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动怒
    所有内侍都被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太子阴沉着脸,紧紧地盯着长子平静无波的俊脸:“阿诩,衡阳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装出来的?”

    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!

    衡阳郡主前脚病了,元佑帝后脚就下圣旨赐婚乐阳郡主!

    这其中,一定有些蹊跷!

    太孙抬眼看了过来:“父王既是认定了衡阳是装病,何必还来问儿臣?”

    太子被噎得面色难看至极:“混账东西!你竟敢这般和孤说话!孤问你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皇祖父要赐婚和亲一事?衡阳装病,是不是也是你的主意?”

    太子也不是蠢人,稍微一想,便猜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太孙干脆利落都点了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心血翻涌。反射性地上前一步,扬起手掌,就要落下来。

    太孙却未傻乎乎地留在原地挨打,一个闪身,便让了开来。

    太子气得七窍生烟:“大胆!孤教训你,你竟然敢躲!”

    大秦以孝治国,最重一个孝字。

    身为父亲,对儿子有各种“教训”的权利。张口教训是等闲常事,动手也不稀奇。身为儿子,应该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才对。

    太孙自幼早熟懂事,太子一直没机会展示身为父亲的威严。今日难得动怒一回,太孙竟然利落地躲开了,这让太子如何能不动怒?

    “儿臣躲开,也是为了父王着想。”太孙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太子不怒反笑:“孤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狡辩之词。你倒是说给孤听一听,这是怎么为孤着想?”

    太孙神色岿然不动,缓缓说道:“我们父子身在宫中,一言一行都在皇祖父的眼皮子底下,必须谨言慎行。父王若是打了儿臣这一巴掌,儿臣这一走出去,少不得要惹人瞩目。到时候,皇祖父若是问起来,父王打算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太子哑然。

    太孙定定地看着太子,目中露出少见的锋芒:“难道父王要告诉皇祖父,是因为皇祖父让乐阳堂妹和亲远嫁,做吐蕃太子妃,心中嫉恨不甘,所以迁怒于儿臣?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,犹如尖锐的刺,戳破了太子身为父亲的威严和体面。

    太子顿时恼羞成怒: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儿臣说的都是实话,哪里混账了?”素来温和孝顺的太孙,此时满脸冷然,锋芒毕露:“莫非父王不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当然就是这么想的!

    女儿远嫁算什么,重要的是能通过和亲一事,拉拢吐蕃。日后吐蕃国的皇帝,是自己的女婿,是多么令人快意的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事,怎么能让齐王占了去?

    这样的风头,怎么能让齐王府抢了去?

    更令人痛恨的,是太孙竟早已知道这一消息,暗中让衡阳郡主装病。白白错过了这么一桩好事!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实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。万一传到元佑帝的耳中,到时候被父亲教训的儿子,可就不止太孙一个了……

    太子神色阴晴不定,在彻底翻脸和暂时隐忍这两者之间徘徊不定。

    太孙很熟悉太子的性情脾气,见状心中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连动怒都要犹豫衡量再三,这样的人,实在不配做一朝天子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眼前这个人,偏偏是他的亲生父亲。不管是从礼法上还是从伦理上,他都要俯首听令,不能有任何不孝的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太孙深呼吸一口气,很快恢复了冷静理智,张口说道:“不管如何,此事已成定局。请父王暂时息怒,听儿臣一言。”

    有了台阶下,太子紧绷的神色也缓和了不少:“好,孤就听一听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以为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此番和亲,短期看来是桩好事。日后一旦生出波折,就会被牵累。”太孙沉声说道:“吐蕃和我们大秦一直没什么往来,此时忽然要和亲,说不准包藏祸心。还是少沾惹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已经是东宫储君,将来会是大秦最尊贵的人。又何须在意区区一个吐蕃?”

    这番话听着就顺耳多了。

    太子的面色也和缓了不少:“你说的也不无道理。只是,就算衡阳病了,富阳比乐阳还要大上几个月,你皇祖父不选富阳,偏偏选了乐阳。想来还是偏向齐王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最介意的还是齐王府出了风头。

    太孙温和说道:“藩王之女,身份到底不如衡阳贵重。自是要挑才貌出众一些的。皇祖父舍了富阳,想来也是因为乐阳才貌更出色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太子总算被说服了,淡淡说道:“罢了,你皇祖父圣旨已下,此事已经成了定局。不必再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扯了扯嘴角:“儿臣谨遵父王之命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太孙,又恢复了往日的孝顺恭敬。

    之前的冷言厉色争锋相对,仿佛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太子忍不住看了太孙一眼,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了太子府之后,太子到底忍不住,又去了衡阳郡主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脸上的红点已经消退了大半,只余下隐约的痕迹。

    见了神色不快的太子,衡阳郡主心里一颤,嗫嚅着喊了声父王。

    太子冷笑一声:“看来,你皇祖父下旨让乐阳和亲的事,你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早朝下的圣旨,不到半日时间,就已经传遍京城。顾莞宁第一时间就让人给衡阳郡主送了信,焉能不知?

    衡阳郡主一脸的惶恐不安,低声道:“是,女儿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太孙面前压抑下去的怒火,瞬间又飙升回心头。

    太子怒道:“你为何要装病?这和亲的机会,原本应该是你的。一嫁过去,你就是吐蕃的太子妃,日后会成为吐蕃皇后,一世的荣华富贵。你为何不愿意?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胆子本来就不大,面对着太子的滔天之怒,顿时泪流满面,跪下请罪:“女儿实在不愿远嫁,只想留在京城,日后能常常回府见到父王母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太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恼怒,厉声骂道:“孤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不中用不成器的东西!”

    衡阳郡主跪在地上,身子不停地瑟缩着,哭得不能自已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快乐8是正规的吗 秒速赛车攻略 360彩票甘肃快3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70
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直播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极速时时彩app 幸运飞艇app
广东11选5开奖号码 湖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江苏快三玩法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
幸运飞艇公式 极速时时彩靠谱吗 新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 山东群英会中奖规则 时时彩在线人工计划网