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一十八章 圣眷
    隔日清晨,太孙早早便起了身。

    前一晚太过劳累,顾莞宁沉沉未醒。

    太孙不忍惊醒顾莞宁,轻手轻脚地出了屋子,叮嘱琳琅等丫鬟一声:“阿宁还在睡,你们别进去惊扰了她。等她醒了再进去伺候。”

    琳琅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待太孙走了之后,玲珑才低声笑道:“殿下对小姐可真是体贴入微呢!”

    琳琅笑着打趣了回去:“等你将来和李山成亲了,李山自也会这般待你。”

    玲珑红了俏脸,啐了琳琅一口,心里却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之后,屋子里才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琳琅和玲珑立刻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屋子里奇异的味道,两个丫鬟这几日也已习惯了。看到揉皱的被褥床单,也一样面不改色。再看到满脸倦色的顾莞宁,琳琅才忍不住嘀咕了一句:“殿下真是不知节制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闹得小姐累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玲珑也大着胆子说了句:“殿下看着文弱,身子骨倒是康健的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微热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索性扯开话题:“早饭可备好了?我肚中饿的很。”一说完,顿时便后悔了。

    果然,就见两个丫鬟各自忍住笑,齐声应道:“珍珠一个时辰前就做好早饭了。只是小姐一直没醒,才一直放在热水中温着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脸颊一阵滚烫,恨恨地将这笔账都记到了太孙的头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半夜胡闹,她哪里会睡得这么迟,还被丫鬟们打趣取笑。

    下次等他回府,她一定饶不了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太孙,已经进了宫。

    今日有早朝,太孙像往日一般,和齐王世子魏王世子韩王世子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离太孙最近,一点不漏地将他的满面春风容光焕发尽收眼底。心底陡然涌起无法言喻的愤怒和恨意。

    他当然清楚,太孙的满面春风因何而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及笄后,两人已经圆房,做了真正的夫妻。

    那个被他深深藏在心底的少女,已经彻彻底底地属于另一个男子!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能够冷静淡然地旁观此事。可事实上,他根本做不到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心浮气躁,时常遥望着太子府的方向,幻想着自己一箭射穿萧诩的喉咙……

    散朝后,神清气爽的太孙冲齐王世子笑道:“睿堂弟,今日上朝的时候,你总有意无意地看我,莫非是几日不见,心中惦记我了?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和魏王世子凑趣地笑了起来:“大堂兄又不是美貌佳人,有什么可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大家都很清楚齐王世子真正惦记的是谁。只是心照不宣,无人说穿罢了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很快冷静下来,甚至笑着应了回去:“大堂兄说笑了。几日不见,大堂兄变得意气昂扬,风采卓然。我这是被大堂兄的风采所慑,这才多看了几眼。”

    齐王世子果然和以前不同了。

    换在以前,只怕早就露出心中的嫉恨怒意,翻脸走人了。现在却若无其事地和他说笑……可见城府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随口笑道:“你媳妇连孩子都快生了,我几日前才圆房。亏你好意思取笑我。果然是饱汉不知饿汉饥。”

    韩王世子顿时哈哈笑了起来:“大堂兄,你说话真是愈发风趣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世子也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堂兄弟四个,有说有笑,仿佛毫无芥蒂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自己清楚,这平静的表象下,藏着多少波涛暗涌。

    李公公笑着走上前来,冲着四个皇孙行礼:“奴才见过太孙殿下,见过诸位世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殿下,一个世子,简单的称呼之别,已经将四人区别开来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笑容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太孙笑着问道:“李公公特意过来,莫非是皇祖父宣我们过去?”

    李公公答道:“皇上宣殿下去福宁殿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位世子的神色俱都有些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元佑帝素来偏爱太孙,单独宣召太孙的次数也最多。他们三个看在眼里,心里岂能没感觉?

    只可惜,有什么感觉都没用。喜欢宣哪个皇孙觐见,全凭元佑帝的心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孙儿见过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太孙进了福宁殿,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元佑帝打量太孙一眼,颇有深意地笑道:“这几日告假在府中,看来过得颇为顺心。”瞧瞧这一脸的春风自得。

    太孙咧咧嘴,笑道:“皇祖父心疼孙儿,给孙儿放了六天的假,孙儿正要谢过皇祖父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:“这有什么可谢的。早日生个曾孙出来,就是对朕最大的孝顺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故作无奈地耸耸肩:“孙儿再努力,也赶不上睿堂弟。皇祖父这么盼着曾孙,再耐心等上两个月,睿堂弟的儿子就该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瞪了太孙一眼:“这怎么能一样!”

    太子府的嫡孙,和齐王府的子嗣,意义自是不同。

    太孙心领神会,立刻笑着说道:“皇祖父说的是,孙儿不该胡乱泛酸吃醋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被逗乐了:“堂堂七尺男儿,岂能做妇人之态。什么泛酸吃醋,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只有皇祖父,孙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无所顾忌。”太孙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这马屁拍得,堪称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元佑帝龙心大慰,捋须一笑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祖孙两个说话,确实无需诸多顾忌。可惜阿睿阿凛他们三个,不懂这其中的道理。当着朕的面也要耍弄心机,说话故意投朕所好。”

    天子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盼着有普通人的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长孙对他的敬爱和亲近,半点都不掺假。也正因为如此,他对长孙格外的偏疼偏爱。齐王世子等人,私心太重,他看在眼里,只觉得失望,便少了一份亲近之心。

    太孙脸上闪过一丝愧色:“皇祖父这么夸赞孙儿,倒让孙儿汗颜了。是人都有私心,孙儿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希望皇祖父最器重最疼我,希望皇祖父最喜欢孙儿的媳妇,孙儿还希望,不管遇到什么事,皇祖父都会站在孙儿这一边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投注 赛马会官方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
体彩福建时时彩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北京快乐8平台出租 网页历史记录快捷键 七星鱼
福彩福建快三遗漏数据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设置 领航时时彩软件
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排列7开奖 彩神通彩票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