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盘算
    太子不知就里,只皱了皱眉头,对太孙说道:“衡阳已经十六了,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。如今得了这样的怪病,怕是会影响婚嫁。”

    太孙温和地应道:“耽搁一两年也无妨。生了病,总得好好养着。免得落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也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太子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孙贤妃,知道此事之后,特意将太子请到了景秀宫说话。

    “哪里就这么巧。”孙贤妃低声道:“前一日去过梧桐居,后一日就得了怪病。该不是顾氏从中捣鬼吧!”

    太子想也不想地说道:“顾氏和衡阳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不会出手对付她。”

    以顾莞宁的骄傲,就算出手,也绝不会用这般不入流的法子。

    孙贤妃没料到太子竟回答得这般斩钉截铁,一时哑然。原本准备好的一堆谗言用不上,改而说道:“真是不巧的很。我原本想着,衡阳也到了婚嫁之龄。孙家的大郎年龄正合宜,本想厚颜求殿下允了这门亲事呢!”

    孙贤妃一共兄妹三个,长姐嫁到了于家,兄长早亡,只余下一个侄儿。偏偏侄儿也是个命短福薄的,成亲后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,生了一场重病便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孙家,人丁凋零,门庭冷落。如果不是孙贤妃和太子时时照拂着,孙家能否撑到今日也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这位孙大郎,便是孙家如今唯一的男丁,和衡阳郡主同龄,至今尚未娶妻。

    太子一听到孙大郎的名讳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孙家是他的外家,照顾一二无妨。可让女儿嫁给孙大郎,他心里却着实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这个孙大郎,全名孙武。生得倒是文弱秀气,可惜自幼百病缠身,一年中倒有一半都躺在床榻上。肩不能挑,手不能抗,文不成武不行。

    比起孙大郎,太孙简直可以算得上康健了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到底是他的长女,为长女招这样一个郡马,他这个做父亲的,也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看看高阳郡主的骏马王璋,是王皇后的娘家侄孙,生的面容俊俏,擅书擅画,文采风流,是一等一的少年郎。王家的门第也相宜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孙大郎全身上下,只有年龄合宜这一个优点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当着孙贤妃的面,实话不便实说。

    太子咳嗽一声道:“衡阳如今生着病,亲事暂且不急。等她身子好了,再议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听出他的推脱之意,顿时满脸哀怨之色:“殿下莫非是嫌弃孙家孤儿寡母门第凋零?还是嫌弃大郎身体不佳?”

    当然都嫌弃!

    太子挤出笑容安抚道:“母妃误会了,我绝无此意。只是,日后我若继承大统,衡阳身为我的长女,就是大秦长公主。她的夫婿,门第还是高一些为好。文采略差些无妨,身体总得康健些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听到这样的劝慰,神色愈发阴郁不快:“说到底,殿下还是嫌弃孙家。”

    亲娘胡搅蛮缠,太子殿下也觉得头痛,随口敷衍道:“母妃别恼。等衡阳病好了,我一定亲自问过她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这下心气稍平,心里暗暗想着,无论如何,一定要让太子点头应了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将来太子做了皇帝,孙家就出了一位驸马,沾着皇家的光,孙家也有光耀门庭的一日。

    太子唯恐孙贤妃揪着此事不放,很快扯开话题:“今日我去椒房殿请安,母后的身子似乎颇有好转,已经能下床榻走动了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轻哼一声,悻悻说道:“这凤印,说不得过几日就得还到椒房殿去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王皇后到底才是正宫皇后,一日未被废,一日就理所当然地执掌宫务。孙贤妃再满心不甘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除非等到来日……他能真正做主的那一天……太子连忙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大不敬念头按捺下去,张口道:“凤印早日还回去也好,母妃也能清闲些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又哼了一声,到底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很快也知道了衡阳郡主生病一事。

    元佑帝压抑下心中的恼怒不快,命人叫了太孙到福宁殿,沉声问道:“好端端地,衡阳怎么忽然就病了?该不是你私下透了口风给衡阳吧!”

    太孙从容应道:“皇祖父曾叮嘱过孙儿不得随意宣扬此事,孙儿岂敢违抗皇祖父之命。孙儿可以发誓,并未将此事告诉衡阳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将此事告诉了顾莞宁而已。

    太孙不动声色地在心中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元佑帝显然十分信任自己的长孙,闻言舒展眉头:“看来,这确实是凑巧。”

    太孙聪明地保持了缄默。

    反正他一句谎话都没说,日后就算曝露了,也能圆过去。

    元佑帝略一沉吟说道:“罢了,看来这是天意。和亲一事,另选他人吧!”

    太孙心里沉了一沉。

    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元佑帝却未改变心意,他说得再多也无用处。和亲一事,势在必行。好在衡阳郡主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傍晚,太孙和太子一起回了府。

    父子两个先去探望衡阳郡主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脸上的红点尚未褪去,看着一片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太子虽有心理准备,还是吓了一跳,脱口而出道:“怎么这般丑陋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顿时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太孙温和地安慰道:“生了病,就慢慢养着。等病好了,再出门见人也不迟。”又委婉地暗示了一句:“皇祖父也知道你生病一事,还特意召我前去询问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哭声一顿,声音中透露出些许紧张紧绷:“大哥,皇祖父……是不是有些生气?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微闪:“你不要多想。皇祖父心中惦记你的身体,所以才多问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,装病这一招果然管用。

    太子听着兄妹两个的对话,心中忽地生出些许怪异的感觉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目光扫过衡阳郡主略显释然的脸孔和太孙温润如常的脸……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?

    太孙却没给太子询问的机会,很快便笑道:“父王在此和妹妹说会儿话,儿臣先回梧桐居了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苹果彩票平台 广东时时彩投注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
国际金道 全民极速快3 金曼宇彩票站 贵州快3技巧 福建31选7
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金巴黎驱蚊液 十二生肖中特网 三分彩官网投注网址 天津十一选五公式
七星彩 澳客彩票网体彩快中彩 吉原娱乐 q70648招商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宁夏省11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