,儿媳心中也觉得快慰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笑着赞道:“太夫人确实精明睿智,竟将你教养得这般出色。”

    夸赞太夫人,比夸赞自己更令顾莞宁高兴。

    顾莞宁唇角弯了起来:“祖父早亡,祖母一手撑起了侯府,将父亲他们姐弟四人抚养成人。论坚强果决,无人能及祖母。儿媳在祖母身边长大,性子也随了祖母。遇事习惯了自作主张。好在母妃胸襟宽敞,从不和儿媳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儿媳才是真正的有福之人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听得太子妃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婆媳两个闲话几句后,太子妃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来:“对了,齐嬷嬷和王嬷嬷人呢?”

    顾莞宁轻描淡写地应道:“昨天晚上就得了急症去了,我已经命人将她们两个好生安葬了。这等小事,我便没惊扰母妃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妃的表情颇有些一言难尽。半晌才道:“尽早处置了也好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微闪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母妃若是担心皇祖母会有什么后续反应,大可不必。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昏招,已经使王皇后彻底失了圣眷。

    没了元佑帝撑腰,王皇后在宫中自顾尚且不暇,哪里还有闲心来寻太子妃的麻烦。

    太子妃半信半疑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太子妃便见识到了顾莞宁的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王皇后便“病”倒了。

    王皇后既是生了病,就得安心养病,不宜再操心劳力。一应宫务,总得有人打理。宫中以孙贤妃和窦淑妃的位分最高,元佑帝便命两人一起暂代王皇后之责。

    王皇后深居简出,在椒房殿里养病。宫中嫔妃探望,一律不见。

    就连新年初一,王皇后也没露面。

    顾莞宁随着太子妃一起进宫,也没能见到王皇后。

    孙贤妃和窦淑妃暂代宫务,心中再得意,也不敢流露出来。这一个新年过得格外谨慎低调。

    宫宴散了之后,众人也未留在宫里,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唯有高阳郡主不肯离开,闹腾着一定要见王皇后。

    王璋耐着性子劝慰:“皇祖母还在病中,喜清静,不愿被惊扰。郡主想给皇祖母请安,不如再等上一段时日。等皇祖母的病好了,自会见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狠狠地瞪了王璋一眼:“你给我闭嘴!今日不见到皇祖母,我绝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高阳郡主丝毫不给王璋留颜面。

    王璋虽然早已习惯了,俊脸上还是火辣辣的,索性也不再相劝。

    任由高阳郡主闹腾去吧!反正丢人的也不止他一个。王璋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
    守在王皇后寝宫外的席公公,很快过来了,对着高阳郡主行了一礼:“奴才见过郡主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对席公公十分熟悉,见了他,眼睛顿时一亮:“席公公,皇祖母是不是命你来领本郡主进去?”

    席公公咳嗽一声:“郡主误会了。皇后娘娘是命奴才来告诉郡主一声,若是郡主再吵闹喧哗,以后就不准郡主进宫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高阳郡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皇祖母怎么舍得这般对她?

    高阳郡主一脸被雷劈过的神情,呆呆地愣在原地片刻,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:“皇祖母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席公公将王皇后的语气学得惟妙惟肖:“皇后娘娘还说,郡主的规矩还没学好,此次回去之后,要认真踏实地学好规矩再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王皇后,正听着席公公低声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郡主已经走了。走的时候,眼圈都红了。还说娘娘不疼她了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沉默不语,许久才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短短数日内,王皇后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额上眼角多了几道皱纹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头上也多了几许银丝。神色黯淡,目光无神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说是病了,任谁都不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席公公伺候王皇后多年,是王皇后的心腹亲信。见王皇后这般模样,席公公心里颇不是滋味,低声劝道:“皇后娘娘心中惦记郡主,为何不见一见郡主?”

    王皇后苦笑一声:“本宫现在这副模样,见了她又能说些什么?再者,高阳又是个急躁的脾气。若是知道本宫落到这步境地,是因为太孙和顾氏的缘故,只怕会立刻冲到太子府去,惹出更多的祸事来。”

    席公公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王皇后对高阳郡主确实知之甚深。以高阳郡主冲动任性的坏脾气,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反而会闯出更大的祸来。

    王皇后略有些苍凉的声音响起:“本宫只有这么一个血脉,娇惯得她不知天高地厚。一旦本宫失了势,还有谁能护着她?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改单骗局 幸运飞艇公式
北京赛车pk10改单骗局 幸运农场包赢方法 北京赛车pk10彩票 pk10论坛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平台
幸运飞艇号码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代理怎么做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
北京赛车信誉群 幸运农场遗漏 北京pk10官网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幸运飞艇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