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零三章 打脸
    景秀宫。

    孙贤妃端坐在上首,一张脸上的笑容早已僵硬。

    孙贤妃的手藏在宽大的袖袍下,无人看清她用力地抓紧了椅子把手,手背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太子妃将对元佑帝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,身后两个宫女手中捧着宽大的锦盒。正是孙贤妃命人送到太子府的贺礼中最珍贵的两件。

    太子妃胆气到底不够壮,见孙贤妃神色不好看,心里顿时有些惴惴难安。想好的说辞,只说了一半便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顾莞宁微笑着接过话茬:“贤妃娘娘一片美意,我们府中上下都感激不尽,尤其是父王母妃,更是心中感念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有皇祖母赏赐在先,贤妃娘娘的厚赏我们也无颜领受。这才斗胆带回了两件,悄悄还给娘娘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你们婆媳倒是细心周到。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还礼物!

    这是在生生地打她的脸!

    顾莞宁笑容如常:“娘娘盛赞,我们婆媳倒是受之无愧。这件事,只有娘娘和我们婆媳知晓,不会传出去,娘娘只管放心。皇祖父那边,娘娘就更不必忧心了。在来景秀宫之前,我们已经禀报过皇祖父了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贤妃死死地抓住椅子,总算没当场失态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!

    行事实在是狠辣犀利!

    竟然直接就捅到元佑帝面前了……她苦心维持了多年的“隐忍低调谦逊”的形象,就这么功亏一篑毁之一旦!

    早知如此,她真不该生出什么试探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着孙贤妃灰头土脸的样子,太子妃心中也觉得畅快。

    顾莞宁说的没错。她是正妻,应该维持正妻的体面和尊严。这般行事,就连元佑帝也夸赞她行事有度。

    “贤妃娘娘宫务繁忙,臣妾也不多打扰了。”太子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孙贤妃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:“也好,你们就回府去吧!以后有空,再进宫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太子妃和顾莞宁离开后,孙贤妃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,只剩下满脸的愤怒和扭曲。

    好一个太子妃!

    好一个顾莞宁!

    好一对婆媳!

    这是联起手来让她没脸啊!

    今时今日受此屈辱,来日必要有所回报!

    叶公公瞄了面色难看的孙贤妃一眼,轻声道:“贤妃娘娘,这两个锦盒,奴才这就让人收进库房里去吧!”

    孙贤妃深呼吸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然后又道:“这些琐事暂且不急,先随本宫去福宁殿一趟。”

    叶公公恭敬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贤妃领着叶公公去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叶公公陪笑着上前,请守门的内侍通传一声,袖子一抖,一个厚实的荷包便塞到了内侍手里。

    内侍稍微掂量了一下荷包的分量,神色缓和了不少:“奴才这就进去通禀,只是,皇上在批阅奏折的时候,不喜被惊扰。若是皇上不肯见娘娘,奴才也是无计可施。”

    叶公公忙笑道:“劳烦通禀一声,肯不肯见是皇上的事,自是不能怪你。”

    内侍这才进去通传。

    孙贤妃站在殿外等候,神色有些晦暗。

    她和王皇后到底是不能相比的。元佑帝在福宁殿里批阅奏折,也只有王皇后能随时求见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内侍才回转:“皇上请贤妃娘娘进去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定定神,走进了福宁殿。

    元佑帝端坐在宽大的桌子后,低头看着奏折,连头也未抬。孙贤妃走上前,弯腰行礼: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这才抬头,龙目一扫,目光淡淡:“贤妃特意来求见朕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元佑帝岂会不知道她来是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这是对她的举动生出了不满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故意出言敲打她,令她难堪呢!

    孙贤妃心中一阵气苦,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:“臣妾特意来向皇上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之事,是臣妾思虑不周。太子殿下新添一双麒麟儿,臣妾心中不胜欢喜。高兴之下,便吩咐席公公厚赏。叶公公行事也有不周之处,一时忘形,竟和皇后娘娘送去的赏赐相差无几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闵氏深明大义,知道臣妾行事不妥,也没声张,悄悄地将东西带了两样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实在羞愧,还请皇上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定定地看了孙贤妃片刻,然后慢悠悠地问道:“你真的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孙贤妃心中一凛,头垂得更低,声音也愈发柔顺恭敬:“是,臣妾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错就好。”元佑帝的声音里透出几分冷意:“做人最重要的不是聪慧能干,而是恪守本分。这些年你一直做的很好。朕希望,你能一直头脑清醒,不要令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面色白了一白,低着头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这就是试探之下的结果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真不该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元佑帝又说道:“你如今代掌凤印,凡事更要谨慎小心。这件事,朕会下令,不准任何人枉议。皇后那里,你就自己去请罪吧!”

    孙贤妃暗暗咬碎了一口银牙,面上还得挤出笑容来:“是,臣妾这就去椒房殿,向皇后娘娘解释清楚,免得娘娘心生误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心屈辱的孙贤妃,出了福宁殿之后,又去了椒房殿。

    王皇后在“病中”,平日极少见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今日孙贤妃求见,王皇后却立刻就让人进来了。两人四目相对,心中俱都涌起难言的复杂滋味。

    孙贤妃自觉饱受羞辱,王皇后心里又岂能好过?

    她出手对付顾莞宁太子妃,现在倒好,人家婆媳两个不但没记恨,反而以德报怨,替她找回了颜面……

    这比直接打脸,更令她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这个顾莞宁,手段实在是高明。

    她真不该一时冲动,和对方结下仇怨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后悔也迟了。自己种下的苦果,也只能咽下。

    孙贤妃将请罪的话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王皇后也没有敲打她的心思,只淡淡说道:“既是无心之过,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此事是否传开,都无妨。反正元佑帝已经知道了。孙贤妃的一腔心思,算是彻底落了空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