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二十章 对策
    衡阳郡主微微一怔:“大嫂有什么事告诉我?”

    也怪不得衡阳郡主惊讶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姑嫂之间关系还算融洽。不过,顾莞宁并不是什么温柔和善的脾气,她对这位长嫂心中也存着几分敬畏。真论起来,敬畏更胜过亲近。

    也因此,她说话行事也颇为谨慎仔细。每隔上几日,才会来梧桐居一回。

    顾莞宁忽地这般郑重其事地叫了她过来,她心里正觉得疑惑。

    顾莞宁先看了琳琅一眼,琳琅心领神会,立刻领着所有丫鬟退了出去。待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了,顾莞宁才将宫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没说完,衡阳郡主的俏脸就白了,嘴唇颤个不停:“大、大嫂,你说得可都是真的?皇祖父真想让我远嫁吐蕃和亲?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:“殿下特意命人送了口信回来,绝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呼吸一窒,身子晃了一晃,眼前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顾莞宁伸手扶了衡阳郡主一把:“事情还没定,你先别急。”

    怎么能不急?

    这可是事关她终身的大事!

    若是元佑帝真的让她和亲,她就得离开京城,远嫁关外,此生再不能回京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瞬间落了泪,哭得梨花带雨,伤心断肠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蹙了蹙眉,放缓了声音哄道:“殿下既是知道此事,一定会想法子从中周旋,不会让你远嫁和亲。退一步说,就说皇祖父有此打算,我们也能想出法子来应对。只是,用了这样的法子,皇祖父心中少不得会有些不喜。你的亲事也会被耽搁一两年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泪眼汪汪满眼祈求地看了过来:“大嫂一向机智过人,有什么法子能救我于水火,还请大嫂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法子倒是不难。”顾莞宁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皇祖父圣旨未下,显然是在犹豫。趁着这几日,你快些生病。皇祖父再心狠,也不会让一个得了重病的孙女远嫁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愣了一愣,哭声倒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不催促,任由她自己想清楚。

    装病一事,绝瞒不过元佑帝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一装病,可以躲过和亲,也一定会令元佑帝不喜。亲事延后一两年倒是小事,失了圣心才是最要紧的……

    端看衡阳郡主自己如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衡阳郡主才深呼吸一口气:“大嫂,我不想离开京城,更不想嫁到吐蕃去。”说出这句话之后,衡阳郡主惶惑难安的心倒是沉了下来,目光也变得坚定起来:“我宁愿病上一两年,一直在府中养病。”

    反正,她再乖巧听话,元佑帝也没怎么偏爱过她,还想着让她和亲远嫁。

    顾莞宁并不意外衡阳郡主的选择,很快应道:“此事你万万不可声张。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你在装病。”

    哪怕元佑帝猜到是怎么回事,也绝不能落下任何把柄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家,从未经过这样的事,闻言又是一阵慌乱:“连侧妃娘娘也不能说吗?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罢了!好人就做到底!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低声道:“你回去之后,就先声称身体不适。到时候,让徐沧为你遮掩。”

    徐沧痴迷医术,暗中炼制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药丸。想让衡阳郡主“病”得重一些,让人看不出任何痕迹,自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感恩戴德地应了下来,目中满是感激:“多谢大嫂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柔和,声音也随之温和了不少:“你是殿下嫡亲的妹妹,叫我一声大嫂。我们护着你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眼眶一红,泪水又流了出来:“大嫂,以前是我误会你了。我一直以为你心肠冷硬,不好相与。这一年多来,我甚至不敢主动亲近你……”

    主要是顾莞宁进门时一连串的下马威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于侧妃被赐死,安平郡王彻底失了圣眷。李侧妃战战兢兢,一直夹着尾巴做人。连带着她对顾莞宁也生出了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,顾莞宁竟这般关心她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满心悔意和羞愧。

    顾莞宁倒是不以为意,淡淡笑道:“路遥方知马力,日久才见人心。我生性如此,你这样想也怪不得你。好了,你既是想清楚了,就擦了眼泪,高高兴兴地回去。不然,众人见你红着眼走出梧桐居,怕是以为我这个长嫂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羞赧地应了一声,用帕子细细地擦了眼泪。和顾莞宁低声商议了许久,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日,衡阳郡主就病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身为长嫂,少不得要登门探望,又带了徐沧去给衡阳郡主看诊。

    自从为太孙治好了病症之后,徐沧的神医之名不胫而走。只是,徐沧被留在了太子府里,名声再大,等闲人也见不到他,更遑论请他看诊了。

    徐沧为衡阳郡主诊了脉之后,面色颇为凝重。

    守在衡阳郡主身边的李侧妃,见徐沧神色不妙,心里突突一跳,急急地问道:“徐大夫,郡主到底得了什么病症?”

    徐沧神色郑重地说道:“郡主的病症非常罕见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得待在屋子里慢慢静养。不宜见光见风,否则,全身都会长出红点。”

    李侧妃又惊又急,几乎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子妃闻讯赶来,仔细地询问一番之后,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照着徐沧的说法,衡阳郡主的病症不算重,就是稀奇少见了些。不能见光,不能吹风,只能在屋子里待着。一旦出去,就会生出满脸满身的红点。

    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,生了这等奇怪的病症,少不得要影响婚嫁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知道这些之后,根本不肯相信,不听众人劝阻,硬是坚持去了园子一回。没曾想,回来之后,全身果然冒出了红点。

    白嫩光滑的脸上胳膊上,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点,看着犹如怪人一般,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李侧妃见了之后,当场便又晕厥了一回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哭了两场后,才“慢慢”接受了自己生了怪病的事实。自此,便老老实实地待在屋子里,再不出来见人。

    两天后,此事传到了宫中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内蒙古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大乐透开奖 世界杯直播平台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世爵国际彩票注册
288222金钥匙三肖中特 青海11选5开奖直播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
云南地震历史记录 恒发彩票下载 连码复试组数 pc蛋蛋答题器 青海11选5定胆
辽宁35选7开奖 广东11选5在线预测计划 自己怎么开时时彩平台 澳洲幸运8开奖 乐8彩票正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